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金融风暴来24年新低 令吉一度跌破4.5

报道:李玟江

(吉隆坡6日讯)美元走强加上我国可能提早大选,导致令吉汇率跌势不止,在周二下午4点17分左右,兑美元贬至4.5015的5年新低,也是1998年金融风暴以来的24年低点,惟经济学家认为,无需对令吉走势过于担忧。

根据彭博社的数据显示,令吉兑美元跌0.2%,至4.5015,跌破了2017年1月达到的4.5002关口。

就目前而言,令吉走势处于亚洲金融危机期间,即1998年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而当年令吉走势一度去到4.8850的水平。

回到今日,令吉兑美元跌破4.500点支撑大关后,先是去到4.5015点,随后稍微收窄跌幅,截至下午5点30分,令吉汇率报4.4995兑1美元,单日跌0.14%。

无需过度担忧

马来西亚诺丁汉大学经济系主任张永隆博士,在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就指出,其实令吉会持续贬值,主要是受到外围两大因素的影响。

“这两大外患,即美国不断升息,以及人民币贬值,这两大因素一天不消除,令吉就会继续下跌,这是无可避免的。”

他表示,比起美联储升息,目前中国的这一因素会比较难处理或预料。

“人民币没有贬值,一切都好说,不过,一旦贬值了,其他亚洲国家都会跟着遭殃,因为市场的信心将会大打折扣。”

“我们很大可能会看到货币危机发生,这一切都说不准,不过,目前还没去到严重地步,所以大家无需过于担心。”

“大家可以关注本周国行的动静,预料将会有加息举措,兴许能为令吉提供些支撑。”

另外,资深经济学家白文春则表示,美国会大量升息,主要是为了遏制通胀。

“为了达到定下的目标,美国不会停止升息,希望到了明年后,在利用这个工具的情况下,通胀能有所缓解。”

“美国加强力度升息,意味着资金将会大幅回流,尤其是投资者会大量抛售手中的国债,回到美债的怀抱。”

他表示,其实以现在的局势来看,不是仅有令吉在贬值,小至其他区域,大至亚洲市场,都处于贬值的漩涡当中。

“我们可以看到,日本、中国等货币都大受影响,投资者在看到这种情况,一定会大量抛售,不会让自己手持过多该国的货币在手。”

国行料不干预

白文春表示,大马目前的升息步伐,不会如美国般那么激进,主要国内的通胀仍处在可控水平。

“目前各大央行主要是使用利率这个工具来控制通胀,因此,大马不大可能会利用升息来维持令吉走势。”

“再来,我们可以看看周边国家,大家都在跌的情况下,我们大可不必过多担忧。”

“由此可见,就算国行真的出手干预,结果还是显而易见,就是不会带来多大作用。”

令吉贬值好坏参半

张永隆表示,如果要谈及令吉贬值会带来多大影响,其实只能称的上好坏参半。

“令吉贬值能推动出口,大马作为双边贸易导向,当然会大幅推动出口贸易,不过千万别忘了,随着令吉贬值,进口价格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所有进口的物品因为令吉贬值,导致价格走高,这样将会推动通货膨胀,这对大马人民并不是个好消息。”

“再来,千万别忘了人民币也是处在贬值阶段,在相互竞争贸易的当儿,所有出口的蛋糕,当然会分到中国身上,这样来看,大马在进出口贸易方面,可能都会出现大影响。”

“我无法预计令吉的走势,不过希望所有货币都能找到一个支撑,不要跌太多就好,因为一跌再跌,只会间接影响投资环境。”

白文春则表示,令吉贬值,相对会影响到投资脚步,因为在建厂买机械等,都要从外来进口,因此成本将会大幅提升。

“令吉贬值,出口将会变得更有竞争力,但是,如果中国和日本跌得更多,(我国的)出口只会变得不利。”

反应

 

言论

鸵鸟心态救不了马币/曾达威

马币兑美元和新元一度贬值至4.80和3.57的新低点,而引发热议。

首相兼财长拿督斯里安华强调,政府并未对令吉贬值坐视不理,还要求各方不要再继续把令吉贬值和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相提并论。

安华还说,政府正在“不断努力”地解决马币贬值的问题,我国的投资数据仍“牢不可破”。

安华也说,如果马币下跌的原因是因为投资者缺乏信心,那么大马就无法在去年录得3295亿令吉的史上“最高投资”。

安华身为首相兼财政部长,信心喊话是很正常的。惟,一切都必须要有真凭实据。

外来直接投资下降

安华说正在不断努力解决问题,然而在他要求国行行长拿督阿都拉昔做出解释之后,似乎就没有什么实际的后续行动了。

安华说我国的投资数据牢不可破,而且获得史上最高的投资额,然而,根据统计局(DOSM)的报告,大马外来直接投资(FDI)从2021年的504亿令吉和2022年的746亿令吉下降至2023年的395亿令吉。

想请问,是首相被误导了,还是统计局的数据有误?

仔细一看,原来首相所说的,是最高“批准”投资额,不是“实现”投资额。

最高批准投资额是在投资计划初期谈妥的上限,而实现投资额是实际发生的投资金额。

在许多情况下,实现投资额会低于最高批准投资额。投资的成功实现取决于各种因素,包括国家经济环境,以及投资风险等考量。

安华也表示,我国目前的出口走势“十分良好”。

没错,马币贬值有利于出口商。但是翻看数据一看,自2023年的贸易总额按年下滑4.3%,出口额按年减少10.0%,且连续10个月下滑,在今年1月才止跌回升。

另外,有专家表示,马币贬值有利于旅游业。乍听之下似乎有道理。然而,旅游、艺术及文化部部长拿督斯里张庆信表示,我国在马中免签推行后只迎来了160万中国游客,但泰国却迎来了整整1000万名中国游客,差距甚大。

说了这么多,世界银行驻马首席经济学家阿普瓦桑却发出了打脸首相大人的文告。

阿普瓦桑表示,虽然外部因素是导致马币贬值的其中原因,但更为关键的是大马竞争力出现了下降的征兆。

对比区域货币表现,美联储在上一次升息后,菲律宾披索、印尼盾和泰铢兑美元的贬值幅度都小于令吉。

就连比大马更依赖中国出口的越南,其货币贬值幅度也小于令吉。

改善大马竞争力

诚如阿普瓦桑所说,货币反映了一个国家的社会、经济和政治活力。

因此,要改善令吉表现,就必须从问题的根本着手, 改善大马的竞争力。

一味地用鸵鸟心态来看待马币贬值,讳疾忌医,粉饰太平却拿不出实际的解决方案和改革决心,只会让外资却步,马币恐怕也会越陷越深。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