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

经济学者:利商政策可增就业机会 最低薪制减少赤贫户

报道:宋秀英

(吉隆坡19日讯)经济学者认为,政府把最低薪金制提高至1500令吉,是促使赤贫人士骤减的关键。

政府在疫情期间推出8项刺激经济配套,成功打造许多就业机会,加上发放足够的现金援助,也有助于国民脱离赤贫线。

他们认为,长期而言,政府必须提供各种培训,并通过经济优惠政策帮助企业,进一步减少贫穷率,让人民享有更好的生活素质。

拉曼大学副校长锺志强教授说,政府把最低薪金提高至1500令吉,让更多人脱离赤贫线。

他表示,目前我国赤贫家庭收入为每月1169令吉或以下,最低薪金则是1500令吉,有稳定职业的打工一族,都不会生活在赤贫线上。

援金短期应急措施

锺志强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说,政府在疫情期间大量发放援助金及补贴,加上推出8项刺激经济配套,这一切都有助于刺激经济增长,增加就业机会。

“不论是现金援助或刺激经济配套,它只是短期应急措施,长期而言,政府必须提供培训,鼓励企业增加投资,让国家经济逐渐迈向复苏。”

原任首相署(经济)部长拿督斯里慕斯达法昨天指出,截至今年9月30日,我国赤贫人口已从去年10月份的26万户降至12万9395户,减少50.23%。

他说,近一年内,约有13万605户家庭已从赤贫人口类别中移除,这归功于全国施打疫苗计划及政府推出的8项刺激经济配套,让我国经济得以逐渐复苏。

锺志强赞扬政府在疫情期间大量派发援助金,为许多生活在水深火热的中低层家庭提供及时雨,让他们度过寒冬。

他建议政府与企业合作,通过利商政策,把经济搞火,打造更多就业机会,提高人民生活素质。

应鼓励企业增加生产

针对令吉一再贬值及百物涨价是否影响消除赤贫的努力,锺志强说,令吉受到外在因素影响,导致需求减少及通货膨胀,这一切都是无法控制的因素。

“大马已出现经济衰退先兆,政府当务之急应鼓励企业增加生产,打造就业机会,加强人民的生活水平与能力。”

张永隆:提高赚钱能力
建议提供职业培训

马来西亚诺丁汉大学经济系主任张永隆博士建议政府在发放现金援助予低收入群体之余,也必须提供各种职业培训,致力提高国民的赚钱能力,才能让穷人永远脱离贫穷。

他说,我国的最低薪金为1500令吉,目前我国赤贫家庭收入为每月1169令吉或以下,这显示赤贫人士都不是受薪一族,他们可能是自雇人士或没有固定职业,因此不受最低薪金制保护。

他表示,我国的赤贫人士在今年截至9月30日减少50.23%,可能是政府在疫情期间提供足够的现金援助,让赤贫人士得以脱离赤贫线。

“对上班一族而言,只要拥有一份稳定职业,其收入已超过赤贫线,至于靠政府援助金过活是否可长久脱离赤贫线,这还是一个疑问。”

询及政府在疫情期间是否为低收入群体提供足够援助,张永隆说,其实政府可以做得更多。

应实施针对性补贴

他表示,政府今年发放800亿令吉补贴,其中大部分为汽油补贴,而超过五成的汽油补贴受惠者为高收入群体(T20);政府应实施针对性补贴,而非“一体通用”的解决方案。

针对令吉贬值及通货膨胀,张永隆说,先进国也有赤贫人口,最后的方法都离不开提供补贴,长期方面则必须提高人民的赚钱能力。

视频推荐 :

反应

 

财经新闻

【独家】中美贸易战加剧大马得利 须简化审批程序吸资留才

(吉隆坡20日讯)大马从中美贸易战受惠成果开始显现,外资来马不只求财也求才,雪隆、槟城、柔佛及砂拉越获看好可从中受惠,成为“列强相争,渔翁得利”的受益者。

多名专家接受《南洋商报》电访,受询及近期美国加征对华的关税,大马是否将渔翁得利时指出,地缘政治中立的大马,可以通过贸易转移和“中国+1战略”,继续从中美贸易中得利。

中美贸易战“外溢”的经济效益,大马有多个领域料将从中受惠,包括电子(半导体和晶片)、电动车、石油与天然气、橡胶手套、人工智能(AI)等。

不过,专家认为,政府在招商引资仍面对挑战,尤其是吸引和留住外资方面,还需再加把劲,才能追赶区域竞争者的脚步,除了简化外资审批程序,更需要与州政府合作,留住外资,借力打力,最大化外资来马的经济效益,带动大马企业跳跃式增长。

孔令龙:研究区域竞争者优势
秉持双E政策加快招资

专家们指出,如今随着投资要求及劳力需求转向优质化,外资的首要考量因素落在人才、政治经济稳定性、税务优惠、工业园区、基础设施如机场、港口、数字科技等。

因此,专家建议政府不只要加强竞争力,更要积极研究竞争者的优势,秉持双E政策,即效益与绩效(Effectiveness & Efficiency),继续提升竞争力,争取更多企业来马投资。

中总总财政拿督孔令龙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指出,作为开放的经济体,大马确实可从中美贸易战受惠,成果也开始显现,但在吸引和留住外资方面,还需再加把劲,才能追赶区域竞争者的脚步。

他分析,外资来马后,不仅本地企业从外资采购中受益,产业领域也因外国专才增加获得租金,而本地人及外劳,在工作机会增加推动下,将刺激国内消费,中小企业受惠,进而带动大马经济。

“雪兰莪经济增长数据越来越高就是最好的例子,外资在大马租用或买卖资产,用马币交易,也会带动热钱流入,有助于中短期巩固马币汇率。”

