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科技之矛克就业之盾/黄子

去年杪最后一头母犀牛死了后,马来西亚的犀牛正式绝种。地球上每天都有动物、植物被灭绝。同样的,在不知不觉间,也有各种传统行业消失。

上世纪直到80年代,中学毕业还需学打字,才能找到文员工作,现在打字机也要到博物馆才看得到了。

打字行业太遥远太古董了,现在仍然有市场的会计师,暂时还不会全面遭淘汰,却被电脑软件逐渐取代;所需的人力持续减少。

一台电脑可以取代多个人脑人力。人出错的几率高,而且败坏的人性会使奸弄诈,脑神经科外科医生50岁以后手不是抖,但可能已不那么稳了,开人脑袋,风险多高?但Robot可就没手抖问题。Robot操刀,必然逐步取代人工。

机械取代体力劳力

很多体力劳力的工作被机械取代,是必然现象;寒窗苦读十多二十年的专业科技工作,同样难逃电脑、机械、AI取代。

中国的无人加油站、到无人餐厅,点菜烹饪上菜到付账,在在抢夺人们的工作机会。

如今中美“超霸争夺战”大打出手,中国推出“双循环”经济策略应战,其中一项重点,进行工业改革,以高科技的知识经济取代劳力密集。

淘汰劳力密集是各国的主流论述,政治政确。劳力密集被取消,意味着劳力市场上劳力需求锐减,就业机会锐减。

供过于求,那多出来的劳工可是要吃要喝要衣要宿要行,要养家活口,活生生的人呐!倘若市场上的工作都被机械、机械人、电脑软件等所取代,这数以十亿计的人口何以维生?

领救济金度日

有个朋友从南非移民到澳洲。原在一家工厂任职,全厂百多位员工。后来工厂改革,机械化,购置了3架机械人,只留下十多人轮班操作,裁掉90%员工。产量没减,营业额一样,成本锐减,这是先进国大势所趋。那些被裁掉的工人,很多人从此找不到新工作,领救济金度日。

总之,无论冠上什么名堂:电脑化、机械化、知识经济化、工业4.0……。被裁掉的工人、大学毕业生,很多都成为供过于求的多余劳力人力,政府除了动用纳税人的钱养他们,还有其他政策、保障,供给他们最基本的生存资源吗?多少国家有如此资源供养失业人民?

许多政府和财团都在高瞻远瞩磨利科技改革、经济转型、工业升级、AI的“矛”,但就业机会的“盾”在哪呢?

不是所有民族都乐天安命,有些本来就好逸恶劳,本来就喜欢谈谈说说,过日子,最好什么都不必动,只要政府每月每户补贴,就可以幸福快乐过一生。正常人是需要从工作、从发挥创作力,赚取生活资源、财富,才能得满足。

消除劳力需求,消灭就业机会的同时,政府如何养活庞大失业人群,可是个巨大问题。

AI、电脑、机械锋利的矛,刺穿就业的盾,还不像绝种的犀牛,许多没工作的人,吃什么?

反应

 

牧羊人

书本曾是君王贵族的奢侈消费/ 黄子

文: 黄子(文桥传播中心总干事)(由“文桥”供稿)

对一些爱书人而言,坐拥书城,犹如南面称王。

三国末年,公元280年,左思写了著名的《三都赋》,一时洛阳纸贵,因为蔡伦发明了纸,中国人已经开始消费书本纸张了。

在欧洲,从公元5世纪到11世纪这漫长的600年,西方的文字都是抄写在羊皮纸上,制造羊皮纸的工序复杂而昂贵,抄写工钱同样昂贵,所以书籍“出版”不只是教会的控制品,也是超级昂贵的奢侈品。若非劳斯莱斯级别的豪车,也是马赛地的等级。当时欧洲人的识字率远远低过古代中国人,基本上,只有教会的修士圣职人员才识字,能阅读。

当时所谓的书,少得可怜,主要是《圣经》、祈祷文等等的属灵书籍。 到了11世纪,巴黎、科隆、伦敦等大学成立,文字、书籍才从修道院走入世俗社会。欧洲的君王、贵族开始买书。买书,必须先向专业的工匠下单,师傅才按单开工。西方的书本是用拉丁文,东罗马帝国是希腊文。一直到古登堡印刷术发明,宗教改革,马丁路德把《圣经》翻译成德文,文字、书本,才开始飞跃式的大量印刷。

所谓大量,是相对而言,毕竟欧洲人的识字率,在500年前,怎么高也高不到哪。

古代的中国人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但读书的成本也是非常昂贵的。即使到了清朝,识字的人口,也不过三两巴仙,这三两巴仙,不等于他们真的能阅读,或有能力消费在书本上。真正的知书识礼,能够阅读,会消费书本的人口,绝对少过1巴,欧洲人的识字率就更低了。

奴隶朗诵诗歌娱乐宾客

到了法国大革命前后,欧洲人的识字率才渐渐提高。不过,上千年的时段,欧洲人的所谓“读书”,是由识字的奴隶读给主人或在宴席上读给客人听,朗诵诗歌娱乐宾客,是奴隶的工作(当时有些识字的人,被掳到希腊罗马或其它原因而成为奴隶,例如伊索)。英国小说家狄更斯写了小说,傍晚就站在广场高台上,为不识字的文盲群众朗读。

美国著名的黑人教育家Washington Booker,小时候,常常在傍晚放工回家,看见一个黑人站在高台上为刚刚被解放的黑人奴隶朗读报纸,激发他想读书识字。

60年代,西马好些教会的弟兄姐妹,收到唐山信,必须请牧师读给他们听,然后牧师再帮他们回信给唐山的亲戚。

在西马,五六十年代大城小镇都有书店,而且书店还有利可图,并且可以发财。80年代开始,只剩大城市的书店生存下来。因此,小地方居民,买书困难。

90年代,大众书局到全国各城镇设立分行,对于爱书人,才稍稍解饥解渴。

小城镇爱书人,另一个买书的机会,是多年一次的巡回书展。

马来西亚世俗的书店,有六七百万的华人支持,尚且很难生存。基督徒人口少,福音书局更少。全国也没多少间。喜欢阅读,想在灵命上更长进的弟兄姐妹要看书,更不容易。

举办基督教书展

十多年前,WE CONSULTANCY发起香港、台湾出版社,和本地福音书局举办基督教书展,后来书展还移师到东马和南马,这对各地教会都是一种属灵的祝福。

这两年,瘟疫闹个不停,MCO1 2 3,现在改为4个阶段,还不知何时休。

因此,去年文桥书展改在线上,今年还是继续在线上,好处少去奔波塞车之苦,对外埠弟兄姐妹,还省下一笔旅费,遗憾的是不能在现场摸到书,才决定买不买。但这也是大势所趋。没有试穿的鞋,没有试穿的衣,都在线上买了。所以,没有摸到的书,也就理所当然可以在线买了。

古代欧洲的君王、贵族要买书,先下定单,工匠才开工制作,几个月才能交货。我们在线上买书,几天后收到,相对而言,太方便又便宜了。

上帝恩典,如今我们享受的,是古代欧洲君王、贵族无法想象的,便利是百倍,选择是千倍,从中可得的知识、智慧是万倍!

买书,我们用平民的代价,消费昔日君王贵族的奢侈品!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