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见

【灼见】中共二十大:定调台湾/蔡元评

中国共产党第20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二十大)将在10月召开。每5年一次的全国代表大会和它产生的中央委员会,是“党和中国”决策的最高机关。2022年,中国共产党建党101周年,正迎来了党二十大的召开,也是建国以来的一个“非常”时期。

党全国代表大会将选出领导中共与中国的班底。预料习近平将连任中共最高权力的中央总书记,成为毛泽东之后任期最长的领导人。中央委员会也将有新的脸孔出现。

中共文化贯彻中国

预料4个非同寻常,冲击中国面貌的议题也必然端上台面:其一,疫情严峻复杂,多个大城市封城。其二,欧洲“反中”态势不断的强化。其三,美国出台《芯片和科学法案》隔断中国产业链。其四,白宫公然扶植台独,点爆台海战争。

许多人常常分不清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和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的区别。两者在性质、参会人员、职权、会议周期、常设机关,5个项目上都不同。

中国人民大会是中国政府行使权力的最高机关;党代表大会是中共的最高领导机关。参与前者会议的包括党员与普通群众,后者只限党员。

中国人民大会职权为:选举国家主席、决定战争与和平、修宪、制定和行使法律等议题。党代表大会的6项功能为:听取和审查中央委员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报告、决定党的重大问题、修改党章、选举中共中央委员及纪律检查委员。全国人大每年举行一次;党代表大会5年一次。

全国人大常设机关称为:常务委员会。党代表大会为:中央委员会,简称 “中共中央”或“党中央”。

中国实行一党政治,政府由共产党组建,党的精神、党的文化、党的人事,完整的贯彻到政府中。党的排序在国家前面,常见于传媒的是“党和国家”。解放军强军口号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

内外剧变考验中共

在党101周年迎来党全国代表大会的节骨点上,大会对当前的挑战,必然出谋划策。台湾问题是重项,调步加速处理是必然;若因循拖沓,也必然每况愈下,桑榆恨晚!

首先得审视的,是民众开门时面对的“封城令”。疫情复杂严峻,出于防控需要,多地相继封城。研究显示,封城两周,经济损失占当地GDP产值的2.7%;若时间拉长到一个月,损失直线上升达4.5%。简言之,隐藏在数据背后的是巨大的经济亏损,和民众难以承受的郁闷。

封城时的限购带来了通货膨胀,加于收入减少,民众压力高升为待爆弹;当局必须与时间赛跑,加速清零,否则代价太大!

接着,是国际反中的压力。俄乌战争打出了两种结果,其一是欧盟原形毕露,各国各怀鬼胎;德国大娘默克尔退休后继无人,白宫趁虚而入,拆散欧洲。其二是碎裂的欧洲倒向美国,高调反中。遥远的中国伤害了欧洲吗?没有!有的,是白宫的耍弄!

反中是近年兴起的一股政治恶流,侵蚀中国的足踝。

最新的冲击是芯片战争。美国成立充满政治意味的“美国半导体联盟”。拉拢了全球64家制造商,以促进美国半导体制造之名,实则力图谋砍杀中国的产业链。

全球芯片短缺问题严重,缺芯引发了通货膨胀。白宫意识芯片制造业中心若留在亚太,必然腰斩美国的优势。白宫重磅出击,一方面提供520亿美元(约2339亿令吉)补贴吸引厂商回归美国,另一方面通过围堵中国,保住其优势。被迫进场的包括韩国、日本和台湾。

芯片是科技的核心产品,位处产业链的最顶端,是核心中的核心。任何通电的产品都必须芯片。没有芯片,不仅寸步难行,而且国家的战略安全也无法得到保障。

台湾问题当机立断

台湾是中国的在背芒刺,怎么着都难受。不动它,无法安抚国内的情绪。若任由白宫无休止的亵玩,必然腐烂长蛆,痛苦不堪;那时节,就连纸老虎也站不住!若武统解决,即便不惧美军阻拦,应付台湾民众的情绪也如铁树开花,委实难办!简单说,战或不战,所制造的两岸“情绪成本”都无可量计。

中国统一,有主观与客观两个关键须准确的拿捏:其一,主观上,须决定统一行动为国家进程的必须与固定成本,这种意志得坚如磐石。其二,时光在飞逝,决策人须看准客观因素,大环境可为时;当机立断,一蹴而就!

党面对的,是多元的国内和国外问题;相对的,这些问题须以多元的手段解决。管控疫情,须从医学与民众情绪切入。反中事件,从捡讨本身传媒的力度着手。芯片战争的定海神针是人才,培植科技精英决定胜负。

解决台湾这颗芒刺亟需的,是高巧的政治艺术——至高的胆识、磅礴的大气、宽容的心态! 

