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阿末扎希树立威信/利亮时教授

巫统历经两次全国大选,战绩一次比一次差。第14届大选后,巫统沦为在野党,而国阵也分崩离析。

由于后来慕尤丁带领土团党脱离希盟,加上人民公正党的分裂,导致希盟失去政权,当时的巫统支持国盟,让巫统再次获得中央政权,但是主席和署理主席,皆没有入阁,造成巫统内部出现裂痕。

巫统在国盟执政的两年多时间里,一直都只是在权力边缘,加上主要领袖没有入阁,使得有官职的领袖,接近无视巫统党中央的命令。

当时的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基本上无法如当年马哈迪、阿都拉、纳吉等能以威权式领导巫统。

阿末扎希在2020-2022期间,都只能用协商的方式来跟其他领袖沟通。2022年11月的第15届大选后,巫统的国会议席数目进一步下滑;当时出现的3个阵营(希盟、国盟与国阵)都面对席次不过半的窘境。阿末扎希为了突破之前在国盟主政的困境,率先向希盟伸出橄榄枝。

阿末扎希虽然面对其他巫统领袖,如希山慕丁的强烈反对,但是他依然率领国阵支持希盟组织政府,这都是从本身及党的利益去思考。

摆脱国盟侵蚀

阿末扎希除了为自己政治利益着想外,支持希盟亦是要摆脱国盟对巫统的侵蚀,另一方面他在希盟这里获得更好的加盟条件,当中包括本身获得副首相一职。阿末扎希重新获得内阁官职之后,其在巫统的主席地位就有一定的分量。

为了进一步树立威信,而开始对之前一些存异心或挑战其权威的领袖进行处分。

日前巫统最高理事会开会,并宣布开除林茂区前国会议员凯利与最高理事丹斯里诺奥马。另一方面,则是对部分领袖采取冻结党籍6年的处分,当中包括前国防高级部长希山慕丁、巫青团副团长沙里尔韩丹、地不老区部主席毛利占布江及仁保区部主席沙林。

凯利是劲敌 希山威胁小

阿末扎希在处理这些党领袖方面,亦是有着各种的考量,凯利遭开除党职,主要在于他拥有个人领袖魅力,未来可能是竞逐党主席的劲敌。

开除了凯利,就让他无法在巫统有所作为。

对于希山慕丁,阿末扎希就没有如此重手,主要考量他先祖父翁惹化和已离世父亲胡申翁都是巫统昔日的党主席,在党内拥有一些势力,而希山慕丁本身缺点不少,亦不构成对阿末扎希的威胁。

由于巫统两个高职不开放竞选,再加上在党选前就开铡上述领袖,基本上阿末扎希已经达到立威的效果。只要党选没有太多的变数,而未来在官司上亦能全身而退的话,阿末扎希就能牢控巫统,成为一位真正掌握实权的主席。

反应

 

言论

在野力量无法撼动安华/利亮时教授

国会将于2月26日开议,而议长办公室迄今未收到任何对首相拿督斯里安华发起不信任投票的动议。

失去政权将近一年半的国盟,固然一直对外宣称取得过半国会议员的支持,准备进行倒阁,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国盟本身的力量反而在减弱当中。

安华掌权已经一年多,拥有资源的他自然可以逐步巩固政权。

上次希盟的倒台是因为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的倒戈,最终导致政治出现长时间的混乱。

当时疫情失控和政治动荡,直接把人民推向慌乱和恐惧的深渊。

如今安华任阁揆,加上新任国家元首的支持,在野的国盟欲推翻团结政府,似乎不是件容易的事。

在野国盟,除了伊斯兰党拥有坚实的基层和强大领导班子外,土团党的组成,其实混杂着一些“机会主义”的分子。

在失去政权一年多的时间里,这些人察觉土团党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而开始向团结政府伸出友谊之手。

丹斯里慕尤丁基本上无法完全掌控现在的局面,而马哈迪的政治力量也快速在消减,这促使这两位政治人物,从昔日的盟友到后来的敌对关系,如今又再度准备结盟。

政治没永远的敌人

慕尤丁和马哈迪的关系,印证了政治上的敌人或朋友,都可以因利益而改变立场或关系的真理。

即将召开的国会,就算真的有议员提出倒阁,亦无法获得过半议员的支持。

这点安华是相当有信心的,因为东马盟友、巫统和希盟三党,都不可能放弃现有的利益,而冒险去支持在野政党的倒阁行动。

安华在盟友和国家元首的支持下,在野的国盟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撼动安华领导的政府,反之土团党可能会在未来一年陷入分崩离析的窘境。

安华只要专注推动经济,稳定汇率与在股市进行改革,推高交易量,让我国经济逐步复苏,就可进一步赢得盟友和人民的支持。

中庸才是治国之道

对经济一筹莫展的国盟,更无法用任何的理由去推翻现有的政府。

让政府稳定,走中庸路线,才是治国之道,而国盟的伊斯兰党和土团党,若继续采取族群主义和宗教主义来取得选民支持,其支持力量可能会退回丹、登、吉三州。

安华必须在这一届政府届满时,让国家重回发展的轨道,这样方可瓦解国盟的势力。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