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甲州选 国阵巫统强势回归/南洋社论

马六甲州选举尘埃落定,国阵重夺古城政权。看守首长拿督斯里苏莱曼漏夜赶赴州元首府宣誓就任第13任首席部长,显示甲州政治大荧幕背后,似乎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吊诡情节。

不管怎样,国阵不光重返甲州政坛的权力中心,且是以21席次,即超过三分二议席的绝对优势掌控州立法议会;换言之,国阵如今已拥有可以修改州宪法的绝对权力。

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使人绝对腐败的例子比比皆是;因此,国阵此番重夺甲州政权,应当倍加珍惜,事事以民为本,时时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为警惕。

国阵在不“疫”样的选举下赢得州选,折射出甲州的民心思变,可这会不会就是来届大选的风向标,此刻或许尚言之过早。

蓝眼惨败敲响警钟

希盟人民公正党和国盟伊斯兰党这两个大党全军覆没,凸显国阵巫统的强势回归。不过,甲州原本就不是伊党的政治地盘,故此州选并不能反映该党的真正实力;反倒是公正党输得灰头土脸,对希盟未来的操作,无疑是一个大警钟。

随着甲州大胜,一般相信第15届全国大选很快就会降临,而不少评论皆认为,巫伊两党的“全民共识”(Muafakat Nasional)极可能“起死回生”。

政治本来就是“可能的艺术”,况且巫伊两党的大领袖都没在这方面把话说绝,也就是说,全民共识的大门依然敞开。

巫裔选票回流巫统

只不过,巫统基层能否容许伊党对全民共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眼下还未可知;而对目前身为国盟一员的伊党来说,若决定离开国盟跟巫统重修旧好,则无论如何自圆其说,都难免加深国人对其朝三暮四的不良观感。

其实,整个甲州选,唯一能够确定的,只是民心,特别是巫裔选民开始回流国阵巫统,5·09大选的许多不利因素,包括一个大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事件的冲击力,已大大减弱。

可以预见,只要希盟不因甲州选举闹分裂,这个最有条件跟国阵分庭抗礼的反对党,必须在选战攻略上改弦易辙,否则重夺布城之梦,只能是水月镜花。

反应

 

言论

法律难治网络霸凌/南洋社论

近年来,网络暴力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而逐渐恶化,语言暴力和敌视行为已经成为一种趋势。

网络暴力主要是别有恶意的用户在传播信息之时,蓄意或刻意对他人造成伤害的行为,包括虚假信息或材料,侵犯受害人的隐私,造成对方的心理或精神伤害。

早些时候,一名29岁印裔女网红拉惹斯瓦丽(或称爱莎),被网络霸凌者将其照片作为TikTok直播背景,更被网友恶意辱骂和侵犯,最终成为网络霸凌而自杀身亡的受害人。

马来乐坛天后宁拜祖拉也向媒体披露,本身也被指是“地狱的成员”与“异教徒”,受到网络的攻击。但这名坚强的艺人誓言,不会让那些伤人的言论影响她的日常生活和事业。

宁拜祖拉在在社群媒体的直播中,被指对巴勒斯坦人的困境不够敏感而遭受恶意攻击。

政府须发出明确信号

针对这些事件,政府考虑制订符合需求的新法律,遏制网络霸凌的蔓延。数码部长哥宾星也表示需要拟定新法律,让平台或社交媒体承担防止滥用网络或是网络霸凌的责任。政府必须发出明确的信号,表明认真看待和解决网络霸凌的问题,确保所有利益相关方能发挥自身作用。

他表示:“我们不仅需要从网络安全和个人数据保护方面,确保网络的安全,并且还要确保它能不被任何一方滥用。”

20世纪90年代至今,网络技术的迅速发展,对全球的政治、经济、社会等诸多领域产生了广泛、巨大而深远的影响。

一个国家网络信息技术的发展水平,已成为衡量相关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标志。

网络的群体非常复杂,用户的年龄层也很广,这些力挺有所谓话语权的用户,会错误的认为网络是可以肆无忌惮的应用本身的言论自由权利,更会利用这个平台宣泄本身的不满,或借以进行攻击、破坏、抹黑等等恶意的行为。

恶毒资讯铺天盖地

最可怕的是怀有意图的用户,尤其是政治爪牙组成的网军,排山倒海、无孔不入的渗透可以渗透的平台,极尽污蔑或误导,左右事实的真相而改变一个趋势。

网络资讯的受众一般不会仔细筛选信息来源的真伪,一窝蜂的回应和转发,一时间泛滥的恶毒资讯可以铺天盖地,形成三人成虎的既成事实。

言论自由是流行的词语,从媒体到个人都强调言论自由的可贵与不可侵犯。但是,不管是媒体、网络平台或个人,情感的宣泄、时事的认知、政治的取向都肯定会有认知差异,这些差异无一不是在考验言论自由的公正与客观。媒体、网络平台或个人发布或转发的信息,具有对社会潜移默化的作用,很可能会颠覆事情的是非与黑白,这是可怕的危机。

先进的科技是人类伟大的发明,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一大超越,是人类最足以自豪的成就。只是,先进的科技发展,却也在摧残或破坏人类和谐共存的环境。

对付网络霸凌,法律只能治标,人心不治,网络霸凌也难治。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