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艺坊】任务(小说)

是太冷吧,他不自觉开始搓起手掌来,手速有点快。

今天茶馆人不多,或许是刚下过雨的缘故。平时熙来攘往的大马路,反常在这周末午后显得冷清,接连长假关系吗?



“叮咚!”

有人走进来了,他头没转完,就拉下了本来极其紧绷的脸。

长相一般,一位穿长裙的女生。

不过,等待的那位,又从何说得上认识?

可能试图缓和店里弥漫的郁闷,店员在播完了无生气叮叮咚咚的音乐盒伴奏碟后,换了张流行摇滚。这茶客涔涔的汗珠,亦随着首轨的鼓点急促沁出。



他呷了一口微凉的茶,然后试图不动声色从身旁的侧背包拿出游戏机。反正尚早,玩点游戏放松一下也好。谁晓得店员此刻只顾呆望窗外街景,根本没在意手忙脚乱翻背包的茶客。

游戏进度到了中途,扮演勇士的他正前往采集龙鳞。说之后可以拿它换个什么神器,以协助困斗的公主。

在城堡里孤立无援的公主。

等待勇士合力打败魔王的公主。

然而现实的她,在哪?

那位在交友软体上说爱唱歌,语音聊天室声音很悦耳的人此刻在哪?

任务日志记载写说,只要找到巨龙出没之地,静待几个小时即可箭射再取落鳞。

游戏内时间可加速调整,但任务地点着实不好找。

可今日约好所在为对方提出,理应不该有岔子。

手抖必是空调关系

手又冷得发麻了,他忍不住搓了几下。刚才几箭都落空,会手抖一定是空调的关系。就在巨龙第三次飞过画面时,勇士终于抓到诀窍箭至鳞落。

“叮”

任务栏更新了条目,采集龙鳞的部分宣告完结。

那些无数个牺牲睡眠的夜晚,听对方细数前度不是的时光仿如昨日。有几次,耳闻那家伙糟糕行径都让他禁不住摩拳擦掌。可现实毕竟非同游戏。脱下了虚拟的勇士身分后,仅剩手无缚鸡之力的宅男。

老人说日久见人心,长久地陪伴总有点收获。才在前天,对方开始对这总洗耳恭听的陌生人产生兴趣。

“过两天见个面吧,正好连假第一天。”

那任务达成的音效,持续在脑海里叮叮叮响了一晚。

眼前的茶早就摊凉,他举起茶壶要店员帮忙加泡热水。

手机上显示的时间还早。

“叮”

当店员顺便换一片音乐光碟时,手机甫放下就响了一下。

熟悉的任务达成音效。

专属对方的短讯铃声。

“抱歉,他昨晚在我家门口跪了一夜,我不忍心拒绝……”

哀怨的歌声,随着一壶热茶送到了失神茶客面前。

反应
商余

【南洋文艺】愿望

小说:杰夫

“主教还在休息吗?”

刚上任没多少年的护教,逮到主教贴身仆人路过身边,就立即问道。

今天是叛教人士的处决日,本该由主教亲自主持大局。可就在如此重大的日子,大人他仍似乎未曾自前几天请示大神后连带的后遗症恢复过来。

请求神启本来就极其耗损体能,但这次的后劲似乎长得有点反常。当然啊,看这次抓了那么多人就知道。神谕传达下来的时候,负责转达的神职人员无不私下窸窸窣窣相互讨论。

“想求什么?”

一贯的直率。

主教按照礼仪跪下,连头也不敢抬分寸。他额头上斗大的汗滴,似在呼应祂吐出的每个字泉涌而出。尽管从头到脚都穿上了层层迭迭的制服,但每次的觐见却都感受到凉风飕飕。明明都知道自己心思所想,又何必如此尖锐相问?

厚重的黑眼圈,布满血丝的眼白,搭配苍白的倦容,光滑地板上映出的倒影是谁?此刻五体投地的主教,早褪去了一身呼风唤雨的傲气。刚才若不是仆人搀扶,那段进入神殿前要攀爬的阶梯,恐怕没到一半就昏死了过去。

空荡的神殿里,神案上摆了一个香炉状的容器。放置在里头的,是7位护教各自从辖区带来的药草。为了维持仪式的圣洁,这些人呈交药草不单得保密,连时间都要错开。是以每一次的请示,都要花上快一星期才能把这些前置仪式完成。

他依照惯例点燃了神炉里7位护教分别准备好的药草,再后退两部,接着跪拜在地静待。

叛教自立国未曾间断

叛教的活动自立国以来就未曾间断过,但立国以来却未曾记载过如此规模。辅佐治国的诸臣,在每次的朝会也都如坐针毡。大规模的取缔做过了,社区福利奖金也增额了,但都无能平息这些刁民越燃越烈的怒火。

才在前几天,有几个小区就有人回报社区教堂遭人纵火。不巧都发生在主教领旨,把自己反锁在资料室执行密令时发生。如果只是单一时间就算了,但不止一起就有点蹊跷。

祂都看在眼里,但从不明示。

每一次的觐见,都只是那个该死的问题。回想以往担任护教,在隔开的小房间监听时,都很好奇神对前主教说什么。可今日穿上主教的服饰,由自己亲耳听见神谕,却无想象中温暖。祂从不质疑,也从不多过问,要求提出后,仅提供对应的解答。

要求是否合理,祂从不评论。各自在偏房监听的亦不过问,神谕一下负责回到辖区执行就好。礼成仆人自会进来伺候晕眩倒地的主教大人,对过程更无意见。

“我想要所有人爱戴我们。”

难以启齿的话,总算从齿缝中说了出来,轻轻地。厚重的礼服早已湿透,他脸上的涨红更是如同熟透的番茄。此刻的主教早就卸下了身分,道出了心底最想要的愿望。再也没有阳奉阴违的人,该多好。

处决他们吧,那些假面的大臣,尤其是那些曾经支持那个人的那些。

呼声最大的护教有两位

当年教主驾崩,呼声最大的护教有两位。另一位,则是某些朝中大臣视为眼中钉的革新派。虽然护教没有决策权,但在各自领地都是执行政府政策的领导人。开明开朗的形象,尽管刚接任但很快得到民众欢心。

但依循前辈保守路线的他,虽然同期接任护教却没获类似的拥戴。

处决他吧,祂说。

那是担任主教后第一次的请示,同样也是无数个失眠夜。他还记得,环绕在神殿各自独立的小房间传来的惊呼声。

除了那一个方位。

一片死寂。

跟那一次相比,他这次昏睡时间足足比往常多了一倍。贴身此后的仆人,早就私下不断讨论。虽然说主教这阵子精神不济,但昏睡这么多天实属反常。有好几个甚至还说,曾经在照料途中发现主教脸上时而带笑,时而绷紧状若痛苦。

有个年轻护教说是担心主教身子,特地展延了归途的日期。今天是大处决日,眼看主教无法出席,他特地到了教主官邸拜访。听到意料之内对方仍然昏睡的消息,不禁暗喜但装出一脸怜悯试图开解看来很丧气的仆人。

费时打听各护教呈交什么药草的努力果然没白费。

下次我们偷加的就不止一倍了。

〈南洋文艺〉欢迎喜爱文学创作者来稿(小说、诗歌、散文)(不设稿酬)     另也欢迎提供任何有关文学活动、讲座等讯息   电邮:[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