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产品热销 订单大增 家具业逆势疯赶工

独家报道:潘丽婷、黄文元、许世平

(吉隆坡、麻坡、芙蓉30日综合讯)马来西亚家具制造业早前虽受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冲击,但随着疫情趋稳及政府逐步放宽管控,不少家具业者复工复产后生意上扬,产品出奇热销,尤其中低价小样家具,更是吃香。 

马来西亚家具总会总会长邱曜仲向《南洋商报》披露,公会有3500名会员,根据最新调查显示,三分之一会员在4月杪起订单大量增加。

中低价家具吃香

他说,厂家正赶工应付出口订单,忙得不可开交。

“尤其是一些中低价位家具、或是合适网购的自组家具,来自美国的订单显著增加,还有欧洲或韩国等国家也都大量订购;而只做本地生意的一些家具店,热卖情形不遑多让,接获很多消费者订单。 ”

他说,“管控令开始后至4月初,的确有很多会员面对订单取消或延后情况,甚至发生多家公司因人手过剩,要出让逾千名外劳的情况,不过现在家具厂因订单大量增加,不但没再出让外劳,反要求更多外劳做工。 

“甚至有中上规模家具业者,在5月4日至13日实施有条件管控令的这段期间复业后,业绩从早前的零上涨到数十万令吉。

邱曜仲:本地人做不久

174家具厂缺1.3万工人

家具业被认为劳作肮脏、尘屑多,本地人不愿从事,马来西亚家具总会最新调查显示有174间家具厂缺1万3000工人。 

马来西亚家具总会总会长邱曜仲指出,过去为争取政府开放外劳给该领域,该会不时收集会员资料,并在国盟政府执政后,再次展开调查。 

“据我们向174家厂普查,总缺逾1万3000工人,但全马有超过1000家中大型的家具厂,所需人力远超这个数据。”

盼聘本地人

他说,该会希望聘用本地人,毕竟外劳基薪1200令吉加上宿舍及人头税,费用不低,无奈的是本地人都做不久,也鲜少人问津。 

他也说,由于人手有限,一些同业只能量力接订单,希望政府可优先解决家具领域的人力问题。

“在政府有条件允许家具业复工期,业者须遵守政府的标准作业程序,无法超时赶工;并望会员遵守,以免被取缔得不偿失。 

“我们也欢迎这期间因国外订单停滞,暂停生产线的业者联络总会,通过总会借出人力给其他工厂应急,减轻每月薪金照付的负担。 ”

原料涨价恐影响成本 

部分家具原料面对微涨5%左右情况,邱曜仲担心接下来若持续高涨,会影响成本。 

他指出,早前各国面对疫情,出入口方面的确面对一些小问题,但如今物流如常,无论进口原料或出口家具都正常。 

“本地家具一般采用橡胶木,五金方面来自中国,也有的木材料来自俄罗斯、欧美或美国。” 

他说,涨幅在可接受范围,但担心若再涨会影响成本。

邱曜仲说,我国家具业闻名海内外,每年为国家引入上百亿令吉外汇,潜在发展空间非常大,同业都有意在雪州、麻坡、怡保、关丹、亚罗士打或砂拉越发展家具城,扩大业务。

“虽然一些同业的业绩不尽理想,但相信只是因为服务线仍未复苏,或客户群是全球连锁的大品牌或大家具店,恰逢冠病大流行而暂停营业,才会发生服务工厂没有订单的现象。 

“相信一旦疫情全面受控,同业们的运作必然恢复及可以渡过困境。”

欧美买家订单没少

——麻坡家具同业商会会长黄友欢

麻坡家具同业商会会长黄友欢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指出,根据厂家反映,复工复产后下单的欧美买家,数量不逊于行动管控令落实前。

他说,不少厂家一直与欧美买家保持联系,这些人脉因为有经营,彼此有信心,我国厂家一旦恢复生产,顾客群就会光顾。

据他了解,目前有从事出口家具的厂家都在赶工,虽然复工时要遵守标准作业程序有些不便,但厂商赶工同时会保持品质,不失专业。

“如今晋入复苏期,是家具出口业再冲刺的时刻。”

生产线受限影响赶货

——家具厂家郑思伟

家具厂家郑思伟指出,目前接获的订单及赶货进度是不错的,但厂家面对麻坡市议会限制生产线只能到晚上8时就必须停工,否则会更理想。

他说,复工后旧有客户下单支持,家具厂商能重新出发,再接再厉去生产。

网络预定家具火热

——家具商家林淑玲

家具商家林淑玲则说,网络预定家具非常火热,只是受限于地方政府,厂家生产线不能超过晚上8时,若厂家赶工进度与效率加快,相信能更好地推动前线的销售。

她表示,目前的订单不逊于去年同时期,她认为麻坡家具出口,已复苏原状。

“要说疫情期时的困扰,就是中国爆发冠病疫情时,开始曾出现原料不足的问题,但目前这问题已解决。”

此外,一些不愿具名的家具商家希望政府能作为家具业的后盾,简化家具出口程序上不必要的繁文缛节。

缺政策扶持及人力培训

——金达雅木工业有限公司董事经理张金祥

金达雅木工业有限公司董事经理张金祥就提到家具业仍未能摆脱内忧外患的困境,他表示有些业者处境凄怆,就算能熬过来,能继续幸存的家具厂元气大伤。 

“作为中小企业的家具业仍缺乏政策扶持及人力培训支援,导致传统家具业在疫后,再生力量不足。 

“目前家具厂的生产流程,只能实现半自动化,另一半制作工序均须靠人力操控,包括涉及技术、品质检验及生产组装,都需靠人力,而熟练员工紧缺是最扰人的问题。” 

另外,他也分析婴儿床的出口市场,并表示大马在木制家具生产线上仍占有优势。 

“婴儿床仍属于冷门市场,而且须严格遵循产品设计的安全规格,目前国内婴儿家具均采用热带林木的小型硬质木料,相比国内,我们的原料还挺充足,所以生产有优势。”

他说,公司约95%的婴儿床出口至欧洲、地中海、海湾国家及日本,但基于生育率普遍下跌冲击婴儿床出口市场,如法国、意大利及日本新生人口不断减降,都让婴儿家具市场出现瓶颈。 

“生育率高的国家均是贫穷国,不会是婴儿床具的替代市场,家具出口只能以高价的质量产品在高端市场寻求倾销。”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