反应
灼见

【灼见】从挨打、挨饿到挨骂 看国际舆论场话语权/锺启章

中国共产党第20次代表大会于上个月16日至22日在北京顺利召开,两天后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欧阳玉靖即在吉隆坡的中国大使馆举办“聚焦盛会、展望发展”的媒体吹风会,他耗时一小时半向马来西亚媒体高层汇报中共二十大所取得的成果。

会后茶点时间,我和大使轻松交流,听大使说,近代中国所面对的就是挨打、挨饿、挨骂的时代。这个议题引起我很大的兴趣,上网查了一下,2016年习近平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讲话时就曾指出,落后就要挨打,贫穷就要挨饿,失语就要挨骂。

坊间也有说,中国从毛泽东到邓小平再到习近平时代,就是挨打、挨饿、挨骂的时代。毛泽东时代解决了挨打问题,邓小平时代解决了挨饿问题,而习近平时代要解决的是挨骂问题,亦即国际话语权问题。

中国掌控国际话语权

另一说法是中国在一百多年的历史中可以分为挨打、挨饿、挨骂三个阶段。中国近现代史是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的,当时清朝国力薄弱,遇到的都是强国,根本打不过。这是挨打的阶段,也是觉醒的阶段。

再后来,中国开始醒悟,奋起直追。比以前强些,于是国际上的那些强者,眼看不能直接攻打,就开始剥削。表面上是让中国加入他们的系统,实则让中国处在他们价值利益链的低端,看似尊重,可中国挣的钱却是最少的。结果是中国人都吃不饱,这是挨饿的阶段,也是奋斗、忍耐的阶段。

到第三个阶段,中国开始真的变强了。而之前的很多强国相对变得弱一些了。但是他们却不服,毕竟他们曾经那么强势,现在打不过中国,却不能忽视中国的力量,那就专挑缺点,利用国际舆论场贬损中国、骂中国。这个阶段就是挨骂的阶段,同时也是说明中国变强了。

习频会见各国领导人

然而,今天的中国显然已经掌控了国际话语权。二十大落幕后,许多国家领导人都排队要和习近平会面,首先是德国总理朔尔茨于本月4日率领一个高级商业领袖代表团访问中国,并会见了习近平主席。今年恰逢中德建交50周年,此次访问是疫情发生以来欧洲国家领导人首次访华,也是肖尔茨总理就任以来首访中国。

而11天之后,国际经济合作论坛、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于15和16日聚首印尼峇厘岛出席第17届峰会,可令全球瞩目的并非峰会本身,而是习近平在场边频密会见各成员国领导人,特别是与美国拜登总统的会晤。

在峇厘岛出席G20峰会之前,习拜两人都各自在政治上取得了成就,拜登在中期选举中为民主党赢得了佳绩,而习近平则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第三个共产党领导人任期。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两人并没有在会议上摆出趾高气昂的架势,最重要的是拜登描述未来两国关系的那一句:“我绝对相信,不需要再来一场冷战。”

除了会见拜登,习近平也和另外8位领导人会面,当中有三位来自欧洲国家,分别是法国总统马克龙、荷兰首相吕特、西班牙首相桑切斯,两位来自非洲国家,分别是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塞内加尔总统萨勒,另三位来自亚洲、大洋洲和南美洲,分别是韩国总统尹锡悦、澳洲总理阿尔巴尼斯和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

英国首相苏纳克原定于11月16日与习近平会晤,但最后时刻因较早前导弹落入波兰境内的事件,七大工业国组织领导人临时需举行紧急会议而被迫取消。

值此单边主义、保护主义、霸权主义依然横行的年代,中国能够排除万难,以不卑不亢的态度从容应对,皆因其内部政治稳定,所产生的力量源源不绝,沛然莫之能御,即便像美国如此强悍的国家,也丝毫不敢怠慢,致使中国在国际舆论场的话语权日渐强大。

回头看看马来西亚,我们不曾挨打、挨饿,也没有挨过骂,但却一直为贪腐、种族主义、极端宗教思想、政治斗争等问题所困。

2022马来西亚十大候选年度汉字上个星期日公布, “乱” 字再一次入选,也是年度汉字主办12年以来,入选十大候选字次数最多的一个字,总共是10次。这反映了人民已经对困扰国家多年的乱象非常的不满和不耐烦。攘外必先安内,中国的经验,是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的。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