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报道:林秀芳

(巴生17日讯)前有追“兵”,后有“病毒!”

虽然国安会宣布雪兰莪州34个副县结束加强行动管控令(EMCO),但是获准开业领域却因政府之前的指令朝令夕改,使很多商家都怕“踩雷”,不敢在今天开业。

商家表示,执法人员在管控令期间的雷厉扫荡行动,已经令商界生起“恐惧症”。

当中不少商家表示,他们要先观望情况,待一切标准作业程序(SOP)都确认后,才在下周打开店门做生意。

“我们被取缔到怕了,因为抗疫指令一U再U,我们不知何时会中招,所以今日宁愿暂不开业,先作好准备工作。”

此外,雪隆地区高传染率的冠病病毒凶险依然未除,也是商家顾忌的因素之一。

“病毒与执法不公皆可怕”

要保命,还是要保业?

雪隆轮胎同业公会会长郑道说,目前同业都面对“要保命还是要保业”的困境。

他说,轮胎行业属于必要领域的护航服务,旗下会员皆会开门经营,只是需要更谨慎提防病毒与执法不公的对待。

“病毒与执法不公一样可怕,尤其现在还面对生意不景气情况,尤其现在不能跨州跨县,加上大家也都减少外出,这也间接减少轮胎更换的需求,为此若不慎被开出万元罚单,对业者也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负担。”

他说,会员之前也有人遭执法检查,部分人因SOP不清楚的问题而遭开罚,对此,他认为非常不值,希望同业要做得更仔细和谨慎一些,以避免得不偿失。

“对于防疫工作,大家确实也要很谨慎,毕竟我们也会经常需要触碰和驾驶顾客的轿车,如果没有做好防疫工作,或给自己带来感染的风险。”

二手车机件商“闭门”营业

马来西亚二手车机件商会主席刘丽琴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说,尽管目前二手车机件商已获开业,不过,鉴于当局的执法已对营商环境制造不必要的恐惧感,旗下很多会员都采取“闭门式”经营。

“我们是要避免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她表示,其工厂内员工不多,而且也会自行做好防疫SOP,不过同业不时听闻执法人员“找茬”的案例。

“不论真假,总之突然有大批警员或执法人员上门取缔,都会给业者带来不必要的压迫感。

“再说,我们很多会员都有自己熟悉的客户群,因此一般会继续选择闭门方式经营,而且闭门营运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减少吸引过路客的到来。”

另一方面,她表示,因为冠病情况还是非常严重,同业们希望避开外来客,从而减低感染风险。

“至于熟客方面,我们也尽量采取电联及送货方式经营,非必要都不会要求顾客上门,以减少接触方式来保护大家的健康安全。”

五金修车店等准备就绪

在进入第一阶段国家复苏计划里,获恢复营业的商业包括五金店、修车店、婴儿用品店、宗教用品店、杂货店、药店、兽医店、洗衣店、自助洗衣店(需确保有员工在店内)及眼镜店。

本报记者今早走访商业区时发现,不少零售业者已做第一时间开业的准备,当中包括五金店、眼镜店、汽车零件销售商等。

受访者指出,尽管获悉可开业,但还是希望先弄清楚整个SOP,以避免招来不必要的重罚,再加上关门2周来,也有很多客户致电要求维修服务,因此也必须事先做好预约工作,从而避免店内引发人潮问题。

他们也表示,在停运期间,不断地接获顾客致电求助,特别是面对电箱损坏、轮胎爆胎等紧急状况,不过大家皆担心遭举报,也不敢提供服务。

轮胎店业者陈如坚:仅提供预约服务

在消息宣布前,就在当天早上接获贸工部可开业的信函,因此在傍晚听取最终宣布确定可开业后,于今早立刻投入营运。

停运期间,不断接到顾客致电求助,然而却不敢提供服务,如今可开业,是通过预约提供服务。

“目前病例高企,生意也难做,为免不必要的违例问题,我们要求员工和顾客皆需严守SOP,前者违例需自行负责,后者违例便拒绝提供服务,以避免给公司招来麻烦。”

汽车维修业者林伟杰:先处理紧急维修

虽获悉可以开业,不过不是很清楚SOP,因此决定弄清楚一切后,才于下周一开工。

周五晚接到可开工的消息后,却碍于加强管控令不能立刻回店处理信件给员工,因此才无法于今天开业,但本身则有回修车厂处理一些紧急维修的服务。

“在病例高企期间获得开业,我们也很担心引发感染问题,因此会谨慎做好各项防疫工作。”

他说,对一些外客,他们会事先消毒整辆车后才让员工维修。

兴隆汽车机件东主黄祖兴:担心来电是“诱饵”

关门期间,电话络绎不绝寻求购买维修零件,但是今天开店后,大家却不知情,因此也没有太多生意上门。

他说,加强管控令期间,致电寻求购买零件的多数是友族,毕竟汽车是人们主要交通工具,包括外出购买基本必需品、看医生或外出接种疫苗等,一旦损坏了,人们就犹如失去一双腿般,动弹不得。

“不过,那段期间我们多不敢开门做生意,毕竟担心遭取缔,尤其不知道致电询问者的身分时,更担心是执法人员的诱饵,最终或得不偿失。”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