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独家】寻找群体优越感 华社渴望认同

【风云变幻的大马华人尴尬癌·中篇】
独家报道:黎添华

当有人问你是什么人时,不难回答吧!但对著名波兰社会心理学者亨利泰菲尔来说,这几乎要了他的命。

这名享誉全球的学者曾在二战时被德军问及是不是犹太人,承认的下场是送到集中营,否认却又过不了自己那关。所幸,他在承认犹太身分后,只送往劳改营。

因为这段经历,逃过一劫的他与学生共同提出了“社会认同理论”。只是,1982年逝世后的他没想到,40年后的今天,马来西亚华裔也需要这套理论来梳理自身的尴尬。

来自群体中的尴尬

倾向最多相同特质群体

若从南洋研究、新马华人发展进程,以及政治历史背景的角度审视,不难理解为何部分大马华裔会在涉及中国的课题上,如中港事件、中台课题,又或中美贸易战,甚至俄乌战事,都表现得十分敏感,甚至激动得犹如自己就是当地子民。但更深一层的原因是,我们都在试图与自己拥有最多相同特质的群体中寻求认同。

本地著名社会学者兼理科大学远程教育学院副院长蔡熯锟博士表示,“社会认同理论”阐述的就是我们对自我的认同感,其实建立在我们属于哪一个群体上。换言之,我们的认知、自尊、乃至身分认同,其实都与我们属于哪个群体有关。

过程中,我们的自我身分认同,与自我价值及尊严有关系,一旦我们认定自己属于那个群体,就会尝试提高自我优越感。反观,若我们的群体处于较低的社会地位,我们也会尝试提升群体的优越感,以确认自我身分,同时也提高自我价值。明乎此,因为华人在大马社会分层中缺乏社会的优越地位,因此往往会将认同感投射在与自己拥有更多普遍特征的中国。

“我们不会将身分认同投射在白人身上,因为他们与我们没有太多共同特征,这也解释了为何南马华人曾一度将自己的身分认同感投射在新加坡。”

社会认同理论3个重要过程

1)社会类化 (Social Categorization)

- 寻找每个人的普遍特征,如华人就黑发、黄皮肤、黑眼珠

2)社会认同(Social Identification)

- 依据普遍的外在特质来分类,如:将拥有黑发黄皮肤者归类为华裔3)社会比较(Social Comparison)

-依据认知做判断和比较

投射比自己更好群体

基于群体优越感的缘故,我们往往会把身分认同投射在一个比自己更好的群体上,让自我感觉良好的拥有优越感。这也是为何大马巫裔不会将自己投射在印尼,而二三十年前,我们的投射对象往往是港台,而不是中国。

“某种程度而言,这也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因为我们无法在这个身分中建立自尊。”

不过,蔡熯锟坦言,这样的理论始终建立在一种刻板印象的基础上,也会造成不必要的偏见。尤其人类具有多面向,而一个人也会拥有很多身分,因此他不主张以普遍特征,如肤色、地区、血缘等来构建与鉴别身分,更不建议让非理性的情感来确认自我的身分。

“虽然那种认同感是很真实的,但不一定是客观理性的判断。两个在槟城生活的华裔男子都有许多不同之处,所以中国汉人与大马华人真的一样吗?”

来自球场与战场的尴尬

林丹对战拉昔支持谁?

若英国和中国在同一场球赛中对垒,大马巫裔几乎可以在没有精神束缚及情感压力下支持任何一方,但作为大马华裔的我们,却可能产生希望中国夺标的期待。

蔡熯锟以“社会认同理论”解读,这是因为英国中国对大马巫裔完全没有任何相同的普遍特征。

“但若换了是中国林丹与大马拿督李宗伟对打呢?我们下意识会希望李宗伟胜,因为李宗伟和我们拥有更多的相同特征。”

有趣的是,蔡熯锟反问:若林丹与拉昔对打呢?大马华裔支持谁,或是另一道尴尬的问题。

这种希望谁胜的“期望”,其实就是建立在谁与自己拥有最多相同特征上,谁的特征更多,我们就会越有好感。

“你还是可以支持林丹,只是在场的中国人可能会觉得奇怪,而你可能会在内心中自我解释一番,而不是一种很纯粹的反应。”

南海课题鸦雀无声

这样的尴尬也发生南海主权课题上。

不少亲中的大马华裔或组织,在中国多次被指闯入我国海域时的鸦雀无声,失去平日对特定国际课题发声的凛然大义,就是一个例子。

来自国家的尴尬

寄托强国没提升地位

《血统的原罪: 被遗忘的白色恐怖东南亚受害者》一书曾精辟地批判一种刻板想法: “你留着中国人的血,所以你是中国人”。无疑,当许多东南亚华裔不再以华侨自居的今天,血统的说法显然是种不必要的束缚。

该书作者杜晋轩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点出,小部分大马华裔因为欠缺对国家的认同,以致很多时候会寄托强国来寻求心里慰藉,甚至认为只要中国强大,大马华人的地位就会获得提升,但这个说法是毫无根据的。

“中国在2008年奥运后就向世界展现它的崛起,但14年过去了,大马华人的地位真的有提升吗?”

