弯言直语:覃亚湾

表面看来,我国的佛教兴旺,虽然需要自力更生,各种传承的佛教道场林立。在某些佛教的重大节日,人山人海,香火鼎盛。本短文从三方面略略探讨大马佛教的现状:(一)信众素质,(二)佛教团体,(三)弘法人员。

在马来西亚,佛教徒绝大多数是华人,但是,未必大多数的华人可以被归类为佛教徒。极大多数的华人其实是神佛不分的,如果以“三皈依”为标准,恐怕连百分之十的比例都没有。那些来道场拜拜、烧香、求佛菩萨保佑的,充其量只可以说与佛菩萨有善缘。那些有皈依的,不少人只是进行过一场宗教仪式而已,真正了解三皈依的意义的人,为数不多。对佛法好乐,认真想了解佛教、学佛的,更加是少之又少。

许多佛教徒喜欢助印经书,因为他们听说那是很有功德的。要求他们慷慨解囊不是问题,要他们阅读经书,却是大问题。那些有听经闻法的,往往是独沽一味。由于他们对教理缺乏思考,容易产生依人不依法(个人崇拜)的倾向。本来“一门深入”是好事,但是,许多人却是了解不深就选择某个修行法门,当他们选择了某个法师做为“导师”,纵使那位“导师”的言论有违经典,与祖师的教诲相反,他们也唯唯诺诺。

迎合世俗需求而举办

佛教道场(尤其是在家人领导的)很多只是注重世间善法,把重点放在外在的仪轨,求福不修慧。它们的许多活动往往是为了迎合佛教徒的世俗需求而举办。虽然他们常说“先以欲勾牵,后令入佛智”,很多却长时期的“只以欲勾牵,不令入佛智”,导致佛教徒的素质低落。

许多在家人主导的团体的领导者本身对佛法一知半解。正因为如此,他们对佛法的弘扬也就不大热心,不会想方设法去改善。虽然他们的组织把弘扬佛法当作是宗旨之一,从他们所主办的活动来判断,他们宣扬民俗多过弘扬佛法,也就是说,他们缺乏佛教的精神实质。

全国性的组织,虽然在组织上比较有系统,资源也比较多,但是,应当如何带领大马佛教走出困境,却也各自面对瓶颈。很多的咨询会议往往因为有某个人作梗,结果就不了了之。比较有理想的前领导,往往有不堪回首的感概:为什么之前自己在位时没有大力推动体制上的改革?为什么咨询会议的决定必须是全票通过才算(也就是说,任何一个团体都拥有“否决权”)?在这样的机制之下,有时就会发生某个团体因为对某个重大议题不理解,而不肯投赞成票。

在很大的程度上,佛教的未来依靠弘法人员。道场只是有硬体建设,缺乏弘法人员,它能够发挥的作用不大。只有富丽堂皇的建筑,缺乏佛教的精神实质,没有佛法的传播,那不是真正的佛教道场。

对白衣上座带抗拒心理

佛法包含出世间法,以及世间法。弘法人员也就理所当然的应该包括出家人以及在家居士。对社会问题,以及如何把佛法融入在家人的日常生活,在家的弘法人员,由于拥有本身的生活以及实际的工作经验,他们反而更加了解。令人惋惜的是,某些比较保守的组织对“白衣上座”依然带有抗拒心理,欲迎还拒。

在当代,弘法人员除了教义的掌握(不是照本宣科而已),也必须对社会问题有一定的理解,能够根据教义,对某些社会现象提出一套看法,让信众参考。接地气,能够与信众建立良好互动的弘法人员,屈指可数。如果这些优秀的弘法人才没有被佛教界善用,而需要靠自己的人际关系寻找弘法平台,那就的确有问题了。

当我们讨论佛教的未来,就必须把重点放在年轻人身上。当今的社会变化太快。年轻人为了要追上瞬息万变的步伐,越来越与宗教脱节。他们对传统文化的观念也越来越淡薄。各宗教都面对年轻的一辈对宗教缺乏兴趣的困境。由于佛教给人一种错误的消极印象,与其他宗教比较起来,佛教所面对的后续乏人的情况更严重。

由于在信众、组织、弘法三方面都差强人意,佛教在我国的发展不容乐观。如果继续墨守陈规,就只有一个结局:渐渐地自我淘汰。其实佛教界的一些大德已经察觉到趋势不妙。接下来需要集思广益,寻找实质的对策(并非空洞的泛泛之谈),刻不容缓,如救头燃。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