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大选日期正式倒数/陈福星

“大马一家”政府与希望联盟签订的《政治转型与稳定了解备忘录》不获“续约”,意味着双方的蜜月期已来到尾声。

这份开启大马政治新篇章,且颇具政治健康元素的备忘录,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答应,不会在今年7月31日之前解散国会。

备忘录在去年9月13日签订。回顾过去10个月,朝野的争吵的确有所降温,但是,人民却感受不到他们有什么实际收获。

2019冠状病毒病在变种毒株的作怪下,大有卷土重来之势,而轻症确诊者必须居家隔离7天的措施,再怎么讲都对国民生产力带来负面影响。

时势造就依斯迈

很不幸,政府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物价高涨和业界人力荒种种难题,至今还没能找到解药,而这个时候,首相依斯迈会找到举行大选的灵感吗?

谈了许久的反跳槽法令,要取得国会下议院的通过,看来并无悬念。这点,就算是时势造英雄,依斯迈也应记一大功。

当然,没有任何法律是十全十美的,反跳槽法令也不例外;但回头想想,要是当初有这条法令,“喜来登政变”能成事吗?或许,大马的政局也不致于变得之后的乱七八糟。

依斯迈说,巫统不希望《政治转型与稳定了解备忘录》被延续的决定,他(依斯迈)必须遵从;从政党政治的角度审视,依斯迈所言在情在理,毕竟,他是在国阵巫统的徽章下出任的首相职。

倘若如此,巫统要大选尽快到来的决议案,依斯迈会甘之如饴地执行吗?而要是大选就在今年,那么依斯迈的内阁,有必要为土著团结党赶紧增设一个副首相职位吗?

官职在民主政治就是一把利刃,因此,如果依斯迈此时委任土团党人为副揆,则大选落在今年的可能性就相对小了。

当然,也可以这么说:依斯迈之可能委任土团党人当副首相,为的是报答国盟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两年前的提拔之恩;没有慕尤丁当初委任为副首相,依斯迈或许就没有登上首相宝座的风光。

不管如何,依斯迈不再受到其与希盟备忘录的约束后,大选日期8月1日开始正式进入倒数。

反应

 

言论

如果我是马华区会代表/陈福星

马华公会将于9月24日(星期日)举行中央党职员选举,届时2万9156名各区会代表,将选出新届中央委员会成员。

外界对马华此次选举的关注度不大,不光如此,据说不少马华党员也对党选进程意兴阑珊。

马华中委会的主要职位,包括总会长、署理总会长、副总会长及总秘书,其中总秘书一职的委任,抓在总会长手中。

副总会长选战有看头

寻求卫冕总会长职的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虽受到前中委拿督陈章成挑战,但阴沟里翻船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根据来自马华内部的消息,一旦魏家祥连任总会长,原任总秘书拿督张盛闻将继续受委原职。

下来第二把交椅的署理总会长一职,原任者拿督马汉顺医生已经不战而胜,因此,算是相对较有看头的战役,将是7人争夺4个位子的副总会长职。

寻求蝉联副总会长者有3人,即马六甲州议员拿督林万峰、槟城的拿督陈德钦和彭亨的前副部长拿督斯里郑联科;而挑战者则是原任副总秘书沙巴的杨美燕医生、原任副总财政雪兰莪的拿督刘亚强、柔佛丹绒比艾国会议员黄日升博士和原任马青总团长吉隆坡直辖区的拿督王晓庭。

如果我是马华区会代表,这7个候选人当中,有两人我必选之,那就是黄日升和王晓庭。

黄日升是马华仅存的两名国会议员的其中一人,另一人是魏家祥;单凭这一点,就足以让其成为中央代表必选的副总会长候选人。

2018年5·09全国大选,国阵兵败如山倒之际,黄日升仅以微差票数输掉丹绒比艾国席。可2019年11月16日,当这个国席进行补选时,其却来个华丽转身,以超过1万5000张多数票击败对手,并再接再厉,于2022年11·19全国大选,在马华举步维艰的政治背景下,成功守土。

黄日升深谙经营选区

黄日升之得胜绝非偶然,很肯定的是,他绝对是一位很懂得经营选区的国会议员,要不然在马华兵败如山倒的情况之下,如何受得住政治大气候的挤压?

再说,与魏家祥身为马华仅有的两名国会议员,要是黄日升输了党选,那么其在国会里的身价必然大打折扣;在马华已是奄奄一息的此时此刻,相信中央代表会毫不犹豫地投黄日升一票。

另一方面,巫青团前团长凯利不久前预言,如今已来到民主行动党霸权时代,行动党可以继续升空半个世纪;此言或许有些夸大其词,但是,至少在未来5年或10年,马华要扳倒这个老对手,实在不容易。

换言之,除非马华出现跟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一样的超级能人,到了98岁高龄还能在政坛耕耘,否则马华接下来要经营的政治重担,必须要有年轻人接手。

王晓庭年轻任重道远

副总会长候选人之一的王晓庭,是最年轻的副总会长候选人,在年龄上就具有一定优势。

现年43岁的她,刚卸下马青总团长职位,与最年长的62岁副总会长候选人相比,年轻了19岁;也就是说,要是王晓庭能一直留在马华且耕耘至62岁,则她还有19年的政治路程可走。

所谓任重而道远,要能够负起重任且又必须走更远的路,王晓庭的优势显而易见。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