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

【独家】为经济复苏注入活力 柔新捷运盼一通全旺

独家报道:谢姈悄、林嘉珉

政府为大众基础建设项目拨出大额开销,一直是提振国家经济命脉的重要手段,确保经济引擎无论在顺风或者逆风的时候,都可以一直不熄火。

但在过去这几年来,大马可以说是困难重重,无论是政权频密易主,又或是冠病疫情肆虐所引发的一连串经济动荡,无不让我国难开基建开销水喉。

就在多项大型基建项目纷纷搁浅之际,拉拉扯扯4年之久的柔新捷运系统(RTS)项目,终于在去年底达成协议。

这不禁让人期待,RTS能否为努力复苏的经济多添一股活力,实现一通全旺?

建筑·旅游·房产 
柔新捷运振3领域

冠病疫情之前,衔接马新两国的新柔长堤与第二通道长期塞车,似乎是稀松平常的事。不过,在马新边境因冠病而关闭后,却一度造成柔佛新山的经济活动停顿。透过此事就能看出,交通脉络对经济与商业方面所带来的贡献,实属功不可没。

在此前提下,预计将会于2026年底开通的柔新捷运系统(RTS),将会如何带动我国经济?且看本地专家及各行业者如何说。

大马诺丁汉大学经济系主任张永隆博士接受《南洋商报》采访时,首先认为以37亿令吉造价来看,这项目相信对经济的刺激有限。

尽管提振有限,但他认为仍可对国家经济带来商机,包括建筑、旅游和房地产等领域。

“要知道,一项基建项目不止在施工期间可带动经济,就算完工后多年,都可持续为多个领域做出贡献。”

他解释,一项基建的经济效益,是取决于该项目开销,能否为GDP带来乘数性的回报。

“举例来说,当政府增加1亿令吉的开销,看的是能否在之后带来超过1亿令吉的回报。

“这些基建开销在经济不景气时期效果比较大,因为可以为失业人士开创工作岗位,或是吸引更多投资流入,甚至是完工后所能促进的经济活动,这都能促成乘数效应。不过,疫情恶化将是风险,毕竟若政府再度落实封锁措施,可能造成人民减少开销,乘数效应便有限。”

现阶段,由于缺乏更详细数据,故张永隆表示,无法准确判断该项目能带来的回报。

另外,他也点出其他关键风险,即政局更动及经济情况恶化。

“如果大选后更换政府,难说项目计划会否调整,又或经济因某些突发事项再度恶化,政府就不太可能快速执行,因为会导致国库吃紧。”

刺激地方性经济

虽然无法像已取消的隆新高铁(HSR)般,负担起带动整个国家经济的重任,但张永隆相信,RTS项目仍可提振局部的柔佛地区经济;在疫情爆发以来,新加坡游客近乎绝迹,导致当地对此依赖的商业活动深深受挫。

张永隆指出,新加坡观光客原先就很频繁来马,造成柔新长提拥堵不堪,相信新通道能够缓解拥堵问题。

另外,彭博智库也点出,一旦通车,RTS项目有望成为最主流的跨境工具,可吸引到最高的半数跨境者使用;该捷运载客能力将达每小时1万人,可节省跨境过程30%到50%时间。

张永隆补充:“虽然没有太多数据可供研究,但相信多少都会提振柔佛房地产、旅游和建筑活动。总体上,是件好事。”

政府在过去2年积极出资,对抗疫情和援助最脆弱群体,以稳住我国经济基础,而这就不经让人担忧RTS项目,会否对国库造成负担。为此,张永隆表示不担心,并表示:“37亿令吉造价数额并不大,相信政府有实力扛下。”

他解释,其实就算国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再提升0.5%,都属于可管理范围内。

根据大马统计局,我国去年GDP报1.5兆令吉,因此37亿令吉开销,约只占0.2%。

两岸公交一通全通

虽然RTS路程不远,但城市土地运用兼交通规划专家吴木炎说,“它直接连贯了两岸的集运系统,能把新山的公共交通系统与新加坡公共交通系统连贯一体。”

他指捷运一般上的人数容量较少,其路途也较短,多数处于市中心;至于集运系统的容量比较大,而RTS是属于一个融合集运跟捷运的系统。

“捷运作为转换用途(rapid transit),意即从新加坡的公共交通,只要转搭RTS,就能直接连接柔佛的公共交通系统。”

“同样的,在柔佛,你能很容易地进行转驳,再到新加坡的(公共交通)系统。这意味着你可透过RTS,马上就能转驳到整个新加坡的捷运(MRT)。”

吴木炎补充,事实上新加坡与新山的相关系统完全不同,当中缺乏一个很好的转驳,如今RTS能在这两个完全不同的系统中,扮演有效的转驳操作。

“RTS确实能有效地把马新两国的公共交通系统衔接起来;在转驳方面也能发挥更有效作用。”