至于招商引资的成果,孔令龙指出,首相拿督斯里安华去年3月赴中国取得的1700亿令吉承诺投资额,至今已有1000亿令吉逐步落实。

这两家企业是荣盛石化股份有限公司及吉利控股集团,前者总投资额800亿令吉,后者为300亿令吉,总额达1100亿令吉。

中企投资咨询不断

他透露,近期中总接待很多来马探讨及评估投资潜能的中企。

“几乎每周都有中企找我们了解投资详情,惟尚未看到高端制造业大量涌入。”

过去来马的中企包括建筑业、服务业(餐饮超市)、电商(阿里巴巴)等,如今则以油气业、制造业(电池)、电动车领域为主。

有地有完整制造业生态

看好雪隆槟柔砂受惠

孔令龙看好雪隆、槟城、柔佛及砂拉越可从中受惠,因他们有地,也有较完整的制造业生态链。

不过,能力方面,不管是企业对接还是政府提供投资便利,大马还要努力加把劲。

“不只邻国新加坡及印尼竞抢外资这块肥肉,如今越南及柬埔寨也在加速批准外资进驻,而大马政府的反应却慢半拍,即做不到快速批准,也无法满足外资提出的要求。”

他说,对比以前,外资的要求更多更高,已上升到政府是否能够提供更优质的投资条件。因此大马要争取更多外资,就要提升投资竞争力。

“投资竞争力最重要的是双E,即效益与绩效,才能高效而精准的满足外资需求,让他们在大马扎根,成立亚太区总部。”

解决繁文缛节困扰

孔令龙说,以前的招商引资趋势,是“大鱼吃小鱼”,现在则是“快鱼吃慢鱼”,若投资大马依然继续面对繁文缛节困扰(申请很多准证及太多重叠机构),外资料转投其他能够给予更多投资便利的国家。

“投资者注重的是‘生产要素’(Factors of production),他们仅选择投资可带来最大利益的国家。”因此,他认为大马政府不只要加强竞争力,还要积极研究竞争者的优势。

外资求才首选

大专院校受惠

优大经济系教授锺志强向《南洋商报》证实,大马确实从美国加大制裁中国的局势中得利,外资来马不只求财,也求才,国内大专院校因外资求才若渴而受惠。

“本地大学成为外资征才首选,尤其是工程系学生,以优大为例,成绩优异的学生,学期第一年已获外企提供奖学金,有些学生未毕业已获企业聘雇,起薪4000令吉以上。”

他表示,每个学期都有跨国企业到优大找人才,成绩优异者已被“扫完”,但依然不够填补他们的人才需求。

他说,目前科技领域对工程师需求很高,主要是电子、半导体、人工智能、新能源及电动车等领域都需要这类型专才。

因此,该校与企业合作,推行“校企人才培训计划”,为加速培养人才,让校方、企业及学生同步受益。

外资变资本密集型

他坦言,20年前外资(日本及西方国家)来马,是因为人力成本便宜,而如今的外资,已从劳力密集型,转为资本密集型。

“外资投资的首要考量是人才、政治经济稳定性、税务优惠、工业园区、基础设施如机场、港口、数字化技术等。”

锺志强建议,本地企业可与外资配合、合作,提供援助,如协助运输物品。政府方面,可以和本地企业合作,为外资打造更好的工业生态系统环境。

比如在丹绒马林的汽车高科技谷(AHTV)或工业园区附近,成立技职院校或大学,培养人才,准备更多基础设施,把其打造成“电动车硅谷”。

“配合以上规划,才可以最大化外资来马的经济效益,带动大马企业跳跃式成长。”

看好AI芯片投资潜能

锺志强指出,据他观察,许多被美国制裁的领域,如电子、半导体、芯片、电动车、橡胶手套等企业,已来马设厂,除了出口东南亚市场,也部署出口美国,以避规制裁风险。

此外,他也看好人工智能(AI)芯片在马的投资潜能,尤其是雪兰莪及槟城,将因具备基础设施及人才优势,而受外资青睐。

然而,对于大马企业能够接住外资带来的商机,他说,就规模而言,外资与大部分国内企业并非“门当户对”,双方难以相互融合,料比较难以从外资身上分一杯羹。

他说,目前的大马企业,97%为中小型企业。而外资,虽然在其国家被定义为中小企业,但在大马,规模实则媲美本地大企业。

“估计本地企业仅分得一小块蛋糕。既然规模比不上,但我们可‘借力打力’,借外资的资源来推动本地企业成长。”

大马受益“中国+1”战略

丰隆投行研究指出,上周美国宣布将对从中国进口的18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关税,涵盖范围包括钢铁和铝、半导体、电动汽车、电池、关键矿物、太阳能电池、船岸起重机和医疗产品等战略行业的商品。

该行分析员在最新报告中认为,大马可能通过贸易转移和增加外来直接投资(FDI)从美中贸易战中受益。因为自贸易战开始后,大马的外国投资大幅增加,从2017年的540亿令吉,增加到去年的1880亿令吉,增幅达3.5倍。

而且,在贸易战之前,即从2013到2017年,大马批准投资总额中,外资占比为26%;然而,在贸易战期间(2018至去年),这比例上升至59%。

分析员认为,这些趋势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国受益于“中国+1”战略。

经济小知识:“生产要素”对“资源”定义

它是经济学里对“资源”的定义,指所有用于生产商品或提供服务的资源,包括土地、劳动、资本及科技。

土地资本代表自然资源,如水、土地、石油、矿产、动植物;劳动则可以理解国家为对劳动力的投资,如教育、技职培训等等。

资本可细分为资金、设备、人脉;而科技包括技术、信息是否随着世代发展不断进步。

视频推荐 :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