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对外公布报案内容算诽谤吗?
法院有了终极审判!

(布城30日讯)联邦法院今日裁决,如果一名人士在向警方报案后,接着向公众重复报案书的内容,将须负上诽谤责任。

五司之一的丹斯里阿查哈代表读出15页的判词时指出,报案者事后向公众发表报案书内容,并不受到绝对特权抗辩的保护,除非该报案书的内容是与司法诉讼程序有关。



他指出,没有公共政策考量,可认同警方报案书具有绝度特权,以及不管在什么场合,在报案后发表报案内容,都享有该特权。

“警方报案书的报案者向广大公众自由发言和撰文的权利,不能凌驾于个人保护其声誉的利益。”

他说,绝对特权抗辩必须在一些时候让路,以保护声誉免受破坏。

杜绝不负责任的诽谤他人

阿查哈指出,如果绝对特权抗辩扩大至可将警方报案书内容公诸于世,这将导致人们可在无需受罚的情况下,不负责任的诽谤他人。



以上诉庭主席丹斯里阿末马洛为首的五司,所聆审的是女演员扎希达被起诉诽谤的案件,另3名法官是拿督阿里扎都、拿督罗哈娜和拿督扎瓦威。

阿查哈指出,在这宗诉讼中,扎希达没有提供理由或解释,她在记者会上重复警方报案书内容的必要性或合理性。

他说,虽然法庭对有关绝对特权的法律问题的回答,有利于扎希达的前司机诺阿兹曼,但这并不会影响上诉结果。

阿查哈指出,这当中没有严重的误判,因此驳回阿兹曼的上诉,惟没有对堂费做出谕令。

诺阿兹曼是就上诉庭撤销他起诉扎希达诽谤,高庭判给他的15万令吉赔偿的裁决,提出上诉。

诺阿兹曼是一家私人公司的司机,他也须归还20万令吉予扎希达,因为联邦法院维持上诉庭批准扎希达反起诉他的裁决。

诺阿兹曼是就一篇于2012年3月3日刊登在一家本地报章,有关一笔20万令吉不翼而飞的文章,起诉扎希达。

扎希达在向警方报案后,被记者询问她到警局的原因,她告诉记者,她报案举报诺阿兹曼,并向记者重复报案书内容。

扎希达随后反起诉诺阿兹曼,以要求归还20万令吉。

2015年,高庭宣判诺阿兹曼起诉扎希达诽谤胜诉,并谕令扎希达支付15万令吉赔偿予诺阿兹曼,同时驳回她所提出的反起诉。

她过后于2017年上诉得直,上诉庭撤销15万令吉赔偿,以及批准她的反起诉,以迫使诺阿兹曼归还她20万令吉,不满裁决的诺阿兹曼,将此事带上联邦法院。

诺阿兹曼的律师团是以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为首,扎希达的律师是丹斯里沙菲依。

沙菲依在庭外对记者说,随着联邦法院的裁决,其当事人对诺阿兹曼所提出的反起诉胜诉,因此他须归还20万令吉,外加2013年算起每年4%的利息,以及支付上诉庭判给她的5万令吉堂费。

反应

 

要闻

否认诽谤林立迎 马青宣传主任录供

(吉隆坡21日讯)警方在接获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的投报后,今日传召马青宣传局主任梁子祥前往警局录供。

梁子祥于本月11日,在马华公会官网贴文抨击林立迎与特别助理蔡忠荣,以及一名人士试图干涉吉隆坡部分共管公寓联合管理机构(JMB)和管理公司(MC)领导层的任命事务,并且在没有通过正规招标程序获得5个总值327万1800令吉的项目,分别是景观维护工程、树木修剪工程、屋顶花园修复工程、屋顶木制品修复以及油漆工程。

此帖文发布后随即引起林立迎不满,并向警方投报。

梁子祥今早约11时抵达冼都警局,并在大约40分钟后步离警局;他向媒体证实警方是接获林立迎指控他诽谤后开档展开调查。

他认为,林立迎向警方报案是在浪费公共资源,因为他并没有诽谤林立迎的意思,只要求他对上述事件解释,对人民有所交代。

他补充,他也接获隆市地区某共管公寓居民的投诉,因而代表居民向林立迎提出询问。

此外,他也呼吁反贪会严正看待此事,并采取必要的调查行动。

视频推荐 :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