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

【独家】疫情警醒仍不足 90%国人缺立遗嘱意识

独家报道:李治宏

立遗嘱向来是华人普遍忌讳的事,但过去2年的疫情,却令随时面临生离死别的国人改变想法。

本报早前报道,2020年3月至2021年4月期间,单是向公共信托有限公司(Amanah Raya Berhad)立遗嘱的国人就有约4万人,创下10年新高。

尽管如此,根据马来西亚资产规划师协会(MIEP)官网,至今仍有超过90%的大马人仍未立遗嘱,为何如此?这里请来该会主席薛国龙告诉大家更多。

问:为何大马至今仍没有立遗嘱的风气?

答:这可归纳几个原因。第一,许多国人仍不明白立遗嘱的重要性;第二,很多人认为立遗嘱很麻烦,需要准备许多文件和列明财产,结果抱着能拖就拖的心态,迟迟不立遗嘱。第三,有些人认为自己没有财产,所以不必立遗嘱;第四,很多人认为立遗嘱费用很高,是有钱人的“玩意”。

其实,立遗嘱非常重要,因为一个人如果没有立遗嘱,其遗产将根据遗产分配法令,而非根据其意愿来分配。只要有一个银行户头,就必须立遗嘱,否则受益人很难拿到其遗产。至于立遗嘱的费用其实不高,只需花费1000令吉以下就可做到。

建议提供税务减免

问:过去20年来业界和相关组织对立遗嘱方面的宣导,是否有起到作用?

答:肯定有的。以前每个人一提到立遗嘱,就会想到自己不久后将离开人世,所以就很忌讳,现在的人会比较好一点,尤其是冠病疫情爆发后,会有更多人立遗嘱。

但为何我们立遗嘱的风气仍不盛,除了上述提到的几个原因,其他因素包括政府未有奖掖措施去推动,因此我们建议政府提供税务减免,立遗嘱可享有个人所得税减免最高3000令吉,以鼓励更多国人立遗嘱。

设信托国人少过1%

问:遗产规划其实不止是立遗嘱,还包括设立信托。在大马,设立信托的人多吗?

答:在大马,信托是一个很新的概念。目前没有正式的统计数据,但相信有开设信托户头的人少过1%。

信托可分为很多种,包括家庭信托、房产信托、保险信托、投资信托等。它是财务规划和传承财富的其中一种工具,通过它把资产(遗产)传承给下一代。

信托可减遗嘱争议

问:没有立遗嘱和设立信托,会面对哪些问题?信托又有什么好处?

答:没有立遗嘱,就必须根据遗产分配法令来分配遗产,要将遗产交给指定受益人,需耗费更长时间。

当然,遗嘱的有效性可以被挑战,例如指有关立遗嘱是在不清醒的情况下所立下,但信托可以解决遗嘱的这个问题。信托可以在立信托者过世及发出死亡证书后的4至21天后,就由信托公司把钱交给受益人。

在等待遗产分配的过程中,死者家属的日子要过、贷款需继续还,可通过之前准备的现金信托,应付全家好几个月的生活开销。

问:国人购买的人寿保险和公积金户头通常有安排受益人,如果在遗嘱中提名不同的保险和公积金受益人,两者会否有冲突或重叠?

答:这是一个很复杂的法律问题。我建议不要这样做。如果在遗嘱中提名保险和公积金受益人,而有关受益人并非你的近亲,这份遗产的安排将无效,可能会被挑战,进而令整个遗产分配出现问题。

所以我的建议是,如果要更换保险或公积金的提名受益人,就直接在保险提名人和公积金提名人上作出更改。

相关视频:

【南洋创富堂】大马九成国民没立遗嘱 问题出现在哪?

反应

 

财经新闻

专家:避免一人落跑 立遗嘱应委2执行人

(吉隆坡8日讯)专家建议有小孩的父母在立遗嘱时,应该委任两名执行人,以避免单一执行人可能在协助领遗产后“跑路”的情况。

FINEX & CO合伙人兼首席法律顾问李美倩说,家长选择遗嘱执行人时胥视孩子的年龄:“如果孩子已经长大,可让他自己做执行人。”

她在2024年遗产规划论坛上这么说。论坛主题为“马来西亚财富传承:挑战、策略、趋势”。

李美倩建议有小孩的父母应该委任两名执行人,以便可相互制衡。

她提及,执行人需要跑动,如要到内陆税收局、律师事务所等处理事务,因此也应该从遗嘱里拨一些钱作为其酬劳。

针对立遗嘱的重要性,她举例道:“虽然有分配法令,但如果一间屋子要分给5至6个人,这是很麻烦的……另外,在某种情况下,如果(已离世)父母户头内的钱是某孩子给的,那是否要分配给兄弟姐妹?因此,做遗嘱是很重要的。”

老板须先还清所得税

YYC超越集团总执行长拿汀叶欣向提醒,根据大马法律,一名老板即使去世了,其所得税还是得还清,之后才能让受益人分遗产,因此老板们需妥善处理所得税,否则其下一代还是要还。

“很多公司老板没有立遗嘱,在发生事情时会很麻烦……公司老板在传承、股权方面应该要妥善处理,包括公司的股权、所得税等,尽早规划才不会浪费多年的心血。”

她提及,政府一直在探讨实施遗产税,但她不太认同这么做,因为这等同再向下一代课税。

国人立遗嘱比例偏低

公共信托有限公司集团总商务长叶宜香说,当局正在通过电子化和数字化的方式改善国家遗嘱管理系统,以便可以追踪逝世大马人的遗产。

他说,目前有150万个遗嘱的登记,其中113万个案在公共信托有限公司中有记录。

“这数目对比人口来说还是很少的,虽然如今遗嘱已不是禁忌,是财务管理生态系统的一部分,但渗透率仍非常低。”

他指该公司面对的挑战是在1年里要处理1万2000至1万5000个案件,其中涉及争产。

公共信托有限公司为财长机构旗下公司,负责管理遗嘱和公共信托。它也是执行方,可以代表执行遗嘱。

应设信托管理遗产

刘法律事务处创办人拿督Andy Low建议老板们用信托来管理遗产,以租金来付给后代,以避免房产被继承人卖掉。

他说,遗嘱管理有分公共和私人管理者,有需要者可交由公共信托有限公司处理。

“如果继承人有争吵,就必须委任律师去执行遗嘱,妥善规划能减少在继承遗产过程上的麻烦。”

主持人为爱FM(AiFM)电台主播丘淑霖。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