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

【独家】即使少浏览·大数据仍推送 年轻选民避不开网络战

【大选互联网生态】(上篇)

独家报道:赵婉杏、孙婉妃

(吉隆坡7日讯)各联盟狂打网络选战,但年轻选民尤其18至20岁者很多向来不关注社媒的政治新闻,会不会因此而成为大选政治讯息的漏网之鱼,引起关注,不过,数字达人认为,这不全然取决于网民的浏览行为(browsing behaviour)。

换句话说,就算一个18岁的大专学生平时政治冷感,从来没浏览过政治相关帖文,但一般情况下,各方候选人的网战宣传讯息,大数据仍然会通过种种面向,推送他们。

马来西亚数字协会前主席孙德俊指出,“年龄介于18至30岁的年轻网民可能有用面簿,但不如中老年人多,年轻网民大多使用Instagram或tik tok。”

他说,tik tok的影响力是不容忽视的,因为大马的tik tok用户过去几年有巨大增长。

“若各政党要在网络上打选战,比起前两届全国大选更加不容易,因为有更多重要的数字媒体出现了。”

也是Antsomi总执行长兼联合创办人的孙德俊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针对网络选战提出看法。

他说,政党在打网络选战时,应以全渠道营销(Omnichannel Marketing)的想法去理解选民。

“政党也可以在不同的平台,采用不同的选战策略。若政党要针对年轻选民,可以在抖Tik Tok音或Instagram下功夫,若要针对中老年阶层的选民,可以在面簿下功夫。”

IG和tik tok趋年轻化

随着本届大选18至20岁新选民与首投族增加不少,达600 余万人,各联盟与政党采用网络战拉新选民票与首投票。

孙德俊细说从头,他指出,面簿自2004年创办,当时也有许多网民注册成为其用户。然而,随着时代和各种社交媒体的崛起,面簿逐渐走向中老年化,而Instagram和之后tik tok成了无数年轻网民使用的平台,更显Instagram和tik tok趋向年轻化。

两种交汇化学作用

“若退一步来看整个互联网的生态,可以看到先是有网站,有了网站后就有数字广告。数字广告自1994或1995年一直发展到互联网商业化后,大家进入了网站的数字广告的一个状态。

“从面簿创办至今,进入了所谓社交媒体的年代。在这样的情况下,会看到两个方向的发展。第一个方向是广告的推送,第二个方向则是当网民在使用社交媒体时,网民接触什么内容。若接触相关的内容越多,那些相关的内容就会被推送给他。这两个情况是同时发生的。”

“社交媒体基于网民的兴趣推送相关的内容。与此同时,从广告的角度来说,广告主可以根据网民的兴趣,并在设定受众特质后,如年龄、地区等,将相关广告推送给有关群体。

但这种情况,产生了两种互相交汇的化学作用,一来是网民在没有看到这些内容的情况下,仍可以通过标签为赞助商链接(Sponsored Link)触及相关的广告,这涉及了整个网络媒体的生态。”

大数据推送内容日益精准

孙德俊说,当网民第一次触及这种相关广告,并且有去点击时,那也将增加在未来看到相关内容的几率。

他以亲身经历为例,他以前不看韩剧,因此所有韩剧的内容都不会推送给他,但当他开始在社媒搜索有关韩剧的相关内容时,社媒就会推送韩剧相关内容给他。

他说,无论是面簿、Tik Tok、Instagram等都有共同的属性,即通过网民的兴趣去了解,并推送其相关的内容。

“我们在理解数据时,往往只理解到我们主动萃取的过程,但却忘了广告推送的过程。当然,因为网民的主动性,也可以增加广告的精确度。在这样的情况下,就产生了循环的效用。”

他指数据的堆砌度达到越来越精确,并让投入广告的人达到更高的效益。这些是整个数字媒体发展的一个面向,不全然取决于网民的浏览行为。

他说,面簿大多为中年和老年人使用的平台,毕竟面簿于2004年创办。面簿可能知道其进入了中老年化的情况,这也说明面簿在过去为何要砸钱买下Instagram这个较年轻化的平台。

梁宝予:IG TikTok主导

选民刷短视频接触政治

华为流量产品高级营运经理梁宝予指出,大马年轻选民更有可能通过简短、引人注目的话题视频或卷轴视频获取信息,而Instagram 和抖音(TikTok)目前主导这个领域。

根据2022年大马人最常用的社媒平台研究,大马WhatsApp的用户数量最高,渗透率为93.2%,其次是用户率为88.7%的面薄,Instagram则是79.3%。

该项研究也展示16至64岁互联网使用者每月使用每个平台的巴仙率。

投票前上网查资料

研究显示,大马是东南亚第一大视频消费国,国民平均每周花7.2小时观看在线视频。研究也发现,我国年轻选民倾向于在做出投票决定之前,先上网查阅相关资料。

梁宝予指出,对于年轻选民来说,“同温层效应”可能更严重,即社媒会根据演算,将用户希望看到的讯息推送出去,只保留和自己意见相似的人,从而形成自己的小圈子。

“因为社媒渠道中的提要算法, 反映了他们的兴趣和朋友群体的影响。”

