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对外公布报案内容算诽谤吗?
法院有了终极审判!

(布城30日讯)联邦法院今日裁决,如果一名人士在向警方报案后,接着向公众重复报案书的内容,将须负上诽谤责任。

五司之一的丹斯里阿查哈代表读出15页的判词时指出,报案者事后向公众发表报案书内容,并不受到绝对特权抗辩的保护,除非该报案书的内容是与司法诉讼程序有关。



他指出,没有公共政策考量,可认同警方报案书具有绝度特权,以及不管在什么场合,在报案后发表报案内容,都享有该特权。

“警方报案书的报案者向广大公众自由发言和撰文的权利,不能凌驾于个人保护其声誉的利益。”

他说,绝对特权抗辩必须在一些时候让路,以保护声誉免受破坏。

杜绝不负责任的诽谤他人

阿查哈指出,如果绝对特权抗辩扩大至可将警方报案书内容公诸于世,这将导致人们可在无需受罚的情况下,不负责任的诽谤他人。



以上诉庭主席丹斯里阿末马洛为首的五司,所聆审的是女演员扎希达被起诉诽谤的案件,另3名法官是拿督阿里扎都、拿督罗哈娜和拿督扎瓦威。

阿查哈指出,在这宗诉讼中,扎希达没有提供理由或解释,她在记者会上重复警方报案书内容的必要性或合理性。

他说,虽然法庭对有关绝对特权的法律问题的回答,有利于扎希达的前司机诺阿兹曼,但这并不会影响上诉结果。

阿查哈指出,这当中没有严重的误判,因此驳回阿兹曼的上诉,惟没有对堂费做出谕令。

诺阿兹曼是就上诉庭撤销他起诉扎希达诽谤,高庭判给他的15万令吉赔偿的裁决,提出上诉。

诺阿兹曼是一家私人公司的司机,他也须归还20万令吉予扎希达,因为联邦法院维持上诉庭批准扎希达反起诉他的裁决。

诺阿兹曼是就一篇于2012年3月3日刊登在一家本地报章,有关一笔20万令吉不翼而飞的文章,起诉扎希达。

扎希达在向警方报案后,被记者询问她到警局的原因,她告诉记者,她报案举报诺阿兹曼,并向记者重复报案书内容。

扎希达随后反起诉诺阿兹曼,以要求归还20万令吉。

2015年,高庭宣判诺阿兹曼起诉扎希达诽谤胜诉,并谕令扎希达支付15万令吉赔偿予诺阿兹曼,同时驳回她所提出的反起诉。

她过后于2017年上诉得直,上诉庭撤销15万令吉赔偿,以及批准她的反起诉,以迫使诺阿兹曼归还她20万令吉,不满裁决的诺阿兹曼,将此事带上联邦法院。

诺阿兹曼的律师团是以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为首,扎希达的律师是丹斯里沙菲依。

沙菲依在庭外对记者说,随着联邦法院的裁决,其当事人对诺阿兹曼所提出的反起诉胜诉,因此他须归还20万令吉,外加2013年算起每年4%的利息,以及支付上诉庭判给她的5万令吉堂费。

反应

 

要闻

确保审讯顺利进行 高庭建议敦马勿出国

(吉隆坡19日讯)高庭今日建议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勿出国,以确保他起诉副首相兼乡区及直辖区发展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的诽谤诉讼案能够顺利进行,不再展期。

法庭在今日开庭后。马哈迪代表律师米尔向法庭展示国家心脏中心发出的信件,证实其当事人因咳嗽进入国家心脏中心,因此需告病假。

“马哈迪周日(14日)从伦敦返马,第二天因咳嗽住进国家心脏中心。”

高庭司法专员颜德壮对马哈迪的健康问题表关注,希望对方早日康复,但同时也促后者在临近审讯的日期勿出国,避免这宗自2022年起一直展期的案件一而再押后审理。

“这案子自2022年以来一直悬而未决。案件定在8 月26日和27日的审理。我们希望他能尽快康复。

“出于尊重,也许你(律师)可以建议他不要出国。我们不能因为同样的健康原因或任何理由继续案件一再推迟。”

司法专员说,理想情况下,马哈迪应先在8 月26日作证,如果不能作证,则由其儿子拿督斯里慕克里出庭。

该案已两次延期,首次是于2023年11月,因前审讯法官罗扎娜调任槟城高庭而推迟;第二次则在2022年7 月,因为马哈迪身体不适而展期至今日。

马哈迪是在2022年7 月20日入禀高庭,起诉阿末扎希6 年前指控其身分证名字含“Kutty ”印裔名字字眼,以及他并非马来人或回教徒的说法已构成诽谤,并将阿末扎希列为唯一的答辩人。

他在诉状指出,阿末扎希于2017年7 月30日在巫统柯拉娜再也区部代表大会上对他发表上述含诽谤意味言论,该言论也转载到Astro Awani 优管频道和数个新闻网站,网民可毫无障碍地浏览。

他提到,阿末扎希的诽谤言论包括指控他的原名为Mahathir anak lelaki Iskandar Kutty ,并非马来人或回教徒,却在任相期间使用马来人身分牟取政治私利,有贬低印裔回教徒之嫌。

然而,阿末扎希在提呈的抗辩书,否认本身当日发表的言论具恶意及贬低原告在大众眼中的声誉。

2022年7 月,马哈迪提起诉讼,挑战扎希在2017年和2022年巫统区部会议期间的言论。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