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来西亚的多元种族社会,华文报扮演了一个特殊的角色:华人社会的支柱。

因此,举凡关涉到华人权益的课题,华文报都会广为报道。华文报把此视为文化使命。因为这特殊角色,再加上华文报也被某些友族领袖,包括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内视为“导致国民不团结”的因素。

即使受到网络技术的冲击,华文报与时俱进成为多媒体(称为华文媒体),继续扮演华人社会支柱的角色。像马哈迪这样的非华裔领袖,不满华文报对涉及华人课题的“反政府”报道并公开抨击,让人遗憾,但是可以理解。

可是,民主行动党“军师”刘镇东是华文媒体的受益者,在他的新书《追寻理想国家:马来西亚政治史上的林吉祥》却指华文媒体在希盟执政22个月期间煽动华裔的情绪,大肆炒作废除死刑、餐厅禁烟、大学预科班学额及白鞋换黑鞋等课题,并声称种族课题的讨论与日俱增,非马来人不满情绪也日益加剧,一定程度上需“归功”于一些华文媒体的煽动。

即使刘镇东批评华文媒体有加上一些限定词,如“亲马华”、“一些”等等,也提到各语文媒体的舆论与压力,但是整体上来看,对华文媒体是不公平,也让人联想到其居心叵测!

例如,他提到希盟竞选宣言提到的承认独中统考文凭是指在执政届满前达成,但华文媒体视此事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因此认为希盟违诺。事实上,把承认独中统考文凭视为轻而易举的是民主行动党的领袖,证据俱在,无需分辨。华文媒体是据实报道。

再说了,马哈迪说过竞选宣言不是圣经,刘镇东把它奉为圣经了?

即使我认同刘镇东所说的:因为政治及技术问题,承认统考文凭需要时间来处理,但把火箭党领袖的话硬塞到华文媒体的嘴里,非仁者所应为也!

拉曼贡献被认同

另外,好像废除死刑、餐厅禁烟、白鞋换黑鞋等课题,都是涉及公众利益、跨族群而且具争议的课题。媒体都广为报道,为何只针对华文媒体?

刘镇东还提到,行动党秘书长兼时任财政部长林冠英处理拉曼大学学院(简称拉曼)拨款,即林冠英坚持只要马华放弃对拉曼的管控权,政府才会发出3000万令吉款项的课题也被“亲马华”的华文媒体炒作。这涉及林冠英缺乏政治智慧,要是以财长的权力,拨出比国阵时代还多的款项给拉曼,华文媒体肯定会广为报道。我相信火箭的党员及支持者会认同我的看法。

还有,很多华人虽然讨厌马华,但是拉曼过去50多年来为华裔子弟提供学费低廉、高素质的教育,对华社及国家的贡献是被认同的。

向拉曼开刀,犯了华社大忌,华文媒体加以反映,何错之有?爪夷课题也是如此。

相对于其他语文媒体,华文报是比较中立的,多年来对国会反对党,特别是行动党还是相当通融的。进入21世纪,华文媒体对好像刘镇东等“政治明星”的诞生,起了推动作用;而行动党能够在政治上取得突破,华文媒体给予其领袖撰写专栏、刊登文告及专访等方便功不可没。

邓章钦眼中的“大战略家”刘镇东,理应知道华文媒体有监督政府、广为报道及评论涉及公众利益(当然有时候还包括华人的权益)的责任,不能因为在执政时期受到舆论的压力,内部问题而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失去执政的美好时光,把责任推给华文媒体。

这不禁让我联想到,竟然自以为是个“战略家”,刘镇东在谈马来西亚政治史上的林吉祥,为什么要那么不自然地用马哈迪般的口吻踩踏中文媒体,而不把中文媒体当作是“第四权”?难道他认为华文媒体可有可无,或者更加糟糕的:华文媒体应该以“马来西亚人”而不是马来西亚华社的角度来报道与评论各种议题?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