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独家】无硝烟战事·我们伤不起 让华社远离尴尬癌

【风云变幻的大马华人尴尬癌·下篇】

独家报道:黎添华

过去几年,一场场不见血的“杀戮”不断上演。

无论是“中港事件”、“两岸课题”、“中美贸易战”,抑或东京奥运上演的叫嚣,再到如今俄乌战事,大马网民都能随时切换角色,全情投入地成为当事人,反应之激烈,令人侧目。

玩味的是,哪怕没有武器,我们都能人格谋杀;就算不曾碰头,也可以将对方千刀万剐、甚至株连九族。只是,大家不晓得,在这一场场不见血的战事背后, 另一场看得见的祸苗正酝酿,而且战场就在大马。学者们就担心,若处理不当,长期发展下去,为大红花染色的,将是我们的偏执与无知……

后果1:族群内部的分裂

马来西亚理科大学人文学院历史部高级讲师陈是呈博士认为,部分大马华人或因历史缘故、身分背景、软势力影响,或利益导向,又或对自我国族身分认同不足等原因,而在一些课题上表现得十分亲中,而另一派也因为资讯接触面的关系,而展现出亲美仇中;无论是支持哪一派,令人担心的是华社在不断地分裂。这也是为何,发生上述课题时,不少的拉黑断交频频发生,一些时评人则被标签、遭咒骂。

面对华社的两极,陈是呈认为,其实无论任何课题,民众都应该实事求是,尽可能让理智与客观取代情感上的牵绊。

“我知道很困难,尤其目前大家都是接受碎片化资讯,而且只要资讯包装精致,设计上让人容易动情,那么民众就会认同,然后全盘接受。”

他建议民众尝试通过各方面的阅读与角度涉猎,来协助自己理性分析。

后果2:族群之间的矛盾

陈是呈点出了华社的分裂,但令马来西亚华社研究中心研究员阮湧俰博士担心的,是华社与其他族群间的关系。

他指出,华社大多数都有“中华情意结”,而这也是正常的事,但如果出现类似 “挺中”或“反中”的情绪,或经常在公开场合或社交媒体做出立场表态,实际上对华社,乃至我国的发展是无益的。这是因为若华社常带有“挺中”或“反中”的言论,很容易被其他族群误解,为何身为马来西亚人却不关心自己国家的事情,反而对其他国家有着过度关心的举动。若牵涉到国家利益的课题,以上的举动甚至会引来猜疑,让华社形象负面。

挑拨种族情绪

“以南海课题为例,我国的立场必定是捍卫主权。如果有人因‘中华情意结’而发表立场相反的言论,一旦有政治人物借题发挥,并借此挑拨种族情绪来捞取选票的话,那国家发展肯定在种族不和谐的影响下,出现不必要的冲击。同时,华社也有可能被冠上对国家‘不忠’的罪名。”

他认为,每个人都有选择支持任何国家的自由,就如运动比赛,想支持哪个国家的健儿都没问题,但如果面对国与国之间的问题时,就必须理性地以国民角度来看待,而不是随便让情意结来牵动自身立场。

要走出这个尴尬局面,他主张大马华人建立起一个强大的认同与归属感,而这得从我国整体政治与政策去改变,唯有拉近各族间在身分及地位上的差异,让各族都以“马来西亚人”自居,那或许能更好的强化大家的认同及归属感。

“若能做到这点,无论什么事情,大家都不会再区分是哪个种族的事情,因为皆是大马人的事。”

后果3:同温层加剧偏执

阮湧俰和陈是呈的顾虑不是没有根据的。目前社媒上就出现至少10个大马反对立场的专页(见表),当中有些以中文为主,有些则以国文撰写。

这当中一些专页甚至是由华裔群体译写国文,部分则是马来人自发性地发起有关运动。换言之,不仅华社开始出现分裂,马来人也开始针对目前华社的“反应”做了一些表态。长期而言,这些情绪都可能为种族冲突埋下伏笔。

《南洋商报》从浏览社媒知悉,一些专页的内容质疑大马华社倾向中国,更胜于大马;有些专页更为极端,抗议声中,甚至会施压要求国家电影发展局禁止《长津湖》在大马上映。

另一方面,本报也发现一些宣扬仇美的专页相继推出,其中里头的短视频制作精良,画面丰富,因此经常被本地华团领袖通过手机应用程式或面簿分享出来。不仅如此,一些网军也经常涌入意见相左的贴文中掀起骂战,若一个个查阅,大部分几乎都是假账号。

狭隘社媒井底蛙

本地著名社会学者兼理科大学远程教育学院副院长蔡熯锟博士坦言,由于这些资讯是有心人士刻意制作生产以试图带风向,因此民众若无法或没有能力很好的解读,就很容易被操弄而不自觉,同时更会因为社媒的系统演算,而无法接触到不同视角的另一方资讯,最终只会令自己思想僵化,视角狭隘偏颇,沦为“社媒井底蛙”。

“我们不该以二元对立的方式去解读讯息,或做出立场判断,因为这是非常肤浅的,毕竟不同课题有不同的背景,不同人也有个别的面向。”

他认为,与其热衷地“亲中”、“亲美”,倒不如利用这些力气与时间去改变大马的体制与社会结构,毕竟把身分的认同投射在其他国家,并不会带来实际意义与作用。更实际的行动是,大家都应扮演好公民角色,让友族认识我们,同时也积极认识友族,时时警惕自己不要如此单纯表面地标签他人。

