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

【独家】上有老下有小·肩挑生活重担 夹心族规划开支最关键

独家报道:王康妮

上有父母、下有孩子要养,是许多“夹心族”的共同写照,而如今通货膨胀、经济放缓,人人高喊钱不够用的时代,肩负三代生活压力的“夹心族”,经济负担更是百上加斤。

尤其考虑到国人平均寿命延长、迟婚和老来得子、少子化等现象,“夹心族”背负重担的日子无疑变得更长,该如何是好?

每月收入穷以应付一家三代的各种支出,“夹心族”还顾得了自己晚年生活的养老金吗?该如何做好这方面的规划和准备?

亚洲人非常重视家庭观念,有许多亚洲人在踏入社会工作直到结婚生子后,仍继续奉养父母,或是给父母家用,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

然而,在当今这个高通胀,经济又动荡不稳定的时代,我们该如何做好理财规划,来纾缓”夹心族“的困境?

事实上,“夹心族”都应做好理财规划,在自己迈入晚年时“自食其力”,靠自己的储蓄和退休金养老,不必孩子奉养,以免孩子们步上自己身为“夹心族“的后尘,也可减轻他们的负担,毕竟未来的物价只会持续上涨,不会下降。

家庭经济支柱

所谓“夹心族”,是指上有父母要奉养,下有子女要照顾,年龄介于30至55岁这个年龄层的一家之主。

他们除了需要奉养年迈的父母以外,更要照顾妻儿,身为家中的经济支柱,所有的经济负担都落在了肩膀上。理财规划对于这典型的族群是重要的,因为他们背负了非一般的使命。

寿命延长与少子化
需更多资金“傍身”

近年来,令大马人感到担忧的现象不断增加,包括国人平均寿命延长、少子化、子女与父母分居、迟婚现象加剧等,这些种种现象将加剧“夹心族”的经济负担,需要准备更多的资金“傍身”,才能在奉养父母与自己家庭的担子中取得平衡。

理财师萧伊妗直言,“夹心族"需承受的压力是巨大的,特别是独生子或独生女,在没有兄弟姐妹分担下,除了需要照顾父母,还得照顾自身的家庭及安排自己的退休计划。

若照顾外家开销更大

不仅如此,有些独生子婚后还得照顾伴侣的父母,即岳父和岳母,甚至整个外家,在开销方面极有可能是个“无底洞”。

她建议,要同时奉养父母又抚养孩子是件不简单的事,须以自身收入和能力来做规划,因为凡事都必须量力而为。

若想妥善做好理财规划,或许可采取巴仙率制度进行分配。

她建议,可将收入的30%分配供孩子教育计划、20%供个人养老规划、40%应付个人及家庭日常开销,以及10%用来奉养父母。

孩子教育费不可或缺

孩子的教育费规划是不可或缺的。除非未来希望孩子通过申请奖学金或贷学金就读,那就可免除这计划,并提高个人退休金或奉养父母的金额比重。

萧伊妗强调,无论如何,理财是属于个人的规划,以上的建议是为普遍性的规划,算是较为理想的比例。

父母有无收入不同预算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若父母尚健康且还有工作能力,那只分配10%收入供奉养父母是没有问题的;反之,子女得准备更多的金额来照料父母的晚年生活起居。

萧伊妗说,如果父母已经退休,但没有退休金,那他们的生活费和医疗费都需要靠孩子,这可能是一大笔钱,那子女可能需要做个30万令吉的预算,来应付父母退休后20年的生活。

她解释,假设每年存款1万令吉,为期20年,这1万令吉涵盖父母的奉养金、医疗费或意外需求等,同时也已将通货膨胀率计算在内。

“或许对一般民众而言,每年1万令吉的奉养金略为高昂,但在合理情况下,父母是需要这笔费用的,特别是身体抱恙的父母。

“或许有部分人会认为,若不想承担昂贵的医疗费用,可以到政府医院接受治疗,就可避免缴付昂贵的医药费。”

父母医疗费不菲

萧伊妗直言,这是错误的想法,因为在她碰过的个案,有独生子让父母到政府医院接受治疗,但每月仍需缴付千余元医药费。

她说,或许一般病症,政府有给予补贴,因而医药费较为低廉,但如果是严重疾病或大手术,则需要一笔庞大的费用,独生子或独生女就需独力承担这笔费用。

尽早做好医疗保险规划

萧伊妗表示,若认为1万令吉太多,那应趁父母还健康时,尽早做好医疗保险的规划,包括购买医疗保险。

毕竟,父母的健康是最令人担忧的部分,提早做规划也可减轻未来的负担。

“但如果无法做好保险规划,那每年1万令吉是最基本的预算了。有兄弟姐妹的话,或许可一起承担父母的费用,或者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依照自身能力来奉养父母,最重要的是要坦诚相对,不要独自承受重担。

