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妈妈说,不要贪污/周若鹏

在马来西亚推反贪运动,不是愚公移山是什么?贪腐已从文化变成不成文的制度了,核心已腐,人民对反贪态度普遍悲观。最近我被拉进一个叫#RasuahBusters的运动,团队中都是有丰富社会经验的前辈,现实状况又岂会不知?

大家却仍愿意投入此事。理由很简单吧:国家的所有弊端十之八九都归咎于贪腐,无论什么发展项目都非能者居之,资源被拦截,人民收到的永远是次货。为了下一代,就算移山也好,总得有人铲起第一把土。但千丝万缕,要怎样开始呢?

正因千丝万缕,前辈们认为应从根本的道德切入,修复腐化价值观。最早教我们分辨是非的是父母,遂以“妈妈讲,不要”为活动主题,推出一系列海报和视频,同时也号召普罗大众加入创作材料,各自宣传反贪理念。如果你怀疑这么做究竟有什么成效,我也明白,因为我何尝没有怀疑?

贪腐还是经济学问题

依我看,贪腐行为不只是道德问题,它还是个经济学问题。

人对利益的反应才是最直接的,所谓道德只是社会形塑的一套价值观,约束的力量源于同侪压力以及自我要求。如果某人做了不见得光的事,只要保密便可躲过压力;至于自我要求,我始终认为人的意志力非常薄弱,要拒绝放在眼前实实在在的钞票,非常困难,而要把道德这种虚无的概念暂时扫进地毯底下则非常容易。

因此除了道德还需要法律,用严厉的惩罚吓阻不当行为,可是,若执法不严,这也没用;若反贪机构受体制所限无法真正独立,也一样没用,因为贪官有权决定谁该查、谁不该查。说到这里,可见反贪需从多方下手,果真是千丝万缕。我们现在讲道德,难怪有一些网民觉得是对牛弹琴,此间对错难道涉贪者不知吗?

但是,“妈妈讲,不要”只是第一步,而且不只是对贪污者说的,而是对所有人民。当全民齐心响亮的喊出心声,确切表达营造清廉社会的诉求,同时以身作则,必会逐渐唤醒社会良心,任何人要贪污行贿都必须面对更大的压力,歪风可望逆转。

成果不会一夜之间可见,我相信许多人对此运动抱有怀疑甚至酸言酸语,其实是在给自己打预防针,免得因有期望而失望,但不管怎样大家都必须支持反贪运动。为什么呢?我不和你谈道德 -- 我讨厌浪费时间摸索潜规则,愤恨无能之辈靠后门得逞,我要求社会容许公平竞争,让优秀的企业和人才提供最好的成效给市场,国家才会进步,我们的生活才会更好,我们的孩子生活才会更好。

道德固然重要,不过我反贪,是因为这符合你我的长远利益。

反应

 

东盟+

两年2国家主席辞职 越南反贪运动任重道远

(河内5日讯)近年越南的“熔炉”反贪运动导致两国家主席辞职,领导层频繁变动已为越南政治蒙上阴影,反贪运动对越南经济和外资的影响呈现负面居多。

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2013年发起名为“熔炉”的反贪运动。这把反贪腐之火近年越烧越旺,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两位国家主席的辞职,即去年1月请辞的阮春福与仅接任一年两个月后请辞的武文赏。

美国丹尼尔·井上亚太安全研究中心教授武文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腐败本质上是帮助越共政权运作的“燃料”,然而反贪运动的出发点是保护共产党政权,因此不会就腐败问题在法律和政治制度层面有所突破。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越南研究项目客座研究员阮克江则认为,随着越来越多官员被捕或落马,民众开始怀疑反贪运动的作用,进而可能让人们对体制本身的可持续性产生怀疑。

尽管反贪运动使得行政上的繁文缛节减少,企业很多时候无须再支付贿赂官员的费用,改善营商环境,但武文指出,领导层频繁变动为越南政治蒙上阴影,极大影响国家经济和外国投资者的信心,许多投资者可能会转向观望模式。

另外,反贪运动也让一些官员在批准投资时,因担心卷入调查而束手束脚,导致行政流程放缓和公共投资项目无法落地。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