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道歉承责似非大马文化/黄詝瀚

近日我国反贪一哥持股风云掀开了各界人士的评论,目前演变得已不仅是政治课题了。丹斯里阿占巴基向媒体澄清时,坚持没触犯任何法律,表态此事由有心人政治化,刻意诋毁反贪会和他的声誉。

即使如此,事情仍未平息,马来西亚证券监督委员会也着手展开调查。

当然,股票交易发生于2015年,却如今浮现,让多人猜疑事情背后的目的。随着当局的调查仍在进行中,还待时间还原真相。可是,今日想探讨的核心问题,绝非真相,而是当我国高官和部长们深陷于利益冲突或争议性丑闻,应对手法是否成熟?

就拿去年6月27日,韩国青瓦台反腐败秘书金起杓的辞呈一事来做对比。总统文在寅在任期间,其政府的政策严肃打压炒房风气。他多番抨击前朝政府的政策,导致房价昂贵,普遍人民无法负担得起。可是,新委任的反腐败秘书却涉嫌房地产贷款炒房投机的质疑。

据报道,金起杓申报的财产情况显示,房地产价值91.2亿韩元(约3200万令吉),金融债务56.2亿韩元(约1900万令吉)。其中,价值4900万韩元的韩国京畿道广州市松亭洞森林地引发投机嫌疑。这片森林地虽不通公路,但紧邻松亭区开发新建中的公寓和别墅园区。金起杓最终选择辞职,但也表示虽非以投机为目的购买房地产,但作为国家公务人员应承担社会责任,不辜负民众的信任。金起杓上任仅3个月。

或许大家会说,韩国已是先进国,和大马一个发展中国家比较,不成正比。可是,就连世界最落后和贫穷的国家之一,位于西非洲的利比里亚都有高官退位的前例。去年2月,反贪委员会最高主任恩杜布西·恩瓦布代克(Ndubusi Nwabudike)因被卷入非法获得利比里亚的公民身分疑云,而选择自行提出辞呈。其实,最高法院证实他是以正确管道获得公民身分。

当时,恩杜布西·恩瓦布代克是一名专业律师,在国家总统任命他担任要职之前,他曾担任贪污调查员长达5年。可见,公民身分与否非实际争议点,而只是政治炒作。但他选择辞职基于“不想成为分散国家议程的焦点,影响政府和人民的整体利益。”

父母官应有自知之明

暂且不说反贪一哥一事,就去年12月的大水灾,政府的措手不及和应急措施不到位,导致54人身亡。可是至今,无一高官或部长站出来和灾民、人民道歉承责,更别说辞职谢罪。权力是何等诱人,也让人放不下。为保住权力,不惜一切代价。

其实这和国家领导人有莫大的关系。管理做法和风气就是从上到下的灌输。如果领导们的价值观颠倒或不存在,那是很难让下官和人民顺服。上梁不正下梁歪,莫过于此。

作为领导人或百姓的父母官,有自知之明,对一个国家的价值体系的发展极度重要。该退位时,就该毫不犹豫的下台。若真的问心无愧,那大可暂时退位回避,让相关机构进行调查并等待结果出炉。这是最有效的公关方式,以便服众。如果真的有错,道歉承责或许还会赢取人民最基本的尊重。从头再来,也并非不可能。

(《Once Upon A Time In Bursa – The Money Equation》作者)

反应

 

要闻

不曾指前首相涉Spanco课题 反贪会:有必要才传召慕尤丁

(丰盛港25日讯)大马反贪污委员会首席专员丹斯里阿占巴基强调,在调查政府官车采购与管理合约案件上,反贪会只会在有需要的情况下,才传召前首相丹斯里慕尤丁。

“若有必要,反贪会的查案官就会传召对方。”

阿占巴基今日为反贪会丰盛港办事处开幕后,在记者会上,受询是否会针对Spanco公司供应及管理政府官车合约案,传召慕尤丁问话时,如此回应。

“这是正常的事,所以我在两天前说,如果有需要,查案官会传召他,就像其他数名证人,包括前财长被传召一样。”

与此同时,阿占巴基也否认反贪会曾指控慕尤丁涉及Spanco课题。

他说,反贪会之前发出有关Spanco课题的文告只是普通文告,未将之与慕尤丁挂钩。

因此,阿占巴基也不解慕尤丁为何要特地否认自己在Spanco课题上有任何不当行为。

慕尤丁昨日通过脸书发文否认自己在Spanco课题上有任何不当行为。

他强调,本身任相期间并没有参与财政部负责的政府合约授予,因此他否认涉及合约不当授予行为的指控。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