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张德兴
骑出精彩

拨电给张德兴时,他正要外出。记者一时忘了他是视障者,顺口就说“那我发短讯给你!”,他回答得更顺口“发Whatsapp更好”。 

放下电话才记起,视障者如何看Whatsapp?!也许他是轻微视障吧? 



还真不是,但他可以骑脚车、参加过马拉松跑步、出国旅游甚至还攀登神山。如何办到?!听他自己说吧。 

骑着这样的双人脚车,黄国权与张德兴结伴“压马路”。两人都来自东马,便取为“婆罗洲猎人”的队名。以上这辆碳纤维脚车由善长仁翁捐赠,不轻易动用。两人平时使用的是另一辆双人脚车。

带着疑惑心情按了张德兴家的喇叭门铃,除了张德兴,还有黄国权在场。他自我介绍,既是朋友也是义工。 

身为视障者的张德兴如何骑脚车?如何从公寓范围一路向外发展到武吉加里尔、金宝、红土坎、彭亨州国家公园去?答案是,共骑。他与黄国骑着双人脚车。黄国权在前方领航,张德兴在后面跟随。 

双人脚车一般出现在休闲公园,多数是夫妻情侣或女女共骑。黄国权笑着回忆“两个麻甩佬”初次骑双人脚车征武吉加里尔时……路人投以各种好奇眼光,但大家最终都友善的竖起大拇指。 



警察询问:脚车哪里买?

他俩还被警察截停,把张德兴吓个半死,原来警察叔叔只是要询问“这脚车哪里买?” 

张德兴的双人脚车体验始于2011年的上海旅行。弟弟带着他与年迈的母亲并不轻松,弟弟便提议骑双人脚车节省体力,当下张德兴的反应是拒绝,视障者怎么骑脚车?经过弟弟解说,他勇敢的坐上去,一试便爱上了。

视障者骑脚车虽然看不见风景,但同样可感受大自然的美妙。

回国后他花了8个月才买到双人脚车,但谁人能一起共骑呢?没有。直到1年后结识黄国权才找到了脚车同伴。

黄国权在前,张德兴在后,张德兴背后挂着卡片以便提醒后方的车辆。

路上遇到VIP,
请为他们加油打气!

骑双人脚车,讲究同心协力,与张德兴或任何视障者共骑,前面的骑士要多加体谅。黄国权指出,前后座必须清楚的沟通,比如前方有路墩、转弯、过马路、减速……任何动作都要说明,后座无法视物、缺乏安全感也感到无助;反之,后座骑士必须全然信任前座骑士。 

此外,前座必须顾及后座骑士的体力,若一味的加速前进,张德兴为了配合他的速度与力道,有可能会脚抽筋。

克服看不见的恐惧

或许一开始,两个大男人骑双人脚车会让人多瞧几眼,但在张德兴和黄国权的积极推广下,有越来越多的VIP(Visually Impaired Persons,视障者自称)被影响而加入,下回在路上遇上双人脚车骑士时请不吝为他们打气加油,因为他们克服了看不见的恐惧! 

2017年时,包括张德兴在内的65名视障者在65名视力正常脚车骑士陪同下完成84公里的霹雳州双人脚车行,创下最多视障者参与双人脚车队的大马记录,活动策划者正是张德兴。

拒绝当轮椅的囚徒,
4年时间与世界重新接轨!

张德兴今年53岁,双眼视物能力几乎为零,他形容双眼能看到白色光束(大小犹如从锁匙孔照射进来的光),但不具意义。 

他也曾见过世间万千色彩,但遭骨痛热症偷袭而在1997年划上句号,这一年他31岁、已婚。中了蚊症的张德兴虽然战胜死神,却失去视力、听力、双脚无力、心脏和肝脏有损伤、容易气喘,他唯有从项目工程师的工作提早退休。 

用了一段时日,他才走出那因失明失聪而陷入混乱、沮丧、挫折、忧郁的日子,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重新站立、走路! 

蚊症之后他双脚无力,靠轮椅代步,在无障碍设施少得可怜的大马,失明又受困于轮椅的他过得很挫折。 

左脚依旧乏力 

“我用了4年重新站起来走路,跌倒过无数次但我不会放弃,为什么咧?因为我坐轮椅去厕所进不到,要去哪里去东西又上不到楼梯,谁要扶我上去?每次叫他们送过来,他们就放一个桌子在外面让我吃,真的很晒;我要上巴士,巴士不要停,德士又不要载我,让我对轮椅忍无可忍。” 

时至今日,他的左脚依旧乏力,但起码他不再是轮椅的囚徒。他可以一步一脚印的走出去重新发现这世界。“我可以行走之后,第一件要做的事是出去走走,困在家里4年,真得很令人发疯,我知道外界一定已经有了新的变化。” 

声控智能手机,
靠摸索熟能生巧!

