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奄奄一息的酒店业(下篇)

独家报道:黎添华

为了继续生存,酒店业展开了多项转型方案,有的改为共享生活空间、有的成了共享工作室,有的甚至转型成坐月子中心、学生宿舍、养老院、医疗中心,甚至开始展开价格战,或将酒店餐饮廉价卖出。

然而,业界不是不知这样的做法只是一种止血的短期方案,而国外一些酒店业者更敏锐地察觉到,长期下去,这样的方案最终将带来更可怕的局面,因此纷纷就喊停这样的作业方式。但,我国多家星级酒店却正开始将自己的餐点,以小贩中心的价格售出……

全球旅游业因疫情受挫时,中国许多酒店在疫情期间推出了酒店套餐外卖的服务模式,而经济极度依赖旅游业的泰国各酒店,更是展开了削价战。我国也不遑多让, 近期多家星级酒店就将餐饮开放外卖,价格甚至低廉得可媲美小贩中心。

然而,这样的做法去年开始在各国出现隐忧,因为业界担心如此做法不仅影响了酒店的品牌地位,更会影响整个市场的价格走势。

更甚的是,他们担心这样的做法养大了消费者的胃口,未来要回到正轨恐怕将更难,代价也更大。

马来西亚伍伦贡伯乐大学学院酒店管理、旅游,以及厨艺系主任罗薇青就从削价战中意识到,尽管旅游禁令放宽后将再度为酒店业带来生机,但是这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会恢复过去的价格。

这是因为酒店业者很可能会在放宽后,为了刺激业绩展开另一轮的促销来吸引民众,所以酒店业目前,甚至解禁后可能也不会那么快马上调整价格。

针对餐饮对外削价售卖的作业方式,她也发现目前大马也开始出现这样的讨论,甚至业界也出现这样的隐忧,指酒店本就应该以高价来售卖本身高品质的餐饮。

不过,她认为,这样的做法其实都只是业者求生求存的方案。

“我认为大家只是试图求存。大家都在以自己仅有的资源来改善酒店的现况。”

眼下生存最重要

马中旅游文化促进商会总会长拿督伍安琪博士也意识到有关现象,不过,她认为这不会养大消费者胃口,更不存在什么做坏市场的说法。

“酒店在没有游客下,为了生存只好这样做。现在打的做法只是暂时的,疫情后,相信价格等作业都会恢复过去的状态。”

她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指出,目前酒店业者只求能生存,而这也是眼下最重要,且最优先的关键。

她希望住客能在这个时候给予酒店业者包容与理解,不能做出过于不讲理的要求,或在疫情后依旧要求以同样价格来消费。

“大家要知道400令吉与900令吉的服务是不一样的, 所以消费者本身要明白,更要体谅与包容。不能给了400令吉却坚持要900令吉的服务。”

从国外的例子所见,业者的隐忧不是没有存在的可能,只是若消费者理性看待,并给予支持的话,那么酒店业不仅能顺利熬过时艰,未来也不存在任何不必要的隐忧。

根据大马酒店公会的非正式数据显示,从去年3月至今,超过100间酒店停业,影响超过7000名员工,其余则是长期减薪或无薪假期,去年整体损失额达65亿令吉,即每两周(管控令)平均损失3亿令吉。

看回酒店业本身,即使国人开始注射疫苗,业者也会面对一定的转变。

伍安琪就认为,尽管疫苗面世,但是基于疫情不会立刻消失,所以未来的旅行团将在格局上从大变小。这是可以预见的一种趋势,而酒店业也应该要觉察到这样的发展,并作出相应的调整。

联合电商搞促销

其实国内酒店都在积极求存,有的也开始跨平台合作。

其中,大马旅游部与马来西亚酒店协会(MAH)就与电子商务平台Shopee合作,推出“旅游大马,体验前所未有的大马魅力”计划,只要通过电子折扣券的方式便能获得酒店住宿的优惠。 

马来西亚酒店业协会(MAH)总执行长叶立圣希望该项优惠,能为大受疫情影响的大马酒店业迎来一丝曙光。

在有关活动下,即日起至2021年3月31日,国人在1至3星的酒店下榻至少三天两夜,将兑换50令吉的电子折扣券;在4星至5星的酒店下榻至少三天两夜,将兑换100令吉的电子折扣券。

不仅如此,首1万8750名幸运儿将获得额外的电子购物优惠券。

长期而言,酒店业者也应该携手组成联盟,以对垒线上旅游代理平台(OTA)的影响。

办活动刺激入住

槟城旅游景点业者协会主席庄学腾认为,政府其实可以做得更多来拯救酒店业。

除了给予援助金、减免税务,以及延缓贷款外,政府可以考虑允许民众在酒店举办活动,如宴会、会议、座谈、培训等。

他说,酒店主要收入来自住客,若没有住客,自然就得以场地租借为求生方案。

再来,由于沙发客和民宿抢滩导致酒店业苟延残喘,因此政府应该在执法、税收等政策上一视同仁,否则最后酒店业将无法在公平环境下竞争。

此外,他也认为政府或许可以采取主动方式, 如举办活动刺激酒店业。

“比如政府可以举办第1000人入住可以获得某些优惠或礼物,甚至免费旅游等。”

较早前,他也说,该会其实一直都和酒店业保持着高度的配合度。

“其中,在宣传景点时也会介绍一些酒店,相辅相成地推动旅业,未来类似的力度更会进一步提升。”

聘实习生减成本

马来西亚伍伦贡伯乐大学学院酒店管理、旅游,以及厨艺系主任罗薇青建议,酒店业可以在管控期或解禁初期,聘请酒店管理科系的学生当实习生。

如此一来,可以减低营运成本,同时也能训练未来的生力军。

“目前营运成本比盈利高,因此现在是最好的时机招揽实习生;这是双赢局面。”

她强调,旅游对现今社会来说始终极具市场潜能,惟,业者必须得学会与疫情共存,并作出适当调整。

组联盟减少剥削

马来西亚商务酒店协会(Mybha)柔佛分会主席谢秉益就主张,会员酒店若是能组成联盟,打造共同的网络订购平台与OTA抗衡的话,那么就不必被征收那么高额佣金,同时也避免遭OTA剥削。

当然,这样的前提是,酒店业者是否都愿意响应该会设立的线上预订平台,同时也愿意放弃OTA的市场份额。若是会员团结一致的话,或许OTA自然也不敢欺压酒店业。

仍具发展潜能

将近一年无法如常经营,酒店业的苟延残喘绝对是可以想象的。惟,这不意味着酒店业已病入膏肓,甚至寿终正寝。

尽管多家酒店开始选择熄灯或暂停营业,但是我国酒店还是具有一定的发展潜能。全球房地产顾问大马莱坊(Knight Frank)早前发起的“马来西亚酒店投资意向调查”就显示,即使是面对冠病疫情,但投资者对大马酒店业保持乐观,其中14%的受访者预计在未来2年内购买酒店资产,16%希望在6个月内更快地收购。不仅如此,我国在东南亚的酒店吸资排名第三,仅次于泰国和新加坡;这也反映了其实酒店业仍有发展的可能。

依据目前全球感染趋势来看,酒店业已经不能将期望被动式地寄托在疫苗身上,反之应该主动地扭转态势,并调整出一个全新的姿态与节奏来应对后疫情的旅游光景。

此外,当业者们在积极求生求存时,其实作为消费者的我们也能扮演一定的角色,而政府的施政力度、政策远见等,更是关键所在,否则酒店业者的努力始终徒然。

全新的时代已经开始,酒店业是否能在千锤百炼下熬过时艰,你我都有责任。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