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见

【灼见】杀不尽的贪官/锺启章

今天是正月初八,过年的气氛正浓。在中国的天干地支历法中,今年是癸卯兔年,按照中国传统的说法,2023年是60年难得一遇的黑兔年,是双春闰二月,俗话说“黑兔来送财”,又说“山管人丁水管财”,意思就是指山是管人丁兴旺,水是给人们送财来的,2023年就是水,兔年是属于水的,所以人们认为2023年会送来财运。

爱财是人的本性, 有钱男子汉,没钱汉子难,如果家徒四壁,连最基本的生活都难以维持,活下去都成问题,那就别提其他事情了,尤其是处在物质泛滥的今天。然而,爱财总要合乎道德和法律规范,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义之财,是不容于法治社会的。

拿督斯里安华于去年12月24日宣誓成为第10任首相后,最先提出同时也是讲得最多的课题即是打击贪污,在当天的第一场记者会上,他便强调“有一些核心问题是我们不能妥协的,即善政、反贪污努力、司法独立……”

他在大年初一出席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新春大团拜时发表谈话时强调,政府始终确保秉持廉正原则,确保善治,尤其是拒绝贪污恶习,从而确保实现国家发展规划。“我们有明确的规定,如果你想强大(稳定)并得到人民的支持,领导人必须拒绝贪污和滥权。”

终结贪污才能富国

他也劝告内阁成员如果想发家致富就去经商,而不是当部长,否则将会祸害国家。翌日在槟城州首席部长曹观友举办的新春团拜上,他再次强调,马来西亚有潜质重新崛起成为本区域的先进国,条件是终结盗窃国家财富的贪污陋习。

安华不厌其烦,一再强调反贪,可见我国贪污腐败的问题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据国际透明组织公布的2021年全球清廉指数(CPI),马来西亚的排名再下滑5个位置,从2020年的第57名滑落至第62名,这已经引起国内外的密切关注。

安华的肃贪决心和对官员苦口婆心的劝诫,不禁让人想起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明朝初期,在许多郡、府的官衙院落中都有一口水井,井边立着一块石碑,上刻一个醒目的“警”字。原来,朱元璋第一次向各地派任官员时,将他们带到皇宫的一口水井旁,说:“做清官,靠俸禄过日子,就像守着一口井,井水虽不满,但可汲取养活一家老小。如果从外面取水灌入井里,满了就要加高井台,一旦台破水溢,就会殃及你的乌纱。”许多官员到任后,便在府衙院中掘一口井,立碑示警。

面对井的警示,许多官员都能恪守例律,廉洁为官。然而,也有总嫌自家井水不满,利用职权谋取不义之财的贪官污吏。朱元璋对此深恶痛绝,提出“杀尽贪官”的口号,下令“凡官吏贪赃满六十两者,一律处死,决不宽贷”。他以挑筋、断指、削膝盖、断手等酷刑对付贪官,甚至推出“剥皮实草”的极刑,即把那些被判死刑的贪官拉到“皮场庙”去生扒活剥,而且剥得巧妙残忍,整张人皮完好无损,皮剥下后填上稻草、石灰,做成“臭皮统”挂在贪官任职衙门旁,让后任官吏以为警戒,虽然确实收到一些震慑效果,但却未能根绝贪污现象。朱元璋晚年时慨叹:“为何贪官这么多,早上杀了,晚上又有?”明成祖以后,官场腐败日甚一日,结果是崇祯皇帝煤山自尽,明朝覆灭。难怪曾有人说:“中国一部二十四史,其实是一部贪污史。”

整肃贪污人人有责

贪腐是不分国界的,千里求官只为财的心态放诸四海皆准,甚至是正在与俄罗斯战争的乌克兰,日前爆出竟然有政府官员昧着良心发战争财的丑闻。而马来西亚也不缺骇人听闻的发灾难财新闻,马六甲州前首席部长阿德里去年11月15日就曾揭露,国家在对抗冠病疫情期间,数千亿令吉紧急资金疑被滥用。

整肃贪污,杜绝歪风,光靠安华一个人的努力是不足够的;匡正时弊、挽救时局,人人有责,只有政府与民间齐心协力才能奏效,而且不是一朝一夕,一蹴而就的,需要长时间的教育熏陶与严刑峻制。唯有做到民众不行贿,官员不受贿,才有望塑造一个廉洁富足、身心安住的家国。

荣膺中国两弹一星功勋奖章殊荣的钱学森说过:“一个国家经济落后可以用十几年赶上去,可一旦风气坏了几代人都恢复不了。”这句话,可说是永响人间的晨钟暮鼓!

反应

 

政治

新古毛州席补选 安华:未讨论希盟候选人

(乌鲁雪兰莪12日讯)首相拿督斯里安华说,他并未就雪兰莪新古毛州议席补选的希盟候选人一事,与任何人讨论。

也是希盟主席的安华今日在峇冬加里镇回教堂,出席开斋节盛宴及周五祈祷时,简短地告诉记者:“我并未与任何人,讨论这件事(补选)。”

新古毛州议席随着原任州议员李继香于3月21日因癌症病逝而悬空。

之后,选举委员会宣布,新古毛州议席补选提名日定于4月27日(星期六),投票日则落在5月11日(星期六),提前投票日则是5月7日(星期二);竞选期为14天。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