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

【独家】疫情警醒仍不足 90%国人缺立遗嘱意识

独家报道:李治宏

立遗嘱向来是华人普遍忌讳的事,但过去2年的疫情,却令随时面临生离死别的国人改变想法。

本报早前报道,2020年3月至2021年4月期间,单是向公共信托有限公司(Amanah Raya Berhad)立遗嘱的国人就有约4万人,创下10年新高。

尽管如此,根据马来西亚资产规划师协会(MIEP)官网,至今仍有超过90%的大马人仍未立遗嘱,为何如此?这里请来该会主席薛国龙告诉大家更多。

问:为何大马至今仍没有立遗嘱的风气?

答:这可归纳几个原因。第一,许多国人仍不明白立遗嘱的重要性;第二,很多人认为立遗嘱很麻烦,需要准备许多文件和列明财产,结果抱着能拖就拖的心态,迟迟不立遗嘱。第三,有些人认为自己没有财产,所以不必立遗嘱;第四,很多人认为立遗嘱费用很高,是有钱人的“玩意”。

其实,立遗嘱非常重要,因为一个人如果没有立遗嘱,其遗产将根据遗产分配法令,而非根据其意愿来分配。只要有一个银行户头,就必须立遗嘱,否则受益人很难拿到其遗产。至于立遗嘱的费用其实不高,只需花费1000令吉以下就可做到。

建议提供税务减免

问:过去20年来业界和相关组织对立遗嘱方面的宣导,是否有起到作用?

答:肯定有的。以前每个人一提到立遗嘱,就会想到自己不久后将离开人世,所以就很忌讳,现在的人会比较好一点,尤其是冠病疫情爆发后,会有更多人立遗嘱。

但为何我们立遗嘱的风气仍不盛,除了上述提到的几个原因,其他因素包括政府未有奖掖措施去推动,因此我们建议政府提供税务减免,立遗嘱可享有个人所得税减免最高3000令吉,以鼓励更多国人立遗嘱。

设信托国人少过1%

问:遗产规划其实不止是立遗嘱,还包括设立信托。在大马,设立信托的人多吗?

答:在大马,信托是一个很新的概念。目前没有正式的统计数据,但相信有开设信托户头的人少过1%。

信托可分为很多种,包括家庭信托、房产信托、保险信托、投资信托等。它是财务规划和传承财富的其中一种工具,通过它把资产(遗产)传承给下一代。

信托可减遗嘱争议

问:没有立遗嘱和设立信托,会面对哪些问题?信托又有什么好处?

答:没有立遗嘱,就必须根据遗产分配法令来分配遗产,要将遗产交给指定受益人,需耗费更长时间。

当然,遗嘱的有效性可以被挑战,例如指有关立遗嘱是在不清醒的情况下所立下,但信托可以解决遗嘱的这个问题。信托可以在立信托者过世及发出死亡证书后的4至21天后,就由信托公司把钱交给受益人。

在等待遗产分配的过程中,死者家属的日子要过、贷款需继续还,可通过之前准备的现金信托,应付全家好几个月的生活开销。

问:国人购买的人寿保险和公积金户头通常有安排受益人,如果在遗嘱中提名不同的保险和公积金受益人,两者会否有冲突或重叠?

答:这是一个很复杂的法律问题。我建议不要这样做。如果在遗嘱中提名保险和公积金受益人,而有关受益人并非你的近亲,这份遗产的安排将无效,可能会被挑战,进而令整个遗产分配出现问题。

所以我的建议是,如果要更换保险或公积金的提名受益人,就直接在保险提名人和公积金提名人上作出更改。

相关视频:

【南洋创富堂】大马九成国民没立遗嘱 问题出现在哪?

反应

 

时尚

遗嘱遭判无效 Pierre Cardin要卖了?

整理报道|洪诗迪

在时尚圈属殿堂级人物的皮耶卡登(Pierre Cardin)于2020年底逝世时让人深感惋惜,但更让人感无奈的是,因生前没把遗嘱立好,卡登家族也随即陷入遗产继承权大战。

在时尚圈发展逾60年,皮耶卡登留下了许多影响深远的珍贵艺术遗产,可惜逝世后给家族留下的却是“归属成疑”,导致家族成员分裂成两派闹上法庭的丰厚遗产,其中包括一家控股公司、多家子公司、授权业务、品牌和不动产;具体的价值不详,但根据律师透露,按照收购条约的价值约为7.5至8亿欧元(约39至41亿令吉)。

虽然皮耶卡登一生无妻无子女,但包括姪孫辈在内,他共计有22位继承人,而且已经分成两派,一派是希望能出售皮耶卡登的集团,据称是以几位侄孙女为首并已获多少家族成员的支持。

另一派则是要坚守他一手创造的帝国,为首的自然是与皮耶卡登共事近25年,目前任总执行长兼总裁的姪孫罗迪戈巴西利卡帝(Rodrigo Basilicati),但他仅获自己手足共两人的支持。

谁才是继承人?

罗迪戈巴西利卡帝不仅坚称自己才是合法继承人,他还向法院提交了一份“皮耶卡登的手写遗嘱”,据称是他于2022年7月在皮耶卡登的家中发现,而落款日期是2016年11月,虽在遗嘱中有提及他应为唯一继承人,但相关遗嘱却不被法院认可,原因是既没有当事人的签名也没有向法国当局注册。

去年在被法院判定遗嘱无效后,罗迪戈巴西利卡帝便立刻上诉,直到最近才再度被法国巴黎上诉法院判“遗嘱无效”。

原因是法院认为在这份长约11行的遗嘱中,皮耶卡登名字的首字母缩写“PC”只出现在第10行,而不是能让遗嘱生效的末端,所以不能认定这份极具争议的手写遗嘱存在“签名”;更让他感到伤心的是与他对立的侄孙女还向法院控诉他企图掠夺原属于她们的财产,提告他伪造和遗产侵占等多项罪名。

受皮耶卡登认可

实际上皮耶卡登生前也确实曾经向媒体提起,罗迪戈巴西利卡帝或将接管自己的时尚帝国,在时尚老佛爷卡尔拉格斐逝世后,他还说道:“我当然会在去世前指定好接班人,我手上已有3个非常优秀的人选,但我不希望他们只是重复我做过的事。”

这些年来,其实不只皮耶卡登,圈内很多人也都看见了罗迪戈巴西利卡帝对品牌付出的努力,土木工程系出身的他大约是1996年便跟在皮耶卡登身边工作,直到2018年被委任为总执行长,2020年兼任总裁,而他同时也是品牌的艺术总监。

自皮耶卡登逝世后,罗迪戈巴西利卡帝更致力将品牌带回大众视野,包括在不同国家举办巡回秀、在美国和德国博物馆举办作品展、甚至还在去年正式重返巴黎时装周等。只可惜,皮耶卡登没来得及在逝世前正式指定自己的继承人。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