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

【独家】吸引狮城游客刺激消费 新元企稳对大马利多于弊

独家报道:宋秀英

(吉隆坡22日讯)新元汇率扶摇直上,叫区域货币太沉重!新元兑换马币汇率从今年初的3.088令吉,升高至今天的3.222令吉,在在展现新国强稳的经济实力。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从去年10月至今,4次收紧货币政策,从而有效推高新元价值,让新元在本区域国家走强,对比区域,区域国家货币黯然失色。

经济学家指出,尽管美元猛涨,导致东南亚国家货币面对巨大波动,新元兑换美元却只微跌,这反映新加坡经济基本面强稳,当各国货币兑美元汇率都应声倒下时,该国汇率依然屹立不倒。

新元企稳,对周边国家利多于弊,尤其是新加坡与马来西亚一衣带水,新元走强可吸引更多新加坡游客前来观光旅游,刺激大马国内消费及服务业,为国家赚取更多外汇。

或吸引更多越堤族

然而,新元走稳也给大马带来隐忧,它犹如强力磁铁般,吸引一批又一批的大马青年到狮城就业,进一步加剧本地人力荒。

黎浩然:高汇率高薪资
人才外流恐更严重

亚太投资银行投行一部总裁黎浩然博士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说,美元猛涨,使到本区域国家货币受到压力,预料短期内都不乐观。

他认为,新元企稳是新国经济基本面强大的表现,相对各国货币,新元兑美元只是小幅度下跌。

“新元企稳,对大马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它有助于吸引更多新加坡游客前来旅游消费,间接推动国家经济发展。”

由于高汇率和更好的薪资待遇,我国有约90万人前往新加坡工作。

黎浩然说,目前国内各行各业面对严重人力荒,新元汇率高企也势必加剧人力短缺问题,吸引更多青年到狮城赚新元,导致我国面对人才外流的打击。

令吉低迷难吸外资

他表示,除了新加坡,周围国家如印尼、越南的经济先后崛起,若大马的经济复苏步伐依然缓慢前进,国人收入差强人意,长期而言,一些国民可能到周边国家发展,促使人才严重外流。

“投资者选择在汇率平稳及经济体系良好的国家投资,若令吉一直维持低迷水平,很难吸引投资者前来投资。”

李兴裕:马币疲弱
勿推资本管制政策

资深经济学家李兴裕说,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采取不同方式应对美元升息,蓄意让新元走强,以汇率政策应对通胀。

他表示,新加坡经济基础面强、拥有雄厚外汇储备金,加上国债都是借贷作为投资用途,在新元被看好的情况下,新元兑美元汇率的跌幅小,对比本区域国家货币则显得稳定。

他说,同比新加坡,日本则是刻意采取负利率政策,以优先处理国家经济问题。

他指出,日本是一个老化、生产力减少,难有作为的国家,日元是大幅度贬值的货币之一,不过,日本却拥有雄厚外汇储备金。

“新元向来受看好,过去的纪录显示,新元不曾出现出乎意外的趋势,其经济体系足以支撑货币。”

马币被低估

对于马币汇率表现是否差强人意,李兴裕说,年初至今,马币对一篮子货币贬值幅度仅为0.7%,巨无霸指数(Big MacIdex)亦显示马币被低估。

谈到令吉兑美元的短期走势,他说,2021年至今年7月,国内商业银行的外汇存款增加了415亿令吉,这显示人们担心令吉会进一步走低,因此转向投资外汇。

“若人们都觉得令吉在短期内不会走高,进而选择投资外汇,这将促使令口汇率进一步下跌。”

在马币疲弱之际,李兴裕提醒政府吸取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教训,千万不要推行资本管制政策,否则国家经济将被压垮。

张永隆:马币短期难回4.30

马来西亚诺丁汉大学经济系主任张永隆博士说,新加坡政府采取让新元升值措施,主要是因为升值对该国有好处。

他表示,年初至今,新元兑美元汇率只有稍微下跌,对其他货币则走强。

他说,同比新元汇率升值,基于马币疲弱,预料美元兑换马币将徘徊在4.60令吉,短期内难回到4.30令吉。

“若发展中国家在这段期间发生货币危机,加上其经济结构与大马相同,将导致投资者惊慌,届时恐怕马币会贬值更多。”

推荐视频:

反应

 

言论

鸵鸟心态救不了马币/曾达威

马币兑美元和新元一度贬值至4.80和3.57的新低点,而引发热议。

首相兼财长拿督斯里安华强调,政府并未对令吉贬值坐视不理,还要求各方不要再继续把令吉贬值和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相提并论。

安华还说,政府正在“不断努力”地解决马币贬值的问题,我国的投资数据仍“牢不可破”。

安华也说,如果马币下跌的原因是因为投资者缺乏信心,那么大马就无法在去年录得3295亿令吉的史上“最高投资”。

安华身为首相兼财政部长,信心喊话是很正常的。惟,一切都必须要有真凭实据。

外来直接投资下降

安华说正在不断努力解决问题,然而在他要求国行行长拿督阿都拉昔做出解释之后,似乎就没有什么实际的后续行动了。

安华说我国的投资数据牢不可破,而且获得史上最高的投资额,然而,根据统计局(DOSM)的报告,大马外来直接投资(FDI)从2021年的504亿令吉和2022年的746亿令吉下降至2023年的395亿令吉。

想请问,是首相被误导了,还是统计局的数据有误?

仔细一看,原来首相所说的,是最高“批准”投资额,不是“实现”投资额。

最高批准投资额是在投资计划初期谈妥的上限,而实现投资额是实际发生的投资金额。

在许多情况下,实现投资额会低于最高批准投资额。投资的成功实现取决于各种因素,包括国家经济环境,以及投资风险等考量。

安华也表示,我国目前的出口走势“十分良好”。

没错,马币贬值有利于出口商。但是翻看数据一看,自2023年的贸易总额按年下滑4.3%,出口额按年减少10.0%,且连续10个月下滑,在今年1月才止跌回升。

另外,有专家表示,马币贬值有利于旅游业。乍听之下似乎有道理。然而,旅游、艺术及文化部部长拿督斯里张庆信表示,我国在马中免签推行后只迎来了160万中国游客,但泰国却迎来了整整1000万名中国游客,差距甚大。

说了这么多,世界银行驻马首席经济学家阿普瓦桑却发出了打脸首相大人的文告。

阿普瓦桑表示,虽然外部因素是导致马币贬值的其中原因,但更为关键的是大马竞争力出现了下降的征兆。

对比区域货币表现,美联储在上一次升息后,菲律宾披索、印尼盾和泰铢兑美元的贬值幅度都小于令吉。

就连比大马更依赖中国出口的越南,其货币贬值幅度也小于令吉。

改善大马竞争力

诚如阿普瓦桑所说,货币反映了一个国家的社会、经济和政治活力。

因此,要改善令吉表现,就必须从问题的根本着手, 改善大马的竞争力。

一味地用鸵鸟心态来看待马币贬值,讳疾忌医,粉饰太平却拿不出实际的解决方案和改革决心,只会让外资却步,马币恐怕也会越陷越深。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