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送一句不动听的劝告/南洋社论

爆竹一声除旧岁,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王安石的《元日》这首诗,描述了中国人过农历新年的景象和心情。当然,官场经历波折的诗人,也借诗浇心中的块垒。

除夕的团圆之夜,在响彻云霄,震慑人心的爆竹声和漫天绽舞的烟花里,马来西亚的华人社会,欢天喜地掀开了癸卯年的序幕,过年了!

天地风霜尽,乾坤气象和,过去3年的疫情,抑制了华社过农历新年的兴致,防控措施全面开放后的今年,我国华社算是迎来能够酣畅淋漓庆祝农历新年的一个年头。

尽管经济不是很景气,但华社迎接新年来临的热切心情丝毫不减,反而有着被谑称为“报复性”的态势。也许,那是一种久经压抑的释放,也许是生活恢复常态的喜悦。

无论庆祝心情如何,从除夕到初一,这个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的时刻,爆竹声震天此伏彼起,是送旧迎新最雄伟的乐章,而漫天绽放的烟花,更是献礼新岁最美丽的图案。

众所周知,爆竹是违禁品,是极容易引发火灾的易燃物,政府一直禁止制造、拥有、售卖与燃放。虽然如此,在马来西亚的任何节日,民间仍然是沉浸在燃放爆竹烟花的“违法”喜悦之中。

传统难敌时代政令

南北朝宗懔著作的《荆楚岁时记》有这样的描述:正月一日,鸡鸣而起,先于庭前爆竹,以辟山臊恶鬼。燃放爆竹是具有辟邪和驱赶年兽的传说,而传说正是一个民族文化发展的重要泉源。

然而,传统总是敌不过时代的政令,1957年爆炸物法令第4(2)条文,任何人被发现制造、拥有和进口烟花和鞭炮,可被判监禁不少过5年,罚款1万令吉或两者兼施。

至于非法贩卖违法爆炸物,在相同的法令第8条文之下被定罪,可被判监禁7年或罚款1万令吉,或两者兼施。

禁令之下,庆祝新年的传统方式骤然成为罪行。其实,不单是华社受影响,我国各大种族逢喜庆必燃放爆竹的庆祝方式,都受到影响。

政府下令禁爆竹,当然不会无的放矢,爆竹是易燃物,稍有闪失,可能引发财物甚至人命的损失。尤其在节庆期间,经常传闻一些平民或木屋区因燃放爆竹或烟花引起火灾悲剧。

遏制悲剧保障生活

政令的下达,正是要遏制悲剧的发生,保障人民生活的安全。民间的违法逆行,是思想中根深蒂固的弃旧迎新传统习俗,少了花开满地红,就少了年的味道。

节日庆典是一种文化,而文化从生活中来,其意义重在于相关民族对本身民族文化和生活习俗的保护、发扬和传承,是一种精神重于外在的形式。

过年是岁序交替的节庆,有回顾与前瞻的意义、有团圆和谐的象征,所以,每到岁聿云暮的一年将尽夜,总会听到万里未归人无法回家团聚的无奈慨叹。

阖家团聚一起过年是幸福,是充满喜悦的圆满。爆竹炸开满地红,那是激荡心绪的喜悦,烟花璀璨漫天舞,那是银花夜空的神驰。

尽管这两天雨水连绵,在欢喜过年的时候,小心烟火,还是一句最不动听的劝告。

反应

 

言论

慎防民粹主义荼毒/南洋社论

被评选为世界500名最具影响力回教徒的阿菲菲博士,通晓7种语文,在英国牛津大学回教研究中心担任研究员,最近他在卫生部前部长长凯利与巫统前宣传主任沙里尔韩丹联合主持的博客节目“Kindred Stories”侃侃而谈,还论及民族主义与宗教民粹主义混合体在多元种族社会的危险性。

他说,“风波袜”问题激怒了人们的情绪,但却不能因此作出极端反应;“必须负责不让事情变得更糟,不能火上浇油。”

他还提出“情感激化”的词,所谓情感激化是一种怨恨转化导致群体无意识的理性失范 。

在政治语境中,说的是选民对自己所属党派以及他方党派的态度差异持续扩大的现象。

像美国的民主党与共和党两方支持者,因随着情感激化,也越来越讨厌对方党派的人,而不以具体政策来决定投票给哪个党派的候选人,社会也越加撕裂。

多数人以受害者自居

还有难民问题与民粹主义在欧洲形成恶性螺旋,以及民粹主义在全球范围的崛起,都令人甚感忧虑的趋势,在多元种族社会的马来西亚应该保持警惕。

民粹主义之害,就在于多数人以受害者自居,明明居于多数却依然扮演着受到不公平对待的“少数”,并借此制造异己,挑动对立,甚至传播“某族群将永远失权”,来营造敌人在周围的鬼影幢幢。

民粹主义者总是将时局描绘成一场危机,说是生死存亡的威胁,操弄一种抗争性极强的论述,以营造压力感。

民粹主义政客就是通过诋毁、压制、分化及撕裂社会民众,创造出同质化的群众,观念中的贪腐和治理的失误并不是问题,只要这些腐败行为是为“我们”服务,而非为非我族类的“他们”服务所寻求的手段,就算做错了,也是获得民意的支撑。

“人多即合理”害全民

民粹的可怕还在于以“人多即合理”的主观原则,代替科学的实践论证,将“民”在数量上的优势视作一切权力的合法来源和价值评判标准,并导致问责缺失,体制失灵,法治褪化,最后伤害了全民。

学术界的学者专家也只能发表些干预政治的时论,去解释民粹主义,然而要真正遏制民粹之害,还须靠民众的高度自觉,认识到族裔之间互惠的共生关系,并成为能最有能力改变施政的助力者。

当然,政府更要能坚持正确的决策,以超前思维检验事理,决断政务,驯化民粹,才能稀释民粹主义之毒。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