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立医院准备协助政府为人民接种冠病疫苗的报道,我读了很有兴趣,令人好奇的部分是“免费打疫苗”。对,你没有读错,是“免费”。不过,如果政府不小心,最后可能给私立医院高达5亿令吉的意外收获,本文将说明这一点。

据报道,私立医院建议,政府采购疫苗后,委托私立医院进行免费注射。

大马私立医院协会(APHM)主席拿督古吉星医生说,即使私立医院获准采购疫苗,也会按采购成本出售。

“我们打疫苗不会征收任何附加费用。有人索取,我们就购买,无论成本多少,那是人民唯一必须支付的数额,我们不会试图获取任何利益。”

这里是不是有陷阱?如果政府真的采用私立医院,会完全免费吗?

那是否意味着打疫苗的人一仙也不必付?如果是真的,就让私立医院做。不过,事情不太可能那么简单。

如果你收过私立医院的账单,你就知道有很多特别收费。我非常怀疑,私立医院会提供免费护理。

让我告诉你我的一个个人经验,地点是古吉星担任医药总监的机构。对,是太子阁医药中心。

我太太要在那里动小手术,我要陪伴,就必须做冠病检测。院方告诉我,太子阁检测收费175令吉,叫“陪伴者冠病抗原检测试剂盒”。我做了检测。

不过,有附加费用——50令吉注册费,为了3分钟的检测。我抗议,血压升高。我说,我不是医院病人,我不要注册。让我检测就好。不可以,先生,我们办不到,那是手续。对,他们总是用一个词扼杀我们的议论——手续。

我向柜台职员投诉,叫他们通知医院高层给我回应。截至11日,我在3天后撰写本文时,没有人打电话给我。50令吉让我的成本增加至少30%。

试剂盒比Socso贵4倍

后来,我查了发现,我是会员的社会保险(Socso),购买同样的试剂盒只需45令吉。我付的175令吉几乎是它的4倍。

按照社会保险的协议,你的雇主必须代你申请,在卫生部指定的诊所进行检测。同时,武吉加星州议员拉吉夫推动一个可负担检测计划,每次检测只收费70令吉。

仅仅是冠病检测,就可看见“手续”如何打破平衡。你不需要在私立医院检测,很可能未曾是私立医院的病人,大多数人都未曾是。

说到冠病疫苗。按照“手续”,你要付50令吉注册成为病人,才可打疫苗,他们也获得你的个人纪录,可以用于营销和其他用途。

让我们看看这会给私立医院带来什么影响。目标是2600万大马人接种。假设40%由私立医院接种,那是1040万人。当然,每人要付50令吉注册费,总额就是5.2亿令吉!

私立医院打疫苗的成本近乎零,综合营利却超过5亿令吉;绝非小钱。现在我们明白,为什么私立医院很积极“免费”打疫苗。政府必须确保没有附加收费。不然,就要排除私立医院。

去年5月,有私立医院被举报,防疫口罩收费每片11令吉20仙。我没有开玩笑。

古吉星和太子阁当时为事件辩护:“我们意识到,政府部门和公众不明白私立医院的运作,和维持开销免于负债的方式。我们也要向政府部门强调和解释,私立医院不是零售店。我们是保健服务供应商。”

真的吗?就我们理解,服务供应商和大宗采购者,可以较低价格买到供应品,以便工作更有效率。你如何合理化征收零售价格的11倍费用,尤其是你提供的所有物品已经另行收费?

我们有可靠的消息来源,涉事的医院就是同一家医院。

每件物品都有附加费

如果你有机会去私立医院,就知道一般上收费是过高的,每一件小物品都有附加收费,是采购价格的数倍。我没有夸张。

我在太子阁付费注册成病人后,我想顺便治疗一个小病痛,结果我后悔了。在治疗过程中,专科医生为我量体温。一个耳用探针盖收费1令吉60仙,一名助理专科医生(基本上是帮忙医生的护士)收费27令吉。此外,专科医生的第一咨询费(15分钟咨询)235令吉,没有开药或使用特别设备。还有,进一步的注册费5令吉。简短的咨询,我付了可观的268令吉60仙。

太子阁曾经由国家石油拥有,2018年9月卖给国库控股。去年9月,又以超过10亿令吉卖给国库控股相关的IHH医疗保健集团。转手后,用户注意到收费急剧上升,医院的收费超过医生收费的数倍,即使是小小的手续。

如果你问我,或倘若是我决定是否允许私立医院为公众打冠病疫苗,我会确保完全不收费——没有注册费、助理费、医生费、注射器或漱口盐水费(我没有开玩笑),不要有那种东西。只要不是绝对免费,就免谈。

在过度监视、拒付各种费用的健康保险公司,和征收太阳底下一切事物费用的私立医院之间,用户被夹扁和压榨。当然,不当一回事的有钱人除外。

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收费的合理化(意味着受监管、大幅降低收费),才能让私立医院系统辅助严重紧张的国家医疗体系。否则,私立医院将演变成超级有钱人专属的保健供应商,就象发达国家的私立保健系统,超出中产阶级负担的能力,扭曲保健业。

必须成立一个健康委员会,管理保健供应商和提供健康保险的公司。这已经延误太久,希望(迄今表现不胜任的)卫生部长能有一点作为。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