她认为,从这些社媒来源所产生的政治参与和对话,很可能会影响年轻选民的投票行为。

“上述研究显示,他们的投票行为明显受到政治人物的帖子、推文和整体互联网活动所影响。”

梁宝予今日针对我国各政治联盟狂打网络选战,冀通过大数据来接触大部分对政治冷感的18至20岁年轻选民课题,如是回应。

此外,受访者们也特别容易受到一种称为‘社会投票’的现象影响,这意味他们更有可能把票投给他们的社会群体所倾向的政治人物。

非官方网站影响选举结果

值得一提的是,该研究发现,我国国民更有可能分享特定人物的政治观点(或偏见),而不是浏览没有特定观点或挑战用户观点的网站。

“这显示,非官方观点及网站并不总是可靠的信息来源,但它们确实会与用户进行政治参与和对话,进而影响选举结果。”

梁宝予指出,如今不同背景者的不同观点和信仰变得越来越难以接近,而这很可能是源于现今的数字空间算法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极化了年轻人的心态。

同时,另一位数字广告趋势分析员告诉本报,虽然面薄被认为是年长用户居多,但是也不全然对年轻群体没有影响。

“当长辈们在面薄上分享资讯后,年轻人也会关注有关帖子。”

她补充,除了Tiktok和Instagram,对马来年轻群体而言,推特也是挺活跃的社交平台。

视频推荐:

反应

 

政治

【独家】巫统早公布人选有利弊 分析员:维持原状或更好

独家报道:林慧甄

(吉隆坡11日讯)政治分析员认为,要巫统改变战略,提前在下届全国大选来临前率先公布上阵人选,利弊参半,不过有者认为,维持原状也许会更好。

巫统副主席拿督斯里佐哈里阿都干尼周六主持国阵吉兰丹州代表大会后向媒体表示表示,他希望巫统能改变战略,大胆地提前在下届全国大选来临前率先公布上阵人选。

他说,每每等到要大选才公布候选人,这将导致选民很难认识候选人。只有提前公布上阵人选,准候选人才有可能尽早为社区服务,这样的战略应尽速执行。

佐哈里说,巫统此前没有这样做,那是因为巫统和国阵还很强大,当一个政党强大时,即使在最后一刻公布候选人,也能获胜。

马来西亚国际回教大学政治学系助理教授刘哲伟博士接受《南洋商报》询问时说,这是每一个政党都要面对战略,没有所谓的对与错。

他举例,这如同在古代,应该先立太子或不立太子,先立太子,肯定的会引起非太子党不满,不立太子则军心不稳。所以,没有对与错,如果巫统觉得必要就去执行。

破釜沉舟大可一试

他说,今日的巫统,已经没有所谓的派系,整个巫统可以说是由巫统主席兼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控制。

“再者,巫统已经输得很透彻,所以没有什么可以输的了。此战略可以是破釜沉舟,置之死地而后生。”

他认为,巫统大可以放手一搏,因为这个战略已经不是主要因素,更关键的问题在于巫统是否可以赢回马来选票。简单来讲,巫统认为可行,就往前走,没什么好退缩的。

胡逸山:有欢喜也有不满

恐致党内政治纷争

马来西亚国际关系学者胡逸山博士也说,在下届全国大选来临前率先公布上阵人选的战略,并非破天荒的战略。

“过去很多政党都有采用同样的战略,只是没有正式宣布,而是以强烈暗示方式执行。

“如此一来,准候选人就可以开始展开基层工作,为选民服务,如出席活动及派发救济品等。当时机一到,就可以正式宣布候选人。

“行动党、马华,以前都有采用这样的战略,甚至巫统以前也有这么做,只是不多。主要是巫统必须考量的问题很多,包括区部主席已在当地生根,如果让新人上阵,可能引发元老的不满。

“现在情况是巫统在最后一分钟宣布候选人,已引来部分人士不满,更何况在一年前就宣布。”

他说,若提前宣布候选人后,引来党内部的“政治纷争”,到头来只会制造机会让敌对党笑话。所以,这是一个利弊参半的战略。

早宣布难换更佳人选

马兹兰阿里:临阵换将有风险

马来西亚工艺大学政治与致力研究组主任马兹兰阿里认为,这个建议有利有弊。

他说,提早宣布候选人,例如在大选前一、两年宣布候选人,可以让候选人更早做好准备以帮助人民,间接提高候选人知名度。此外,也可更好地解决争夺成为候选人的问题。

“然而,弱点在于巫统无法再考虑其他更好的候选人。假设提前宣布的候选人出现纪律问题或表现不佳等问题,党在最后一分钟更换候选人的行动将造成分裂。

他说,若在国会或州议会解散后才宣布候选人,好处是政党会有更多的选择,例如可从5名候选人名单中,以服务和受欢迎程度选择最合适的人选。

他说,很多巫统领袖自加入巫统后就一直为民服务,而不仅仅局限于为选举而服务人民。因此,国州议会解散后才宣布候选人是没有问题的。

他认为,引用现有方式,即国州会解散后,才挑选候选人会更好。

视频推荐 :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