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美国从不讲真话/罗汉洲

中美两国元首于北京时间4月3日晚通电话,可说是拜登总统期待已久的事。拜登告诉习近平主席说,美国不支持台湾独立、美国奉行一个中国政策、无意与中国发生冲突、美国也不寻求遏制中国的发展。

习近平则告诉拜登,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不可逾越的红线,中国对台独的分裂活动及外部纵容支持绝不会“听之任之”。习近平也促请美国把“不支持台独”的承诺落实到行动上。

行动背道而驰

美国从来就没有把不支持台独的承诺落实到行动上,其他的承诺也都是讲一套做一套,全都不当一回事,这其实是美国一贯的行事作风。

尽管它一直把“不支持台湾独立”这句话当作“歌仔”般唱了一遍又一遍,但行动上却是背道而驰,因为它同时强调“反对改变台湾海峡现状”。

反对“台海改变现状”就等于庇护台湾偏安一隅,自成一个不受北京管辖的政体,这种做法已等于支持台湾独立。

为了要“保持台海现状”,美国在1950年派遣它当时最强大的第七舰队巡弋台湾海峡,阻止中国渡海统一台湾,前后约30年,这种公然干涉他国内政的行为,侮辱性远远超过所起的实际作用。

阻吓大陆武统

此外,美国几乎不时售卖数十亿至百亿美元军备给台湾,又派遣教官到台湾训练台湾军队,也从不讳言这些措施就是要强化台湾的军事实力、阻吓大陆武统。

换言之,美国口口声声“不支持台湾独立”,行动上却已是支持台湾独立;美国口口声声说奉行一中国政策,潜台词却是一个中国,一个台湾国。

与此同时,拜登说了好几次美国无意和中国冲突,但曾提名参加2024年总统候选人的民主党人玛丽安娜威廉森去年揭露,美国在中国周边设立313个军事基地;航母战斗群长驻日本外,又时常派遣其他航母战斗联合日本、澳洲、菲律宾以及欧美盟国在中国门前操兵练马,分明是准备随时对中国开战。

还有就是,拜登刚对习近平说美国无意和中国发生冲突,另一边厢,美国太平洋陆军司令弗林却在同一天宣称美国计划在印太地区部署中程导弹,它的副国务卿坎贝尔又宣称由美、英、澳组成的“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可以阻止中国攻击台湾,这些语言即是准备随时和中国冲,也等向中国叫战,美国总统所讲的与所做的就是南辕北辙。

睁眼说瞎话

至于“不寻求遏制中国发展”,那可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打从特朗普开始,美国即已无中生有找借口抵制中国产品,如指中国没有民主、没有人权、雇用童工、强迫劳动来禁止输入中国货,或提高进口税。

究其实,就算中国果真没有民主人权,那又关美国什么事,谁授权给它来管中国的民主不民主?接着又指中国对维吾尔族进行种族灭绝,禁新疆棉制品,不但美国禁,又胁迫盟国一起抵制。

再到现在,更指中国高科技产品危害它的国家安全,能把美国人及美国国防数据传回中国,于是禁华为手机、华为5G、腾讯、无人机,连火车厢也禁,把美国人弄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现在看到中国电动汽车风靡全球,把美国电动汽车业打得溃不成军,于是又以国安借口禁中国电动汽车。

美国遏制中国发展的行动已到了走火入魔状态,其实就是妒忌中国的快速发展,拜登竟敢当众撒弥天大谎说“不寻求遏制中国发展”。

视频推荐 :

反应

 

亚洲周刊专区

亨廷顿预言中美关系 系统对抗思想来源

报道:黄杰

哈佛教授亨廷顿的巨著《文明冲突论》说,如果中国未能民主化,美国需在东亚形成与其对抗的阵营,防止中国挑战美国的主导地位。

去年11月旧金山“习拜会”才刚过去6个月,拜登政府近日又以难以服众的“产能过剩论”对中国“新三样”(电动车、动力电池、太阳能)实施高达百分之百的关税战。

令人想不通,为什么一个泱泱大国如此出尔反尔,甚至为了“抗中”不惜牺牲阻碍总统拜登自己提出的“绿色新政”的电动车转型目标,美国的政策与思维理性何在?

遏制中国崛起最重要

美国从6年前开始对中国发动的贸易战,再到针对华为、TikTok的科技战,乃至针对“新三样”的新能源战,涵盖的都是当前中国有机会或已超越美国的领域,美国的真正意图其实非常明显:不管在哪个领域、不管用什么借口、不管这些借口是否合理,只要能成功遏止中国和平崛起,就该是美国要推行的政策。

这种思维常被表述为中美之间的“系统对抗”(systemic rivalry),重点在于美国要“全方位”阻止中国在东亚形成单极秩序,背后是美国自冷战后一直致力维持的地缘政治秩序:世上不可存在独立于美国全球单极霸权的区域霸权。

“印太”区分中国主导亚洲

因此,美国的政策才会提出“印太”这个地缘政治的新说法,用于区别并分裂由中国主导的“亚洲”,通过小多边主义在亚洲形成中美对抗的对立势力范围。

这种思维模式源于影响美国政策极深的哈佛国际与区域研究中心主任亨廷顿(1927年-2008年,曾任卡特的白宫国安会安全规划协调员)的著作《文明冲突论》,书中针对“中国霸权”的文字很直接:“若中国继续在21世纪迅速发展……东亚政治将形成中美或中日之间的对抗,其余国家只能选边站或者不结盟。

经济发展过快民主化滞后

这段文字背后的潜台词,来自亨氏对学界影响最深的《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当中他批判说,经济发展并不必然带来政治民主化,更指若经济发展过快,反而会让政治发展(民主化)滞后。

他在《文明冲突论》延伸这个论点说:在带有威权主义文化的社会中,更需警惕因经济发展过快而没能完成民主化的危机。在今天很多西方学者对中国的分析中,其实也是假设了这个论点。

因此,亨氏对中国崛起以及东亚国际政治的“预言”就是:若中国在政治上未能走上民主化的道路,并重新夺回其在东亚延续上百年区域的主导地位,就会形成与美国在全球推动的“民主化浪潮”目的相违背的对抗势力,东亚的国际政治因此将出现两股主导力量,而这将会决定了整个东亚政治的走向。这个解读,贯穿了同样是由亨氏提出的“第三波民主化”理论之中。

晚年认为中国民主化

东亚不会有对抗局面

有关亨廷顿以及其《文明冲突论》,相当多表述均联系到美国在“九一一恐袭”以后失败的中东政策,指亨氏认为冷战以后“文化将会成为决定国际政治走向的决定因素”。

因此,令美国人在受到了世纪恐袭之后,陷入了对回教世界的极端反弹,并打了两场几乎赔上了国家经济实力的阿富汗以及伊拉克战争。

不过,其实亨氏在晚年其中最后一次访问中也承认,对于中国崛起,他并不认为必定是围绕着“文化”而产生的冲突。

他反而更略带笑容地说,“中国今天也很美国化”,指他当时认为中国可能走上民主化之路,并因此不会在东亚出现对抗局面。

中情局地缘政治分析焦点

“区域研究”贴近现实

享寿81岁、已去世16年的亨氏,之所以在美国精英圈中影响巨大,并非因他提出了一套建基于“文化”的政治理论,而是他作为“区域研究”中心主任,分析总非常贴近现实。

“区域研究”学科其实是美国中情局地缘政治分析在学院中的主要场域,芝加哥大学教授布鲁斯·卡明斯在《冷战社会科学史》中对此有详细纪录。

新闻来源:亚洲周刊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