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

【独家】回教金币纳入外汇储备? 经济学家:知易行难

独家报道:李玟江

(吉隆坡21日讯)美元持续走强,为了减少波动冲击,我国政府再次提出要以黄金第纳尔(gold dinar,俗称回教金币)作为外汇储备货币,经济学家乐见政府为减缓市场波动而再提出此类看法,奈何知易行难!

首相安华日前在下议院回应询问时表示,政府有意再将黄金第纳尔作为储备货币。

他表示,由于先前的提案并未得到任何实质回应,因此,将在今年12月,在吉隆坡举行的回教经济会议上,重点讨论相关议题。

安华指出,其实黄金第纳尔的使用率,在回教国家只占5至6%,因此,大马开始执行会是一个积极的开始,因为这有助于提供助力,并减少对美元的依赖。

黄金第纳尔是一种黄金货币单位,通常与回教金融体系和回教金融法(回教经济学)有关。第纳尔是一个历史上用于称呼金币的名词,起源于古罗马时代。

黄金第纳尔的概念,在现代回教金融中被提出,旨在创建一种基于黄金的货币系统,符合回教法规。

根据回教教义,使用黄金或白银作为货币是合法的,但使用纸币或数字货币则需要遵守一些回教金融法的规定。

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执行董事李兴裕在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表示,目前大马的外汇储备有3大组成成分,而黄金第纳尔并不纳入其中。

“大马的3大外汇储备,有外汇美元储备、特别提款权(SDR)和黄金,而黄金第纳尔不在其中。”

他指出,其实黄金第纳尔的课题不是新鲜事,因为早在2019年12月,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就有提及。

“当时敦马的看法,主要是美元在本区域的不稳定性,而这也促使回教国家考虑使用黄金第纳尔,作为彼此贸易共同货币的原因。”

“现在安华再度提及,其实与亚洲货币基金(AMF)的想法一样,那就是美元太强,需要别的东西代替。”

他表示,美元走强,最常见的问题就是新兴货币走低变弱,因此各国央行才会想法设法,减少波动并稳住自家货币。

流通不足是绊脚石

李兴裕表示,现阶段最常看到的就是人民币,或是欧元作为交易结算货币,不过,很遗憾的是,流通率仍然比美元逊色。

“美元在交易结算方面依然占据70%,这是一个很庞大的数目,且一时半刻难以被取代。”

“使用黄金第纳尔作为交易结算货币,是回教国家有意推行的事,不过,事情真的有那么简单吗?”

“首先,黄金第纳尔一定要成为受认可的通用货币,而外国国家也必须要有一定的数量,才能进行交易结算。”

“再来,还要确保流通率,如果流通不足,谁还敢使用?”

“第三,如果作为国际支付结算,黄金第纳尔足够稳定吗?这些都是需要考量的,不是说要用就能用。”

“不仅如此,政府还要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国家一起推出,同时也要拟定好清算系统(clearing system)。”

他表示,撇开亚洲货币基金或黄金第纳尔不谈,实际上东盟早前就有意如欧盟般,推出东盟货币,不过,要实行恐怕有点难。

“且看欧元,之前流行通用,就是为了减少受到美元的影响,不过,市面上用欧元来结算的多吗?整体来看美元还是足够强势。”

李兴裕表示,这不是一条简单易走的道路,因为需要耗费时间,加强交易双方的信心,同时,还要看相关国家是否会努力配合。

至于安华的提议,究竟会不会有利于第纳尔的销售商?他指其实这也是投资资产之一,与黄金相似,因此不见得相关领域就能因此受惠。

传统黄金第纳尔的重量为1米斯卡尔(mithqal),相等于4.25克或0.137盎司。 按照当前价格计算,黄金第纳尔的价值为263.38美元(约1249令吉),而市场售卖价则大约处在1400令吉左右。

马来人首选回教金币

大众金行(Public Gold)创办人兼执行主席拿督威拉黄俊豪,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点出,黄金第纳尔能作为储备货币,一定有助于推动黄金走势,但无论如何演变,黄金第纳尔仍是马来人的首选。

他表示,政府要执行黄金第纳尔作为储蓄货币,并不是3至5年就能推动,而是需要一个长远的计划才能执行。

“首相在国会上可能只是顺势回答,但无论如何,都难以动摇黄金第纳尔在马来人心中的地位。”

他表示,在收藏或投资方面,大马有70%的马来人,喜欢投资在黄金第纳尔,而剩余的30%也是在金条上。

至于为何马来人偏爱黄金第纳尔,他指出,这主要是有关产品符合回教教义,因此更有收藏投资价值。

“从长远来说,这个推动不只是有助于拉升黄金第纳尔,而是整个黄金市场都会受惠,但现阶段不会出现太大改变。”

去美元化不容易

他指出,想要去美元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美元仍被归类为“优质”货币。

“除非美元变成‘劣币’,黄金作为‘优币’才能取而代之,不过,要美元完完全全变成‘劣币’,还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

“疫情期间,美国透过量化宽松工具大量印钱,而到了后疫情时代,再将利率调升,这一举动促使美元不断走强。”

“所以每当美元走强,就会有很多论调说要去美元化,或是使用其他结算方式,但实际上,要推动起来不是件容易的事。”

“总的来说,推动黄金第纳尔作为储备货币,在长远来看一定是件好事,但需要等上多久,就不得而知了。”

视频推荐 :

反应

 

国际财经

美联储恐延后降息 美元创1年多最大单周升幅

(华盛顿13日讯)美元对6种主要货币汇率指数(DXY)本周上涨1.7%,是2022年9月来最大单周升幅,主因3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升幅超出预估,使交易商将美联储(Fed)降息的时机向后推。

欧元与英镑对美元汇率贬到去年11月来低点,日元对美元更贬到34年来低点。普莱仕集团资深经理人费兹蒙斯表示,“美国情况非常特殊,财政政策超松,而货币政策紧缩,因而导致美元强势。”

3月CPI升幅超出预估,使更多交易商赌今年美联储可能只会降息1码,且6月降息的几率大幅下降。然而欧洲央行(ECB)总裁拉加德周四明示可能于6月降息,且市场并预估今年ECB将降息3码,而美联储只会降1-2码,使欧元汇率承受重大压力。一周来欧元对美元累积贬值1.8%,是2022年来最大单周贬幅。

ING银行全球市场主管透纳表示,“欧洲央行与美联储的降息路径分歧,使欧元对美元走贬”。两大央行降息时机不一致,已使10年期美债与德债之间的殖利率差距扩大到2.17个百分点,为2019年来之最。

市场担忧伊能可能会对以色列发动报复性攻击,导致中东冲突扩大,并激励油价上涨,也带动美元走强,并使其他央行不愿在此时降息,以免引发输入性通胀。

市场对美联储的降息预期生变,使日元受创最重,贬到1990年来低点,使日本财务省官员扬言准备干预。

新闻来源:联合新闻网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