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

姚金龙:高端技术人才不足 “外资都去了狮城”

报道:廖梅芳

(吉隆坡29日讯)经济学家强调,政府要摆脱“旧式经济”及 “中等收入陷阱”,务必建立高端技术人才库及吸引国际商业巨头进驻。

他们说,如果国内高端技术人才不足,高端外资都不会久留。

双威大学经济学教授姚金龙博士说,政府的确成功引进外资,不过却无法迎合外资对高端技术人才的需求,因此一而再的“走宝”。

他一针见血的说:“外资都去了新加坡。”

姚金龙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说,我国必须扩大高端技术人才库,从而吸引更大规模的外资。

“私人界则需提高生产力,增加研究和开发、革新来生产高端产品和服务,达到高增值目标。政府可通过客制化的奖掖来协助私人界完成这方面的努力。

“现有的专业技术人才,往往因为国内没有‘立足’之处,选择到国外发展,所以导致人才外流。

“如果我们能够吸引商业巨头如谷歌和微软来这里,就可以协助留住人才。私人企业走向高端发展,就能够吸引外资。”

政府应“少插手”商业

他促请政府和从政者“少插手”商业,相反的应通过开放和公平竞争平台,以及利商政策来推动投资。

他强调,扩大经济蛋糕比分配蛋糕更为务实。

姚金龙说,由于我国继续停留在旧式的经济模式,如种植和产业领域,不在技术前端,所以投资减少。

他指提升国内直接投资,未必就要开启新项目及必须是大型项目,也可以强化原有项目,走向高价的高端产品和服务。

他们说,外来直接投资(FDI)和国内直接投资(DDI)是相辅相成的,政府和私人界各有其应扮演的角色,协助国家摆脱中等收入困境,通过高端技术生产高端产品和服务来吸引外资当儿,也可留住国内的专业技术人才。

国内直接投资10年递减

大马诺丁汉大学经济系主任张永隆博士说,国内直接投资自亚洲金融风暴以来开始走低,1997年的私人投资对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32%,不过从2012年到2021年,仅是15%至17%。

他说,今年第一季的私人投资增长0.4%,2021年是在第二季取得17.3%强势增长后,第三季及第四季则分别出现(-4.9%)和(-2.8%)。

他向《南洋商报》说,外来直接投资主要是能够引进新技术和新管理方式,在国内生产总值所占的比重不大,所以私人投资减少会对国内经济构成负面影响。

他指私人投资慢下来可能跟国家困在中等收入局面有关。

缺乏产业升级政策

“缺乏产业升级的政策,停留在中等收入水平,现在还面对外劳不足问题。

“虽然大家都说不要过于依赖外劳,可是在企业迈向技术化和自动化之际,当局得先引进外劳。”

张永隆认为,隆新高铁重启有助带动外力直接投资和国内直接投资,不过目前不便评估其效益。

他说,这项发展项目肯定能够带动沿路的建筑发展,以及高铁拉近马新的链接,也会吸引外国厂商到来投资。

反应

 

财经新闻

姚金龙:占大部分不可持续负担 针对性补贴应扩至RON95

(吉隆坡12日讯)马来西亚经济协会副会长姚金龙博士认为,随着政府从一揽子补贴转变为针对性补贴政策,它应扩大至RON95汽油。

他说,这主要是因为汽油占不可持续补贴负担的大部分。

“预计政府将建立一个类似机制,减轻合理化燃油补贴对弱势群体和低收入群体的通胀影响。”

加强财务稳健性

此外,一旦政府今年全面实施针对性燃油补贴政策,将大大加强政府的财务稳健性和经济效率。

姚金龙也是双威大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他接受马新社访问时指出,政府选择在通货膨胀率保持低水平,即连续多个月稳定在1.8%的时刻实施针对性柴油补贴政策,时机上是正确的。

尽管如此,他认为,由于继续向目标群体提供补贴,预计通胀率即使攀升,将是一次性的增长,而且微不足道。他预计今年通胀率落在官方预测的2至3.5%区间。

居外IQI(Juwai IQI)全球首席经济学家桑沙益说,本周一开始实施的针对性柴油补贴措施将加强国家的财政状况。

他指出,如今越来越多国家开始取消补贴,转而采用更加市场化的方式来巩固财政收支状况。

“政府可以节省成本,将资金用于基础设施或发展投资;基础设施投资与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具直接相关性。”

桑沙益说,这是一个合时宜的决定,因为一揽子补贴会造成效率低下,在宏观层面上没有成效;价格应由市场力量决定。

视频推荐 :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