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余

马华短篇小说翻译 提升本地文学水平/林玉蓉

【榕树林下】文|林玉蓉 

第二届“陈育青翻译奖”马华短篇小说翻译比赛的成绩已经揭晓。译创会主办这项活动,旨在让我国民众参与把马华文学作品翻译成马来文,培育本地的马华、马来文学专才,同时希望参赛者透过比赛作品,能够对马华作家及作品有更深的理解。

译创会也考虑出版文集,作为纪念和提醒文学和翻译在马来西亚的重要性。该项比赛以“陈育青奖”命名,是纪念译创会已故前会长陈育青在翻译界做出的贡献。

陈育青曾任宽柔(南方大学学院的前身)马来文专科班老师,执教期间曾带领马来学系师生积极参与马来文学界及国家语文出版局等主办的各项活动,努力促进马华文化交流工作。

翻译须有明确目标

他曾经说,马来学系的学生都是造桥的人,他们要来造一座文化之桥。他对翻译的观点是,翻译必须有明确目标,选译的马华文本必须兼顾内容与技巧、文学与社会意义,而且翻译文水平必须达标,才能给马来作家和读者留下好印象。

理大人文学院翻译研究中心副教授吴尚雄博士在比赛结果后发表总评时说,在收到的48篇参赛作品,翻译水平一般上令人满意,大多数没有曲解原文的内容意思。

不过,有一些参赛者使用的翻译字眼还是不够准确,也有把一些成语或词组翻译错误。他们显然是对华人文化的了解不够深入 ,同时也是华人和马来人的文化差距使然。

他举例:“阿婶你确定要到福建?”参赛者翻译为 “Ah Sim, kamu pastikah nak pergi Fujian?”、“我昨晚梦见你阿叔, 翻译为“Semalam saya bermimpi tentang Ah Shu kamu……”

这里称呼的“ 阿婶”和“ 阿叔”, 参赛者应该把亲属的关系,用马来文翻译出来,即Pak Cik 和Mak Cik,以免混淆读者,使他们误以为是人名。

以上只是翻译例句的小部分,但反映出了翻译工作之不容易。要搞好翻译,译者必须具备2种以上的语文,了解有关的语文的结构和内容、词汇的含义、语法规则等。当然也要对相关语言的民族习俗,地方文化有所认识。

反应

 

灼见

补选结束,马华完了?/杨善勇

新古毛补选前,做客前巫青团长凯利与前巫统宣传主任沙里尔韩丹主持的播客节目“出去一下”,马华公会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言之凿凿,公告天下“马华要从零做起”,甚至不惜转型一个独立政党云云。

踌躇满志,当然没有问题。但是,这些年经历四连败,半岛各州,马华处处皆零,举目无亲。马华要从零做起,毕竟要从哪州的零开始?一旦马华开始独自单飞,处境越是艰难,思之自明;魏总届时如何从零做起?

纵然马华可以从零做起,那么名列第一单打还是魏家祥吗?要是这般,交由这位领导马华输到数一数二的总会长,继续统领马华的百万同志,老字号就会因此焕然一新吗?

这道问题,魏总想必也没有答案。既然这样,刻意高调自诩“马华要从零做起”,恐怕只是应景节目对谈刚好想到随口一提,既不是深思熟虑的结果,也不是本党高层领导集思广益的议案。

怎么说,当年工大毕业,魏家祥立马入党,马华正处辉煌盛世,兵强马壮;党外的华团阿谀奉承,攀比的华商呵脬捧卵,大家都得揣摩马华的脸色小心做人。他紧紧跟着龙莆天律师,凭靠着党的罗盘亦步亦趋。他何曾体验从零做起的苦涩? 时至今日,则是另一番景观。不但国州选民结构,已经大相逕庭;民心转圜,厚爱马华的深情,再不似当年。过去已成回忆,马华迷失在痛苦里。往前走,往后撤,哪里才是前路?

壮志不是写在嘴巴

补选的成绩打开,显示马华基本盘荡然无存,确实完了;党往哪里去,才能找到自己?UMDAP联婚后,多年的青梅竹马的马华,必然被撤婚了。时光一逝永不回,两小无猜日夜相随的往事只能回味:他就要变心像时光难倒回,你只有在梦里相依偎。

春风又吹红了花蕊,魏总已经也添了新岁。马华怎么可能从零做起?壮志不是写在嘴巴,而是凭靠扎实的兵力。可是,放眼一看,未来总会长的水平,也不过如此;给他一条没有交通阻塞的紧急通道,心未到布城,身已在富贵山庄。

然后,眼下听到魏家祥仍然大谈“马华要从零做起”,毋庸置喙,党外政敌,党内战友,想必充分理解,此时此刻的他,其实没有意思“出去一下”,遑论准备顺势交棒了。但是,毕竟马华已经可有可无;魏总其实不想走,有意思吗?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