从古至今,细菌与人类的战役不曾休止,过去一个世纪更是张狂肆虐,与医药科学的相互博弈急速升温。当前时代,除了乙型肝炎与爱滋病两大细菌让人闻之色变,最棘手难搞的头号大敌,是对抗菌药物愈战愈强的超级细菌“大当家”——抗耐甲氧西林黄金葡萄球菌(Methicillin-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简称MRSA),堪称21世纪的瘟疫之首。 



抗耐甲氧西林黄金葡萄球菌(MRSA)是最常见的多重抗药性细菌,也是目前全球最难解决的感染疾病,至今仍无根治方案,只能不断开发抗菌药物治疗。

在美国,每年有超过100万人感染MRSA,而亚洲数据更是高居不下,马来西亚就有高达32%的感染率!许多人还懵懂迟钝,将红肿当做古早时候蚊虫啃咬的小case,一抹“无比膏”就算,不以为然,让这超级细菌直击要害,深层感染身体内部,分分钟夺人性命! 

简单解释——MRSA是由革兰氏阳性型(Gram positive bacteria)金黄色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Aureus)导致的皮肤及皮肤组织感染疾病,也是最常见的皮肤感染原体,常见于鼻孔和皮肤。 

传染管道直接迅速

MRSA虽非直接致命的严重急性细菌感染,却会扩散到身体其他部位,诱发深层次的感染,比如骨髓炎、心脏感染和肺炎等急性状况,难以治疗,进而诱发严重疾病,增加发病率和死亡率。 



“MRSA”的可怕在于,人们始终对其陌生,缺乏警惕,直到扩散至身体表层其他部位或引发其他的体内感染才被发现,已达难以治疗的阶段。 

MRSA之所以让医学界深感棘手,主要是其传染管道直接而迅速,只要表面接触就有可能受到感染,包括握手、拥抱、亲吻。此外,它还是一种对抗生素具有耐药性的耐药细菌,也因其多重抗药性而被称为“超级细菌”(3种或以上的抗生素对其无效),重复感染率极高,医学界对抗至今,仍只能治标无法治本。

有关MRSA的全球性调研报告指出,因皮肤感染而住院的患者大约有46%,其中MRSA的感染比率就占了65%!导致住院率提高、住院期延长以及死亡率增高。 

我国感染率超过40%

在亚洲,这种急性皮肤细菌传染病是其中一项医疗负担。根据现有的MRSA数据,亚洲13个国家当中,有9个国家和地区的感染病例超过50%,其中斯里兰卡情况最惊人,感染率高达86.5%! 

几个极其注重卫生甚至有“洁癖”的先进国家和地区,感染率居然高于50%及70%以上,包括韩国、日本、台湾、香港和新加坡,反而是卫生情况欠佳的印度,是截至目前感染率最低的国家,仅22.6%。至于东南亚的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MRSA感染率虽然不到40%,但数据却有上升趋势,不能忽视。

不过,我国的一项调研却指出,吉隆坡中央医院每年的MRSA感染率超过40%! 

由MRSA感染的足部皮肤脓肿。

医院感染型和社区感染型

槟城医院内科兼传染病专科曹定思医生指出,目前的MRSA有医院感染型(hospital-acquired infection)和社区感染型(community-associated MRSA)两种。 

医院型感染—— 顾名思义是在医院中受到感染,这是因为医院虽然救治生命、严格消毒的空间,却也是细菌充斥的空间,受到感染的几率较高。吉隆坡中央医院每年救治病患约100万人,因此MRSA的传播潜在危机相对提高。 

社区型感染—— 主要是年轻、健康、活跃的社群,感染部位多是皮肤和软组织,比如蜂窝织炎和脓肿,可能导致坏死性肺炎,传播管道主要在家庭成员之间。

一般上,在门诊病人或社区环境里发现和诊断,没有明显的病发史或医药接触。 

容易传播影响重大

她强调,社区间的传播比医院型感染更为容易、迅速和广泛,感染范围常见携带杀白细胞基因(PVL genes)的毒株,也有可能诱发坏死性软组织的肺炎感染。

曹定思坦言,MRSA对医疗环境带来重大影响和负担,原因就在于其病原体很容易传播,感染MRSA的患者会出现严重的皮肤感染情况,须留院观察和治疗,部分患者因免疫力不足而导致肺炎或血流感染,延长住院期,甚至增加死亡几率。 

