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马华新面孔vs行动党旧人/陈福星

第15届全国大选开打,政党政客个个踌躇满志,没有人会笨到未打先认输。

2018年的5·09大选,马华身为国阵里的唯一华基政党,输到灰头土脸,只剩下时任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的亚依淡国席;后来丹绒比艾国席举行补选,拿督斯里黄日升博士才为马华争回第二个席位。

随后,今年的马六甲和柔佛州选,马华取得零的突破,分别夺得2个和4个州席;马华出现了从谷底反弹的好迹象。

至于11月19日第15届全国大选,马华的成绩会好到哪里?这个时候一切言之过早,可如果说其胜出的国席会超过原有的两个,应不为过。

另一方面,民主行动党要保住现有42个国席,看来并不容易;其“致命伤”源自希望联盟在朝的政绩不佳,22个月执政期几乎没留下好评。

还有,行动党的朝三暮四、朝秦暮楚,选民不会轻易忘记吧!

2008年的3·08大选,行动党的火箭飞上伊斯兰党的月亮;2013年的5·05大选,火箭领袖高唱月亮代表我的心。结果怎么样?

5·09大选,行动党“高攀”曾被其骂到一文不值的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胜选后还拥戴老人家出任首相。结果又怎样?

来到11·19大选,行动党唱的又将是哪出戏?眼下所见,几乎是老调重弹,不外乎继续大骂国阵领袖贪污腐败。

选民不再轻信希盟

可今天,堪称国阵巫统灵魂人物的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已锒铛入狱。这个摆在眼前的事实,如果不能因此说明看守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确有打贪之心,最低限度,也证明由国阵当家的“大马一家”政府,并未对司法公正伸出干预之手。

从这个角度审视,希盟和行动党棒打国阵贪腐的招数已然用老,而希盟的竞选宣言在22个月执政期一一落空,也“造就”选民不会再轻易相信希盟的大选宣言。

对马华来说,深信首度领军的总会长魏家祥会取得不俗成绩,其在甲柔州选所打出的年轻新人牌,应该会沿用。

很简单,行动党42个原有国会议员,有几个愿意退位让贤?反观马华,输掉5·09大选的候选人,相信没几个会继续披甲上阵,换言之,新人必将涌现。

马华新面孔对垒行动党旧人,将是第15届大选逃不掉的画面。

反应
言论

巫统纪律行动违民意/陈福星

上个世纪80年代的马华“梁陈之争”,爆发点在于时任纪律委员会主席拿督麦汉锦一口气开除以陈群川为首的反对派“14精英”;此举,非但在党内引发巨大反弹,华社也为之哗然。

长达20个月的“梁陈之争”,以时任代总会长拿督梁维泮领导的当权派兵败如山倒画下句号,而个中肇因虽不一而足,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当时华社可说是一面倒偏向陈派。

1月27日,巫统最高理事会宣布开除包括前巫青团长凯利在内的44人,前副主席拿督斯里希山慕丁也被冻结党籍为期6年;很显然,这个所谓的纪律行动,让人嗅到的,是一阵阵浓得化不开的排除异己味道。

针对最高理事会的手起刀落,巫统内部党意如何,相信即将召开的各级组织改选可提供答案。然而,更重要的,或许还是来自马来社会的民意。

州选考验希盟巫统结盟

雪兰莪、森美兰、槟城、吉兰丹、登嘉楼、吉打不久后将举行州选举。这个时候,这6场州选对首相拿督斯里安华挂帅的团结政府,将是一个极为严峻的挑战。由希望联盟掌权的雪兰莪、森美兰、槟城但凡失去一州,团结政府都将颜面无存。

皆在西马半岛举行的6场州选,将首次考验希盟与巫统的结盟;其所产生的力量,究竟是一加一等于二、一加一大于二,还是一加一小于二?

老实讲,希山慕丁和凯利绝对算得上是马来社会的精英分子,两人同时遭受纪律处分,马来社会心里是什么滋味,6州选举必然找到答案。

弱势下清党 土伊乐开怀

而如果你现在问我,我会认为,巫裔选民将在州选中惩罚巫统,但希盟是否会因此受累,则不好说。总而言之,希盟和巫统的结盟将出现一加一小于二的消极局面。

必须清楚的是,巫统是在本党处于极度弱势之际,采取强硬行动对付希山慕丁和凯利等人,而这种举动,难道还不足以让国盟的伊斯兰党和土著团结党乐开怀?

巫统选择排除精英领袖,绝对是亲痛仇快之举,就算党意是站在党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这一边,它在州选中,也必然不是民意的敌手。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