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报道:黎添华

一个小不点,撼动整个地球,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已加速零工经济文化在我国的成形。

促成零工经济文化的是营运成本、管理成本及人才补缺的压力。零工经济模式通常被视为个人业务承揽与合作,企业界如今趋向使用零工方式降低营运成本,并满足项目需求。

病毒张牙舞爪约一年来,零工经济(Gig Economy)确实助不少人渡过寒冬,有了些许收入,政府援助人民之余也鼓励零工领域。

但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对于已成许多企业追求的专业人才,零工经济绝对是一个理想目标,有者甚至化零为业,自行创业,承包如雪花纷至的零工项目;但对于无一技之长且教育水平不高者,长久打零工或许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甚至有经济学者认为,长此下去,零工经济文化在很多方面,对国家经济并不一定是好事。

零工致经济格局下降

宏愿开放大学数码科技经济系主任李宏伟认为,零工经济文化其实是我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一种表现;长远来说,这会导致我国经济格局下降。

他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指出,发展中国家都会面对中等收入陷阱的问题,尤其现今打工一族的薪水无法支付生活开销,而劳力市场也无法与正规职业对接,所以才产生零工经济现象。

“若我国走不出这种窘境,未来将影响我国的整体经济格局及劳力表现水平。”

他指出,零工经济的出现,在在反映正职在我国经济体系中的存在价值,而我国经济无法让国人凭着正职谋生的尴尬。

有人认为,零工经济文化看似极具灵活性,而且符合年轻人的生活价值观,而开始成为职场未来趋势。

“严格来说,这其实不是趋势,而是一种社会问题。当年轻人无法依靠正职来谋生,这不是件值得引以为荣的事。”

缺薪水单难贷款

由于没薪水单等文件,因此零工经济者将导致政府在税收面对挑战。

不仅如此,若一般零工经济参与者的教育水平不高而且不进修提升技职能力和自身价值,那么长久以往他们或需政府经济支援,长远来说自然将加重国家负担。

另外,李宏伟也点出,若将格局放至个体户身上,零工一族很可能因为没薪水单等文件证明,在申请房贷、车贷面对难题。

“年轻人需要留意,这看来像是他们追求的‘工作与生活平衡’,但其实最终或须付出更多代价。”

减雇主成本接触新伙伴

Small Fish Business 企业教练兼企业作家廖翊翃则认为,在科技允许远距离工作、年轻人的价值观,以及疫情的推波助澜下,零工经济的工作模式与文化,俨然已势不可挡。

他说, 对企业而言,由于许多工作目前都是独立个别的项目性质,因此零工经济自然对无需长期职员的雇主来说是好事。这不仅能减低营运成本,同时也能接触到更多不一样的合作伙伴。

“何况现在的年轻人也不喜欢长时间待在一家公司,或一份工作做到退休。”

不过,他也提醒,并非所有企业都适合雇用零工,这胥视各别企业模式,一般工作可以和需要外包的领域较适合。

询及长远,会否出现服务品质无法统一,或表现参差不齐,他则认为,即使可能会出现类似问题,但是这其实是可以通过机制来解决的,因此问题不大。

“比如一家餐馆的外送服务由零工包办,若服务品质不好,那么可以通过评估制度降低他们的评级,甚至换人。”

他认为,只要通过制度确保服务品质达标且统一,那么即使是零工出现,也不会对企业造成品质不一的问题。

他强调,零工经济是大环境下催生的新模式,企业或个人必须得尝试调适,并从中提升本身的企业格局。

薪水比正职高150% 

成为零工经济一员已5年的黄佩杏堪称这一领域的佼佼者,除了薪水比过去正职高出150% 之外,更开拓了自己的生活视野。

能主持、撰稿、翻译、文案、书法,制作手工艺品的她指出,只要自律且积极,这一行的薪水绝对能比正职高,而她也会继续以零工工作持续下去。

“最重要的是,我在里头学到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不过,她也提及,零工可能无法予人一种长远的信心,因此零工业者需做好财务规划。

不想被工作框住思维

陈伟伟也是另一名擅长翻译、撰稿,及主持的零工成员。他坦言,自己看重的不是零工的薪水或灵活性,而是不想被某一份工作框住自己的思维及学习。

他自认,自己需要的是工作上所能带来的思维激荡、技巧学习、待人处事,以及各别领域的新知识,因此才选择了零工。

他也认为,年轻人多倾向于这样的发展,因此零工经济将是大势所趋。

财务有规划不惧没保障

黄世明自大学毕业后就一直以零工工作者身分自居,除了会计、卖保健品外,他也教人游泳。

属于90后的他表示,由于不想被同一份工作“绑死”,加上能获得更多收入,因此乐于当零工经济的一分子。

询及职场保障,他则认为,零工经济确实在社会保险、退休金,或公积金方面少了保障。

“但是,只要打工一族懂得财务规划,自然可以将零工收入拨出一部分来,保障自己的未来。”

正职薪水不够用

80后的零工工作者陈小姐则坦言,零工经济看似薪金高且极具灵活性,然而却是打工一族无奈的选择。

“如今一份工作的薪水不够用之外,限制与挑战都很多,加上正职的作息和目前的生活方式已无法契合,我只好选择零工。”

目前出任销售和业余撰稿的她表示,这样的生活会更忙,更无法在专业达标,长远来说不见得是好事。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