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说“素养”是近10年教育领域里出现最频密的一个词汇并不为过。

除了是国内外许多教育文件都使用的词汇以外,2018年《独中教育蓝图》也使用了“核心素养”,而2020年推出的《华文独立中学课程总纲(试行版)》(简称课程总纲),将原本的6类核心素养转化成9项,来描述独中培养人的内涵;甚至有学者认为“素养”翻译成Competence或Literacy都无法完整诠释“素养”的内涵,而建议直接用Sù yǎng 的拼音方式。

究竟“素养”何以如此神奇,竟然连英译词汇都无法表达中文的意思呢!这或许要追溯到过去半个世纪以来的教育演变。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教育,重视知识的记忆,能够将大量知识背诵起来的学生,就是优秀的学生;那个时代的知识使用周期很长,学校毕业之后,所学的知识还可以使用很长的一段时间。进入世纪交替的时代,在上个世纪末,学校教育开始重视训练学生解决问题的能力。

随着电脑和行动手机走进了人们的生活,全球化和地球村的概念逐渐成形,教育领域开始意识到只是知识的存取已无法让学生走得远,学生要懂得运用知识去解决问题,遂提出了能力的概念。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1996年发布了《学习,内在的财富》这份具影响力的文件,其中学习的4大支柱:学会学习、学会实践、学会共存、学会成人,依然影响教育发展至今;也是在这个时候,独中教育提出了《独中教育改革纲领》,强调学生能力的培养。

迈入21世纪后的第一个10年,互联网技术突飞猛进,工业4.0也宣告AI智能和5G时代到来,这不仅颠覆了人类的学习行为,也让人力资源市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教育价值判断

教育不仅是传授知识,也不只是解决问题,更重要的是要有价值判断,能够在海量信息中提取正确并对个人和社会有用的知识;同时,教育也要协助学习者发掘个人的专长特质,懂得发挥个人的优势和强项。素养导向教育就是因应这样的时代对全人素质的呼唤而产生的概念。

“素养”被界定为“一个人为因应现在生活和未来世界,所应具备的各种读写能力、知识、技能、人格特质、文化修养、态度与价值观的综合”(杨俊鸿,2019);也因为“素养”内涵的多元丰富性,故才会出现文章第一段提到的音译建议。这个时候,独中教育提出了《独中教育蓝图》,回应素养教育的需求,可以说是适逢其时。

理解什么是“素养”固然重要,但是如何落实素养导向的教育将是另一个极具挑战的任务。根据SchrÓder(2015),素养导向教育的特点有三:1.不同于传统内容导向的教与学,素养导向教育重视学科全人品格养成的定位与功能;2.老师教的少,学生学得多;3.关注学生在一个真实情境中的实际表现。

独中《课程总纲》便是基于上述原则,将素养导向教育进一步贯彻在课程中;而最终落实素养教育的主战场——课堂教学,便是取决于教师对“素养导向教育”的体悟与领会,也是接下来独中教育改革的重点工作。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