这种“愈战愈强”的急性细菌性感染已从医院感染拓展到社区感染,患者在接受治疗期间,几乎活在自我隔离的处境,避免与他人有直接的接触,所有用品都必须消毒及分开使用,日常生活和工作效率皆受影响。

切勿共用卫生物品

一般而言,免疫力或抵抗能力较弱的人,感染MRSA的风险偏高,尤其患有慢性疾病的人,比如糖尿病、关节炎、肾衰竭等等,因长期插针注射、服食类固醇药物或洗肾而造成身体免疫力下降,细菌很容易通过插管而进入体内。 

此外,社交活跃型的群体,感染风险也偏高。研究和实验皆发现,许多MRSA感染者都有一项明显的共同特征,即社交活跃、运动型的群体,这组病人喜欢运动、健身、年轻、活跃,共用毛巾和用品的机会很多。 

所以她一再提醒,日常生活中须严格注意卫生细节,不要共用卫生物品。 

槟城医院内科兼传染病专科曹定思医生。

初期症状不明显

一般人对感染MRSA无所察觉或不知不觉,主要因为初期症状不明显,而且与一般虫蚁叮咬之后所出现的红肿相似,大多数人也就不以为意,直到红肿扩散和感觉疼痛,甚至发烧,才去求医诊治,此时情况已不易处理。 

她指出,一般急性皮肤及皮肤组织感染(Acute Bacterial Skin and Skin Structure Infections,ABSSSI)有3种——(1)伤口感染;(2)皮肤脓肿;(3)蜂窝织炎。 

伤口感染(Wound Infections)——伤口周边有浮肿、发红及硬结的脓引流特征 

皮肤脓肿(Cutaneous Abscess)——真皮或皮肤深层有脓液集流、发红、脓肿及硬结。 

蜂窝织炎(Cellulitis)——特征是弥漫性皮肤感染,发红、脓肿和硬结扩散。 

除了皮肤脓肿是肉眼可见的明显症状,其余两种感染皆难以察觉,尤其大多数人对此急性细菌性皮肤和皮肤组织感染意识偏低,毫无警觉,误以为是一般的红肿或发炎。 

患者过半机率会复发

但是,感染MRSA细菌的红肿却会在2、3天内扩散到其他部位,比如手臂,并且会肿痛,初期没有发烧症状,直到扩散至其他范围。所以,她提醒人们若出现红肿,感觉疼痛,而且持续两天未消,则前往医院检查确诊。 

她补充,曾经感染MRSA的患者,有40%至50%会复发或再次受感染,但这类病患主要是体内还留存MRSA细菌的感染者,另外有50%的患者(比如曾经留院、注射点滴或插针管检验时受到感染等等)复发几率较低,不一定所有患者必然会复发或再感染。 

Sivextro缩短疗程

MRSA的耐药性,是全球医疗体系的重大挑战,迄今为止,抗菌药物是治疗MRSA的主要疗法,而在现有的抗菌药物中,新一代恶唑烷酮类(Oxazolidinone-class)抗菌药物“特地唑胺磷酸酯”(Sivextro)是最新及强效的抗菌药物,比起其他抗菌药物,最大优势和特点在于无需调整剂量,排斥率极低,可从静脉注射(住院治疗)转换成口服药物(在家治疗),缩短抗菌疗程,让病患提早出院,降低痛苦和医疗开销。 

同时,现有的抗菌药物中,也面对细菌抗药性不断加强、副作用、对部分病患(肾病、肝病、痴肥、年长)有特殊的限制,以及必须小心监督使用等问题和限制。曹定思也补充,Sivextro和现有的抗菌药物,仅给18岁以上的成人病患使用,不能用于受感染孩童的药剂,而且效果也未见完善。 

抗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全新治疗药物Sivextro推介礼,左起为曹定思、马诺兹及简妙芳。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