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山9日讯)Makcik Kiah 真有其人,大马国产第一台医院送货机器人被命名“MCK19”(或Makcik Kiah 19),其中一个原因就因为她。

该机器人被命名MCK19 ,主要是因为“快取、易记和有趣!”



国立大学医院(HCTM)院长拿督哈纳菲亚教授接受《南洋商报》专访时,透露机器人的命名由来。

他指不太记得这名字是由谁提议,不过,有一名参与会议者在机器人完成后的会议上,提出将它命名MCK19,再加上有一名医生透露自己的母亲名字也叫“Makcik Kiah”,所以,负责开发项目的团队、政府代表和医生们,都一致同意这是个好名字。

代表普通老百姓

哈纳菲亚在接受电话访问时也开怀大笑说:“这很有趣,不是吗?我们都喜欢MCK19 这名字,如果有人问起,我们会说是Makcik Kiah 19的名字缩写。”

他说,“一般机器人在原型完成后都会被命名,我们总不能叫它‘Fatimah’或‘Makcik Kiah’,必需有一个好记的名字,所以大家都达成共识,把它命名为MCK19。



“就好比麦当劳,大家都知道是MCD,很好记。”

他说,Makcik Kiah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在第一次针对我国对抗2019冠状病毒病的公开演讲时提到的人名,现在在国内几乎无人不晓,它代表着我国普通的老百姓,MCK19也成为我国在疫情期间开发的第一台上前线协助抗疫的机器人。

MCK19 的主要任务是在医院配送医疗用品和食物服务,在抗疫方面,助减低医护人员与病人接触次数。

管控令初期展开两周内完成研发

哈纳菲亚也对此项合作表示感谢,这项创举在大流行疾病和疫情爆发期间的医疗体系特别有用。

这开发项目是在政府宣布行动管控令初期展开,获得科学、工艺及革新部、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大马科技发展机构(MTDC)、卫生部、医院及工业界的大力支持。

马来西亚工艺大学、国立大学医院和DF Automation &Robotics私人有限公司,共同研发MCK19 机器人原型,不到两周就完成。

哈纳菲亚透露,机器人昨日从柔佛运往雪兰莪,由于正值管控令期间多地有路障,预计今日运抵医院后进行组装和设定,明日下午进行全面测试。

“我们需要测试和设定机器人可以步行多久,还有打开抽屉和拿药等动作。”

盼尽快切断病毒传播链

马来西亚工艺大学校长拿督瓦西教授则指出,该机器人的发明是工大在抗疫方面做出的努力,希望能尽快助切断病毒的传播链。

“作为一所拥有众多专才的大学,我们相信,在这艰难时期为政府提供帮助,尤其是协助为民为国抗疫的前线人员,是我们的责任。”

杨子辉负责领导MCK19机器人开发项目。

改良系统批量生产1台售价5至10万

MCK19 机器人系统完成后会改良,估计以1米至1.5米约一个人的身高为设计,主要功能是配送医疗用品和食物服务。

负责领导开发项目的马来西亚工艺大学电机工程学院副教授杨子辉博士指出,医院现有的货架也是一般人的1.5米身高由人推动,机器人则是自动导航。

“例如一个病房若有15个病人,那么就需要放15个盘,机器人会取代医护人员,把物资输送到患者病房。”

他今日接受本报专访时说,MCK19是第一个试验性测试,测试和运作良好后,会批量生产约50至100台,以提供给国内医院和有需要的机构。

询及一台机器人的价格,他表示目前暂未决定,惟他估计一台售价可介于5万至10万令吉。

“据我所知,欧洲生产类似的医院送货机器人,每一台售价可达20万令吉,中国方面因大量制造,一台据知售价约5万令吉。”

增人性化特点满足医护人员需求

谈到机器人有何缺点,杨子辉坦言,MCK19开发项目不到两周完成,因为是使用其工厂供工业用的商用机器人改装,外表不够美观,接下来会增设更多人性化的特点与辅助医疗工作的功能,主要满足医护人员的需求。

“MCK19设计功能主要是协助完成人为活动任务,我有设计按钮和触屏,不过现在疫情时期,要减少肢体接触。”

他说,机器人有感应器,设计是在一层楼平面使用,协助完成医疗等物资配送工作。

“它‘看’(感应)到人会停住再前进。

“若医院里有成人与小孩,一般都会好奇来看机器人,机器人‘见’人就会停;人走后,机器人会继续走。”

他披露,政府单位告知,目前政府医院没使用送货机器人,至今他已接获多家大学包括马来亚大学、大马理科大学和沙巴大学的询问,表示有兴趣在医院引进这类机器人及询问价格。

“我公司在网站发布新闻,近日也接获欧洲和其他国家如印度、日本及新加坡的洽询。”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