“对父母和家人,以诚相待很重要,而不是让来自父母的财务压力来影响到自己的规划,最终只会两头不到岸。”

在孩子的教育计划方面,她认为凡事必须量力而为,薪金较低且拥有多负担的人,总不能计划让孩子到外国读书。除非这是必须达成的目标,那或许将会设法让目标实现。

不过,规划通常是根据现有的能力进行,若有目标,则须思考可以如何达成。

10%公积金用于投资
退休预算占收入20%

“夹心族”如何做好退休规划?萧伊妗认为,退休规划须占收入的20%。

如果“夹心族”有公积金存款,那么可从每月的收入拨出10%来作投资用途,例如投资股票或信托基金,或是经营小生意等。

大家须清楚知道自己有多少预算,从中做好退休规划,至少未来可以达到理想的退休生活目标。

萧伊妗指出,根据统计数据,大部分国人无法单靠公积金来应付退休生活,但也有少数的案例是可以,例如“打工皇帝”。

“他们(‘打工皇帝’)在工作生涯中可能是不断升职,或销售事业做得很好,可以抽取很多佣金等。这类人一般在约50岁时,公积金内的存款就可达到100万令吉。

或靠公积金即可富足

“尽管宏观而言是不足够的,但如果清楚职业方向,或许能单靠公积金就足以富足退休。若会存钱投资那会更完美,即使提前退休,也绝对没问题。”

她重申,“夹心族”必须量力而为,依据自身能力做好财务规划、个人保险规划,也需要准备应急基金,以备不时之需,因为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是无法预知的。

她提及,若不希望下一代步上自己成为“夹心族"的后尘,做好理财规划就显得格外重要,尽可能在身体健康且还有工作能力时购买医疗保险,并做好理财规划,减轻子女的负担。

张永隆:收入多寡都有压力
万变不离妥善理财

通货膨胀、国家银行今年来已升息4次,加上经济增长放缓下,“夹心族”未来的生活品质或将降低。

马来西亚诺丁汉大学经济系主任张永隆博士说,大马在过去不受经济衰退期和冠病疫情影响下,每年的经济增长约4%至5%,而明年经济增长预计低于这个年均水平,预估增长4%。

他表示,这预测仅是以目前的情况而论,若明年美国、中国、欧洲等世界主要经济体的经济下行情况比预期更糟,届时我国经济将面临更大的下行压力。

“任何时候都不能排除金融风暴或其他的冲击,这些都是很难说的。”

询及通胀是否已加重“夹心族”的经济压力,张永隆认为这是因人而异,不能一概而论,一切看个人的情况而定。

“高收入者若理财得当,就无太大的压力。反之,高收入却没有做好财务规划,甚至入不敷出,那无论收入多高,还是会备感压力。”

家庭与孩子教育优先
卢界燊:暂难规划退休

育有3名孩子的“夹心族”卢界燊(40岁,执业律师)直言,孩子的教育基金规划是个沉重的负担,因此目前他每月的收入主要都用来应付家庭开销和孩子的教育储蓄,自己暂时未有详细的退休规划。

尽管他早已了解到,光靠公积金不足以应付退休生活,但无奈的是,目前的情况不允许自己进行妥善的退休规划。

“我把孩子的教育费和家庭未来需要用到的钱排在第一,相信在未来只要努力赚钱,退休也将不会是问题,我一直都保持着积极的想法。”

虽开律师楼 开销仍吃力

合伙开设律师楼的卢界燊指出,孩子的教育规划占他总收入的30%,因为除了上幼儿园以外,也包括参与各类的才艺班。

然而,一家五口与岳父岳母的伙食费也由他一手包办,同样占总收入30%。

此外,奉养父亲与祖母的开销占其总收入10%,其余30%用来还债及存款。

卢界燊坦言,在通胀飙升下,目前的收入在应付所有开销上相当吃力,毕竟其律师楼未必每天都有客户找上门。

因此,必须通过努力创造短期、中期和长期的收入,例如做生意或投资。只要创造收入成功,那所有的问题将会迎刃而解。

至于未来如何避免孩子也成为“夹心族”,他直言未曾想过这个问题,因为对他来说,这似乎太遥远了,目前只希望可以尽量满足家庭的所需。

不过,若未来有机会留下任何财产或事业予孩子,将会指导孩子以正确的态度面对,避免成为“不努力”的人。

“尽管我的上一代没有留下任何财产或事业,我从来也没有对这问题产生负面想法,不过我还是会努力赚钱,为家庭提供优质的生活。”

