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一家”政府与希望联盟签订的《政治转型与稳定了解备忘录》不获“续约”,意味着双方的蜜月期已来到尾声。

这份开启大马政治新篇章,且颇具政治健康元素的备忘录,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答应,不会在今年7月31日之前解散国会。

备忘录在去年9月13日签订。回顾过去10个月,朝野的争吵的确有所降温,但是,人民却感受不到他们有什么实际收获。

2019冠状病毒病在变种毒株的作怪下,大有卷土重来之势,而轻症确诊者必须居家隔离7天的措施,再怎么讲都对国民生产力带来负面影响。

时势造就依斯迈

很不幸,政府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物价高涨和业界人力荒种种难题,至今还没能找到解药,而这个时候,首相依斯迈会找到举行大选的灵感吗?

谈了许久的反跳槽法令,要取得国会下议院的通过,看来并无悬念。这点,就算是时势造英雄,依斯迈也应记一大功。

当然,没有任何法律是十全十美的,反跳槽法令也不例外;但回头想想,要是当初有这条法令,“喜来登政变”能成事吗?或许,大马的政局也不致于变得之后的乱七八糟。

依斯迈说,巫统不希望《政治转型与稳定了解备忘录》被延续的决定,他(依斯迈)必须遵从;从政党政治的角度审视,依斯迈所言在情在理,毕竟,他是在国阵巫统的徽章下出任的首相职。

倘若如此,巫统要大选尽快到来的决议案,依斯迈会甘之如饴地执行吗?而要是大选就在今年,那么依斯迈的内阁,有必要为土著团结党赶紧增设一个副首相职位吗?

官职在民主政治就是一把利刃,因此,如果依斯迈此时委任土团党人为副揆,则大选落在今年的可能性就相对小了。

当然,也可以这么说:依斯迈之可能委任土团党人当副首相,为的是报答国盟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两年前的提拔之恩;没有慕尤丁当初委任为副首相,依斯迈或许就没有登上首相宝座的风光。

不管如何,依斯迈不再受到其与希盟备忘录的约束后,大选日期8月1日开始正式进入倒数。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