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法拉蒂拉(左起)、西蒂罗丝玛娃、罗占及阿兹米在问答环节回应问题。

(八打灵再也16日讯)根据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的指南,属于“短期”出租性质的民宿是否能够在公寓“立足”的问题,将由公寓单位住户自行决定。

吉隆坡市政厅建筑物委员会组法律官员阿兹米说,案例显示,一些公寓管理机构将发展商留下的空置单位出租予旅游公司供作民宿用途,也有商业地段拥有人将手上多余的单位,通过“短期”出租方式赚钱。



他指出,在公寓住户的共有物业概念下,“短期”出租问题已产生问题。

管理层易人或有异议

“我们已接获房政部发出的指南,有关问题交由住户决定及由管理机构修改细则,明确交代公寓是否接受短期出租。”

阿兹米今日在马来西亚房地产发展商公会(REHDA)举办的2017年分层管理对话上主讲“大吉隆坡的分层生活-吉隆坡市政厅”。

阿兹米认为,上述的“短期”出租问题,终究需要解决方案,因为即使管理机构修改细则,也必须考虑到管理机构阵容一旦出现变动,可能会对“短期”出租有异议。



“如果今年接受(短期出租),明年又反对,问题就出现了。”

充公欠管理费住户动产加影市会措施立竿见影

加影市议会“首开先河”,依据2013年分层管理法令,充公拖欠公寓管理费住户的动产,此举竟“立竿见影”,令公寓管理费缴付率从原先的50%提高至70%。

加影市议会建筑物委员会组主任西蒂罗丝玛娃说,住户拖欠管理费,无论数额多或少,都可以面对上述行动。

她说,建筑物管理委员会可把拖欠管理费问题带上分层管理仲裁庭、直接控上法庭或充公当事人的动产。

她强调,采取上述行动,管理机构是最关键的,它必须做好一切安排,例如准备存放充公物件的货仓、聘请保安员、协助进行充公行动的人手、向报穷局确认当事人是否为破产人士等。

她指出,建筑物委员会有一套充公行动的标准作业程序,当中是必须确保公寓管理机构已向住户发出催收管理费通知书、建筑物管理委员会发出充公动产通知书。

她说,当事人可在财物遭充公的14天内还清所拖欠的管理费。

西蒂罗丝玛娃发表“充公动产”的讲题,她提到加影市议会于今年5月21日到万宜一座公寓,对5个分别拖欠逾5000至9000令吉管理费的单位住户展开充公动产的行动。

缴付率提高至70%

她说,这项全马首次因住户拖欠公寓管理费所展开的充公动产行动,竟然促使有关公寓5月份的管理费缴付率提高至70%。

“我同意,还是有人拖欠管理费,不过这项充公行动,至少起了警惕作用。”

西蒂也播放遭充公财物的短片,有关财物包括电器、煤气桶、脚踏车等。

她补充,建筑物委员会在充公电器前,将确保有关电器是还可以使用的。她指出,拖欠管理费的人士,提出各种拒绝付费的理由,包括不喜欢管理机构的处事方式、不喜欢保安员、甚至是游泳池。

仲裁庭属司法性质 当事人勿当法律咨询

房地部联邦高级律师兼法律和索赔组主管罗占谈“购屋者索赔仲裁庭及分层管理仲裁庭的案件弱点”,他说,仲裁庭属于司法性质的仲裁庭。

“不过我们不是法律援助局,所以律师和当事人请勿向我们寻求法律咨询,我们无法决定你是否应该把问题带上仲裁庭。

“我看过当事人在索赔详情上投诉买到‘鬼屋’,我们可不是巫师哦!”

来自新山市议会的建筑物委员会组助理建筑物委员诺法拉蒂拉,则负责讲解分层建筑改建和扩充所需提出的申请。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