他也点出,中国驻马前任大使黄惠康博士之前在茨厂街为华人“站台”的举动,虽然引起华社普遍的好感,但这究竟是中国政府的立场?抑或外交部的决定?还是出自于其个人的行为,这有待检视。

“我个人认为这是黄惠康个人的决定,毕竟过后的几任大使不见得有类似的立场表态,而且中国的外交原则之一就是不干涉内政。”

大马国际威望不足

尤为一提的是,他认为,导致我国华人在国际课题上无法从“大马”的角度出发,主要因为我国政府并没有太强调自己在国际上的地位所致。

首先,大马在国际政治上地位并不特出,对国际事务上也没有太强调自己的位置与角色,这让国人会在摸不清国家立场,且经常接触其他国家的资讯下做出自己的判断。反观新加坡虽然是个小国,但在世界议题上却积极发声,因而在国际上具有一定的声量。

再来,我国政治人物与民众的互动仅局限在国内政治,政府没有特别向国人强调国家的国防及外交等立场,这导致国人在看待国际课题上,往往会在不了解国家立场下,凭着自己接触的国外资讯做出选择。

不仅如此,在社媒培养同温层的情况下,民众很难做出相对客观的判断,更令人担忧的是,社媒的内容不乏有心人士的刻意操作,试图借此误导或带风向。这对媒体释读与辨别资讯能力相对较弱的国人来说,很容易被人左右。

杜晋轩认为,要走出这个死胡同的根本做法,国人必须加深对国家的政治认同,如此才会加强作为大马人的自我身分认同。

“当我们认同自己的国家,那么看待许多事情都会以国家的角度出发,而不是以外国的视角切入。”

他也强调,生活在这个国家,国人与国家就是命运共同体,因此任何涉及到国家利益的课题上,大马的利益理应要比其他国家来得更重要。

最完整保留中华文化及教育

很多人好奇,东南亚各国的华裔中,似乎只有大马华人较出现“尴尬癌”的情况,对此马来西亚华社研究中心研究员阮湧俰博士认为,回顾东南亚华人社会的历史,可以发现大马华社在保留中华文化与教育方面,是优于其他东南亚国家或地区,甚至被公认除了中港台以外,中华文化和教育保留得最完整的国家。

许多东南亚国家或地区自1950年代至1980年间,先后遭到不同程度的限制与破坏,促使中华文化和华文教育的发展受到一定的打击。因此,当中国崛起时候,东南亚华社更关注的是重建当地华人文化与教育。

中国崛起加深情意结

至于大马却恰恰相反,虽然我国华教发展也曾受到政府的政策影响,但在华社的坚持中顺利保存下来。

因此,当中国崛起时,大马华社不是重建中华文化与教育,而是在原有的文化与教育基础上,与中国再次建立更密切的交流联系。

“在此情况下,大马华人有更多机会关注与中国有关的事务,甚至让‘中华情意结’牵动自身的立场。”

杜晋轩也认为,对比新加坡、泰国、印尼等的同化现象及文化融合,我国的华教及中华文化保留得相对较好,然而也正因如此,印尼等国家的国族认同纠葛,相对就比我国来得少。

不过,他不认为这是造成我国“尴尬癌”的原因之一,因为也有不少受英文教育者,基于反对帝国主义脉络而不认同英美的做法,一些受中文教育,甚至在中国留学的人,也不一定就亲中或全然仇美。

显然的,大马华社的“尴尬癌”是一个复杂的习题,长期下去更会带来严重的隐忧,但这不意味着我们就没有解决的办法,前提是,我们是否愿意正视这个问题。

反应
东海岸

黄保俊:与伊党和谐共处 外州人应向丹华社学习

(哥打峇鲁3日讯)吉兰丹中华大会堂会长拿督黄保俊吁请外州华社向吉兰丹州华社学习,与伊党州政府和谐共处。

他说,在伊党执政丹州的这32年来,丹州华社及华团一样过得很好,这皆因他们懂得如何与丹州政府接触,万事以和为贵,凡事好商量。

他昨晚在吉兰丹符氏宗亲会举办庆祝成立第16周年纪念、会员子女学成荣归暨筹募购地建会所基金联欢晚宴上,致词时这么说。

他指出,其他州政府也应效仿吉兰丹州,委任更多华裔官员成为州政府与华社的桥梁,如吉兰丹州有州务大臣特助刘清泉及吉兰丹民族团结委员会主席林光生等人。

他也希望首相拿督斯里安华能够兑现承诺,不分你我,团结一致,以行动来证明我国正迈入全新的马来西亚时代。

他说,马来西亚不能没有马来人,同样也不能没有华人,因为国内经济皆由华人带动。

符兹菡吁华团勿排斥

应响应任何政党邀请

吉兰丹符氏宗亲会会长符兹菡博士认为,华团虽超越政治,但也不能排斥政治,任何政党的邀请,华团都应响应。

他说,在吉兰丹州,无论是华团或任何族群都非常团结,这就是丹州的特色。

他说,这3年来,因受到冠病疫情影响,商家与华团的经济皆深受影响。

他感谢吉兰丹中华大会堂在疫情期间主办及与华团联办不少活动,协助辛苦的家庭,更要感谢吉兰丹回教及马来习俗理事会给予非回教徒社会的援助。

在场者包括马来西亚符氏总会秘书符永鸿、族长符兹新、副会长符世平、秘书长符杰雄、财政符兹海、福利主任符史衡、青年团团长符庭诰、妇女组主任符碧瑶等人。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