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0日讯)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的样本,研究和发展支出增加1%,估计可使经济增长0.61%,而马来西亚研究和发展支出则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4%,在东南亚仅次于新加坡。

瑞士驻马来西亚大使安德莉莱希琳说,研究和发展支出是政治优先级的问题,但在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公私伙伴关系。简而言之,投入更多研发的国家往往具有更深的增长。

她日前访问拉曼大学时,向在场者这么说。这也是她首次访问大马的大学。

她指出,统计显示,大马的创新表现不俗,就研发强度而言,大马领先于大多数东南亚国家。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大马的研究和发展支出在东南亚仅次于新加坡的1.9%,并位居第二。

“据我所知,大马将继续致力于为当地和国际社会带来积极影响的转化型研究。”

跨境合作激发创新绩效

此外,她也提到拉曼大学双溪龙校区与LiveLife BioSciences A.G. 的合作,体现跨境合作确实激发创新绩效。

她指出,全球健康危机和经济衰退时期,瑞士当局仍然坚信创新和竞争力是成功重启的关键因素。

在场者计有拉曼大学校长尤芳达教授、副校长(国际化与学术发展)姚河光教授、朱慧萍博士、LiveLife 副总裁林长伟和LiveLife国际首席总监曾金玉等。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