“有时太快下定论,只会反映出你的资质。毕竟一看到社媒内容就马上表态或分享,只反映这个人思考不足。”

勿乱起哄选边站

“当然有人在操控,在带风向,只有傻子笨蛋才一窝蜂起哄。”

和蔡熯锟同感,马来西亚华社研究中心研究员兼著名评论员郑名烈博士也认为,网络讯息不乏有人在带风向,尤其一些人更可能基于利益关系而特别倾向某一方,因此国人在辨别上不能非黑即白。

他以俄乌战事为例,当美国一直强调支持乌克兰时,民众似乎忽略了美方由始至终没有派出一兵一卒。

“美国是否就只是卖武器?是否在操作一场美元得利的游戏?若是有人解剖出来,我们是否又愿意细心思考?”

先理解后客观分析

他说,国际关系是十分复杂的,民众必须汲取两边的资讯,并在理解背后原因才做出客观理性的分析,而不是人云亦云,甚至犯上“人家在吃米粉,你在喊烫”的情况。

他以自身经历表示,“六四天安门”事件期间他在台湾,如今反思才发现,原来一切并没有那么单纯,而事件的复杂性远远超过自己当时的理解力,因此在不了解事情下就妄下定论是不可取的。

“我们要多读点书。不要看到一点就认为是事件的全部。我们不能像小孩那样,迫不及待地选边站、选立场。学人起哄是糟糕的。”

他认为,国人可以在文化认同上倾向任何一个国家,但要明确自己的国家身分认同,更不应该去涉及他国的政治纠纷。

凡事须国家优先

对马来西亚华社研究中心主任詹缘端而言,目前发生的情况尚未严重到以“分裂”来形容,充其量只是不同看法上的自由表态。

再说,社会本来就是多元的,因此不能以二分法概括,否则就不客观。

他认为,大家应该关注的,是我们的不同意见会否让我们对国家认同造成问题,甚至会否伤害到国家政治利益。

“若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发生南海纠纷,我们的言论与立场就不能擦枪走火。一旦涉及到国家利益的对立与紧张时,我们的态度就可能变得很尖锐,因为这会反映出大马华人对国家认同的忠诚度。

“这是我比较担心的,毕竟这不是运动会上那种纯粹的你支持谁或谁那么简单。”

他强调,基于生活在大马,国籍上也是大马人,因此任何涉及到国家利益的课题,必须得以国家优先,反之很多课题若不涉及我国时,大可自由表态,但也不一定需要有立场。

结语:更笃定自我认同

发生在大红花国度上的尴尬,是铁一般的存在,尽管目前未上升成紧张局面,且仅发生在部分群体中,但个中影响是不容轻视的。尤其当非华文媒体与有心人士的操作下,这样的窘境已经不是单纯的一场“牧羊犬与中华胶之间的战争”那么简单,一旦处理不当,长期下来势必对华社,乃至整个国家带来不必要的伤害。

如果我们都愿意检视内心深处最不想正视的问题,那我们不仅能化解这些矛盾,同时还能避免酝酿在即的冲突,更重要的是,唯有加强自我国家身分的确认,我们才能在这片土地上活得更笃定,更坦然。

且让我们都检视身上的这个“尴尬癌”吧!在这个瘤尚未沾血之前。

相关新闻:

【独家】寻找群体优越感 华社渴望认同

【独家】立场迥异口诛笔伐 华人互撕全因意难平

反应
东海岸

黄保俊:与伊党和谐共处 外州人应向丹华社学习

(哥打峇鲁3日讯)吉兰丹中华大会堂会长拿督黄保俊吁请外州华社向吉兰丹州华社学习,与伊党州政府和谐共处。

他说,在伊党执政丹州的这32年来,丹州华社及华团一样过得很好,这皆因他们懂得如何与丹州政府接触,万事以和为贵,凡事好商量。

他昨晚在吉兰丹符氏宗亲会举办庆祝成立第16周年纪念、会员子女学成荣归暨筹募购地建会所基金联欢晚宴上,致词时这么说。

他指出,其他州政府也应效仿吉兰丹州,委任更多华裔官员成为州政府与华社的桥梁,如吉兰丹州有州务大臣特助刘清泉及吉兰丹民族团结委员会主席林光生等人。

他也希望首相拿督斯里安华能够兑现承诺,不分你我,团结一致,以行动来证明我国正迈入全新的马来西亚时代。

他说,马来西亚不能没有马来人,同样也不能没有华人,因为国内经济皆由华人带动。

符兹菡吁华团勿排斥

应响应任何政党邀请

吉兰丹符氏宗亲会会长符兹菡博士认为,华团虽超越政治,但也不能排斥政治,任何政党的邀请,华团都应响应。

他说,在吉兰丹州,无论是华团或任何族群都非常团结,这就是丹州的特色。

他说,这3年来,因受到冠病疫情影响,商家与华团的经济皆深受影响。

他感谢吉兰丹中华大会堂在疫情期间主办及与华团联办不少活动,协助辛苦的家庭,更要感谢吉兰丹回教及马来习俗理事会给予非回教徒社会的援助。

在场者包括马来西亚符氏总会秘书符永鸿、族长符兹新、副会长符世平、秘书长符杰雄、财政符兹海、福利主任符史衡、青年团团长符庭诰、妇女组主任符碧瑶等人。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