行动自由只是第一步,张德兴还要与世界重新接轨。除了亲友,他也参与视障者的圈子、经常进出医院并拓大了生活圈子。随着时代进步和智能手机的普及化,他有了一名24小时候命的贴身助理——智能手机。 

问题是,视障者如何应用智能手机?声控。 

张德兴用他的声音来对智能手机下达指令,包括寻找App、开启和关闭App、搜找资料、回答问题、导航、通讯、朗读。例如,他在Whatsapp用语音输入转成为文字(注意,不是发语音哦)发给记者,而记者回覆的文字讯息也被智能手机“读”出来给他听。 

张德兴耳中塞着助听器,助他与身边的人如常交流。此助听器也具备感应、蓝牙功能,可与手机配对连接。

智能手机竟然有这些功能?是的,打开“设置”寻找辅助功能或无障碍(Accessible)便可启用。张德兴指出,包括手机销售员在内,许多视力正常者都不知道智能手机有这个功能。 

虽然他说得很轻松,但当初费了不少力气和耐心。解锁荧幕,这个动作够简单吧?张德兴买第一台平板电脑时,用了超过1星期并且向人请教后才学会解锁荧幕。紧接着又有第二个问题出现,荧幕如何翻页? 

基本上张德兴是以声控、聆听手机说话和手指刷荧幕。他强调,视障者务必购买原厂出品手机,日后有系统更新或软体升级时,才不会影响到功能。

鼓励VIP用智能手机

所有对大家再简单不过的操作对他都是新挑战,但他坚持4年就是为了站起来,科技产品的障碍又何足挂齿?有人指导加上自己摸索就能熟能生巧,他也把自己学会的知识分享给VIP,鼓励VIP拥抱智能手机。 

事实上,他和黄国权也是因为帮忙朋友购买智能手机而认识。两人只通过电话,而黄国权竟然连续两年过年过节发祝福讯息给他,“我说这个家伙很奇怪哦,就问他有没有空出来喝茶,”黄国权欣然赴约。 

“其实我和你(指记者)一样好奇为什么他可以用Whatsapp?”黄国权说,在这之前他就很好奇VIP需要用智能电话吗?更神奇的是他拨电给张德兴时,对方马上叫出他的名字,“他都还提到他可以骑脚车,我就更加好奇了。” 

两个东马人见面之后谈旅行、谈骑脚车,一拍即合,后来沙巴人黄国权便成了砂拉越人张德兴的脚车队长。 

苹果或谷歌的应用程式商店有不少为视障者开发的App,例如视障者导航Lazarillo、日常生活解决方案Eye-D等。
虽然看不见,张德兴能自己将脚车链装回。

走出黑暗活得精彩,
开拓思路享受人生!

自从接受失明的事实并振作起来之后,张德兴便逐步走出黑暗世界,自己把日子变得精彩。 

他坦言,不愿意被身体上不便的限制了自己的梦想,决定跳出框框、开拓思路(Think Out Of Box)。

他自己规划出门搭车,除了跟家人去旅行也自己出门去旅行,2011年时还曾在山友帮助下征服神山(他花了比寻常人更多的时间,毕竟他行动较为迟缓)。 

张德兴和妻子吕小铃参加在布城举办的马拉松。

他也曾策划过VIP本地旅行团招待来自中港的VIP共游大马,也曾到医院当义工照护VIP,曾被保险公司邀演讲分享、骑双人脚车、参加马拉松比赛……他享受人生,失明阻止不了他。 

他鼓励VIP勿自我封闭,融入社会结识更多新朋友,骑双人脚车便是一种方式。 

张德兴曾经每天把双人脚车扛到公寓楼下摆弄,希望吸引有心人成为他的共骑伙伴,结果居民的反应是,脚车很漂亮哦,却没有人加入。

与外界接触不自闭

“他要表达的是,如果呆在家里,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但是因为他有这个跳出思想框架的意念,他看到了外面的世界更精彩,也影响了更多的人,也为自己制造了幸福。在骑双人脚车活动他遇见了现任太太,3年前结婚,”黄国权补充。 

张德兴也呼吁VIP的家人多鼓励并陪伴VIP与外界接触,虽然让VIP呆在家里是保护他们免受伤害,但也妨碍VIP学习自立更生,毕竟当家人无法相伴时,VIP该如何生存? 

张德兴和黄国权结伴参加过多个脚车活动,当中以森州160公里、彭享国家公园和金宝之行更有纪念价值。
失明,但阻止不了VIP参与活动。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