他指经济是建立在人流的平台上,有人流动就能增加相关效率,RTS也能省时,促进两个国家的经济,达到成本效益,并可直接提高与经济相关元素的效率。

频换政府拖慢工程

吴木炎认为,比起HSR,RTS不是一个太难实现的项目,至于为何RTS迟迟未能成事,在某程度上是因为大马这几年换了几次政府,导致工程被拖慢。

他强调,有效率的转驳会带动人流,互相刺激经济,这对马新而言都是双赢。对两国而言,越早落实这计划越好,因为它已是存在很久的课题。

“两国其实最耗消时间的就是过关。那么RTS在某程度上,(就过关)会有很好的改善。若新山与新加坡能有一个有效的过关安排,难题就能减半……乘客一旦过境后,就能直接进入另一国的全国公共交通系统。”

他指若说HSR属于区域性,那RTS则较地方性。他相信两国至今对这计划的共识,不曾乖离其主要目标。

“RTS扮演的角色其实很明显,它所能带来的经济效应也很明确,除了能把两国公共交通方便及有效率的衔接起来,在转驳方面也增加了效应。若人流的效率能产生互动,就能带动经济发展。”

纾解拥堵刺激旅游

大马华人旅游业公会总会长包一雄说,RTS的开通对旅游业来说是好消息,这系统将成为两国之间更便利的交通工具。

他认为不只是在旅游,就马新两国人民来往的交通而言也有很大益处。 

“有了RTS,两国人民只需乘搭火车或地铁过境,这会更方便,无需挤在第一通道(新柔长堤)或第二通道。这样一来,本地业者也可安排车子让来马的新加坡人到处旅游。”

他指出,在疫情前,每年来马的新加坡人以百万人次计算,从中刺激本地消费。基于大马物价比新加坡便宜,这也是该国人民喜欢来马购物的原因。

大马消费廉宜景点多

包一雄补充:“比起新加坡,很多游客选择在大马消费,这除了因为本地消费较低廉,我国的旅游景点也比较多。

“一些其他国家的旅客,基于币值的缘故,可能会选在新山住酒店,然后过去新加坡玩一天就回来大马。一旦他们选择在这里住酒店,就会使用本地交通、消费等,这肯定会带动本地旅游业。”

他指新山以往有很多商店的生意,都是依靠新加坡游客:“这一切靠的也是交通,若交通不方便,要如何发展旅游业?”

潜在赢家:建筑股

彭博智库分析,RTS大马土木工程部分中的40%,又或8亿令吉工程,将分配给本地承包商。

同时,该机构相信,双威建筑(SUNCON,5263,主板建筑股)、WCT控股(WCT,9679,主板建筑股)、睦兴旺 (MUHIBAH,5703,主板建筑股)和家盟吉(GBGAQRS,5226,主板建筑股),会是主要赢家,该项目有望显著提振上述公司盈利表现。

不过,相较之下,杨忠礼机构(YTL,4677,主板公用事业股)、IJM(IJM,3336,主板建筑股)和马资源(MRCB,1651,主板产业股),估计可能就讨不到太多好处。 

该机构解释,RTS能刺激访客量、人口增长,及促进站点附近商业活动,而潜在的城市重新发展,可让本地建筑商从中找到更多发展机会。

同时,产业发展商还可与RTS项目承包商合作,有助于促进其产业项目的连通性。

新闻背景:柔新捷运计划演变

2018年1月16日,马新两国于第8届马来西亚—新加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签署新山往返新加坡,长达4公里的捷运系统双边协议。

不过,RTS项目在过去几年曾多次被展延,直至两国于2020年7月30日重启这项目,并作出数项改变

根据两国交通部当时的联合声明,2021年11月24日,大马交通部与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作为RTS的特许有关当局(或授予者),签署了相关协议。

随后在11月29日,大马与新加坡交通部宣布,柔新捷运系统(RTS)预计将在2026年杪通车,两国已达成协议,落实双方作为柔新捷运系统授予者须尽的责任。

根据资料,RTS连接新山武吉查卡站和新加坡兀兰北站,全长4公里 (我国2.7公里,新加坡1.3公里)。

其中,武吉查卡站可接驳金马士-新山双线火车(ETS)及“快捷巴士系统”(BRT);新加坡兀兰北站则接驳铁汤申-东海岸线地铁站。

反应

 

趋势

政府大型项目接踵而来 柔州产业生龙活虎

报道:陈美玲

接二连三的柔佛大型基础设施计划,提振了柔佛产业市场的正面情绪,例如柔新捷运(RTS)、金马士-新山双轨电动火车、衔接丹绒宾与丹绒柏勒巴斯港的蒲莱河大桥。而紧密与新加坡合作纾缓新柔长堤交通,将对商业活动和旅游业产生积极作用。

除了中央政府,柔州政府主动采用“快速通道”概念,塑造投资友善目的地,提升了各方信心,也促使柔州截至去年第三季录得200亿令吉获批投资额,在全国排名第5高,其中制造领域就占约35%(70亿令吉)。

去年首9个月,柔佛产业市场持续上升势头,交易量增长31.8%,录得4万5451交易单位,交易价值跃升58.7%,达275亿令吉。

>>完整内容请点击这里<<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