高级白领未雨绸缪
做兼职购储蓄保险

拥有2名孩子的蔡宗伦(化名)(31岁,集团营运经理)表示,其父母的奉养费是由4名兄弟姐妹所分担,而他与妻子都有工作,他本身负责全家的伙食费和医疗费、孩子的教育计划和保费、妻子则负责孩子的装扮费用。

他说,由于是双薪家庭,目前收入还可应付开销,但夫妻俩也未雨绸缪,都有在做兼职赚外快,以便给予孩子更好的生活。

“在个人退休规划上,我有买了些储蓄保险,也另有储蓄供退休时使用。”

在孩子的教育计划方面,他说,目前已为孩子购买教育保险和储蓄保险,供孩子分别在18岁和21岁时领取。

他认为,身为父母需要努力赚钱,确保可以为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机会。

他个人的每月收入分配,分别为30%作为生活费、30%作为孩子的教育费、20%用作规划退休金、12%用来奉养父母,以及8%用来支付保费。

反应

 

财经新闻

【股势先机】多元化策略应对退休金危机/陈达维

雇员公积金局正式在3月3日宣布,2023年传统和回教储蓄户头的派息率, 分别为5.50% 和5.40%,比起去年分别的 5.35%和4.75%来得高。

对比市场期望的5.50%至6.00%派息率,本次雇员公积金的派息率,获得市场反应褒贬不一。

在一方面,雇员公积金缴纳和提款的正数值,反映了国民在后疫情时代逐步恢复过去政府因在解燃眉之急时打开方便之门所提出的急需资金,从过去两年的净流出(2021 年:524亿令吉;2022 年:32亿令吉)转为净流入的 522亿令吉。

但另一方面,雇员公积金局退休储蓄的平均数和中位数,分别为6万7686令吉和1万898令吉,对比雇员公积金局所建议 24万令吉的最低退休储蓄水平,差距甚远。

大马成“快速老化国”

目前,大马大约有630万名或48%的55岁以下雇员公积金缴存人员的退休储蓄不足1万令吉。相比之下,据估计,未来20至30年即将退休的人士,至少需要90万至100万令吉,才能过上舒适的生活。

眼下我国已经步入人口老龄化的时代;大马在2022年已有240万人年满65岁以上,占总人口的 7.6%,使我国成为一个“快速老龄化的国家”。

预计在 2044年,65岁及以上人口的比例,将上升至14%,使大马成为一个“老龄化国家”;并在2056年前达到20%,成为一个“超级老龄化国家”。

做为马来西亚打工族的养老金,雇员公积金对于许多人来说,是退休生活的主要收入来源。

然而,展望现今经济大环境的不确定性和变化性,大部分打工族要通过少于5%回酬的定期存款,和维持在5%至6%左右的雇员公积金派息率,累计到足够的退休金或达到财富自由也越发困难。

在这个庞大足的退休人群的大背景下,我们需要重审应对退休金危机的策略,以确保退休后的生活质量。

打工族需要多元化规划退休金,以借用提高金融知识和掌握价值投资技能,协助在定期存款和雇员公积金储蓄之外,获得更高的回报。

价值投资获取回报

通过长期投资价值公司的成长,可以使打工族受惠于马来西亚低汇率带来出口红利,也可以借助关键经济发展领域的发展,为我们未来的退休生活巩固经济基础。

其核心思想,在于了解和参与价值成长型公司的发展,等待其价值逐步释放而从中获得良好的投资汇回报。

因此,价值投资做为一种投资策略,也是个人修养长期积累的历练,促使我们不断学习和精进自己的知识。

总的来说,劳动力计累获得雇员公积金回酬,可做为安稳退休生活的基本资金,而积极提高金融知识和掌握价值投资,可让我们借用价值公司的发展,确保未来退休生活的质量。

在政府和社会组织采取措施缓解退休金危机前,我们可以选择等待解决方案,也可以选择把握自己命运的决定,努力克服退休危机,实现老年生活安康和幸福。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