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谈了3个对预算案的预期,包括各领域拨款、 保障与创造新工作,以及提升生产力与人力发展,下篇再来看看其他可发挥的政策:

D. 重振私人投资



私人投资增长动力已从2011至2015年期间的平均每年增长12.1%,于过去3年大幅度放缓至年均5.9%。

尽管今年第二季,私人投资按年增长从首季的区区0.4%增强至1.8%,但全球经济因贸易战及国内整体产业市场持续疲弱的不利因素,继续拖累投资增长表现。

过去5年持续下滑,年均下跌8.8%的国内直接投资,从2014年的1751亿令吉,于去年下滑至1212亿令吉,今年上半年再萎缩29.6%,只录得425亿令吉。

a)增加给予科技、工业深化及研发活动,以及自动化的拨款,以辅助中小企业采纳工业4.0。

b)无限期的延长再投资奖掖,而非目前的只限15年,聚焦于投资在资讯、工艺与通讯(ICT)、数字、高科技配备与自动化的企业。



c)“加速资金津贴”(Accelerated Capital Allowance)

d)将外劳人头税措施展延3年至2021年,以减轻中小企业的人力短缺压力。此外,政府也可考虑展延实行分级人头税措施至2021年。

e)为提升员工生产力及生产绩效,政府从人头税取得的税收,应重新投入于指定工业革命/调整基金。该基金为企业提供财务或技术支援,辅助企业进行自动化、机械化及科技化发展。

f)通过加强现有风险分担措施,加强银行贷款担保,尤其是提供予中小企业的贷款。

g)通过为工业及商务产业,提供门牌税及地税、商业及执照费用回扣,以及为德士、巴士及罗里提供路税回扣,加强企业的现金流及经商成本。

E. 加强国内消费

a)通过直接派发现金的援助金,为国内家庭尤其是B40群体、目标弱势群体提供支援。

b)为160万名公务员提供500至1000令吉的特别援助金。

c)检讨个人所得税税率,好让中等及高收入纳税人不会轻易就被征收最高税阶的税率。这是作为奖励他们提高生产力及手上有更多可支配收入进行消费,以刺激市场消费。

d)给予主要是B40群体的家庭,从房屋租金付款获得一年4000令吉的个人税务减免。在2018年财政预算案,政府给予每月租金收入不超过2000令吉的家庭,每个家庭50%租金收入免税。此举旨在鼓励屋主降低租金,但本质上,租金多寡,是依据市场供需因素。

e)给予M40及B40家庭,孩子补习费(小学及中学)获得一年500至1000令吉的个人所得税减免。

f)推动“购买国货”运动

g)重新实行房贷利息付款一年1万令吉的税务减免。这个利息税务减免,只限于屋主自住的一个住宅单位,而非供出租用途。

h)提高生活方式税务回扣,从2500令吉提高到3000令吉。

i)提高个人税务减免数额,从现有的9000令吉提高到1万令吉。上一次调整需回朔至2010年。

j)提高雇员公积金缴纳额及人寿保险保费的税务减免,从两者合共6000令吉,改为各6000令吉。

F. 舒缓产业滞销压力

住宅与商用产业持续滞销的问题,急需获得关注及迅速采取政策干预。

自2012年以来,建筑领域的增长一直走下坡,增幅从2014至18年的年均11.4%,于去年急剧下滑至4.2%,今年上半年更只有区区0.4%。

在房产与商用产业双双供应过剩之际,无论是住宅及非住宅产业,去年全年和今年上半年皆出现萎缩。

今年首季,住宅产业滞销总数仍然偏高,按年大增30.7%,创下3万2936单位及总值200亿令吉的新高(去年首季为2万5193单位或总值157亿令吉)。

商用产业方面,滞销单位也按年激增25.5%,从去年首季的4361单位,于今年首季增至5472单位。

滞销总值也激增42.9%,从去年首季的32亿令吉骤增至45亿令吉。

马来西亚房屋价格指数的增长已连续6年放缓,增幅从2012年的13.4%,于去年已大幅度放缓至3.1%(2017年为6.5%)。今年首季,房屋价格指数增长进一步放缓至1.3%。

基于建筑领域影响周边约140个下游工业,该领域增长的持续疲弱,将对国家经济产生连锁负面效应。

政府必须务实及灵活变通,在整体经济与商业环境转弱,产业市场欲振乏力之际,应重新调整产业盈利税。

a)检讨外国人购买产业的门槛。2012至2016年期间,外国人购买的产业,只占产业总成交量的0.3%(706单位)至1%(2406单位)。

b)检讨产业盈利税,包括废除5年后脱售产业,仍需缴付5%产业盈利税的规定。以及

c)进一步延长拥屋计划(HOC)至明年12月31日,并继续提供豁免印花税的优惠。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