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笑谈安华“三戏”马哈迪/刘泰安

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记》有一个脍炙人口的“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故事;另一本名著《三国演义》则有“诸葛亮三气周瑜”的故事。

我发觉,我国政坛两大巨头即首相拿督斯里安华和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最近过招时也上演了“安华三戏马哈迪”的故事,可堪玩味!

“一戏”影射掌权时敛财

安华“一戏”马哈迪,是他在3月18日人民公正党全国特别代表大会上,以不点名方式批评“有人在掌权22年又22个月后,现在感叹马来人失去了一切,失去财富和股权。在过去为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而搜刮人民财富,在失去权力后才来挑起人民的课题。”

安华没有指名道姓,但马哈迪对号入座,认为安华影射自己在任相期间为家人敛财,有损名誉。

马哈迪在3月27日挑战安华拿出有关证据,并限令7天内(直到4月3日)撤回言论并公开道歉,否则采取法律行动,起诉安华诽谤。

“二戏”拒回复喊法庭见

安华“二戏”马哈迪,是他在4月3日限期前提出延期7天才回应的要求,马哈迪也通过代表律师表示沒有异议,允许安华在4月10日前回复。

但安华到了新期限的7天又7天(即4月17日)仍然好整以暇,拒绝撤回敛财论,也不予回复,气得马哈迪表示将令其律师采取法律行动。对此,安华通过律师回应说:“法庭见!”

如果安华一早就准备要与马哈迪对簿公堂,那又为何要求延期7天回应马哈迪的律师信?限期到了又沒动作?这不是戏弄马哈迪又是什么?

“三戏”让敦马进退失据

安华“三戏”马哈迪,是他把马哈迪拉到一个进退失据的局面。

进的话,是马哈迪把安华带上法庭,创下我国有史以来第一位在任首相被民事起诉的先例。但马哈迪别高兴得太早,安华乘势把手中掌握有关敛财证据在法庭上摊开给国人看,恐怕会让马哈迪吃不了兜着走!

退的话,是马哈迪虚张声势,沒有真的起诉安华。但那将是他又一次言而无信的纪录,且有间接默认敛财的指责,不利本身的历史定位。

众所周知,“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是讲白骨精为了吃唐僧肉,先后变身为村姑、老妇和老翁,三次都被孙悟空识破和打死。但孙悟空却被唐僧误解为违反戒律,滥杀无辜,赶回花果山。

“三打白骨精”故事的启示是,人们不应被表面现象、虚情假意、伪善的一面所蒙骗。当今社会就有一些人表面善良,内心却阴暗,利用各种卑鄙手段,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白骨精的伎俩,令人联想到马哈迪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种族悲情牌,如原属马来人的东西几乎全被侵占、马来人现在和未来的命运已不由自主等。这不是伪善,什么是伪善?

“诸葛亮三气周瑜”则是东吴名将周瑜不敌蜀汉丞相诸葛亮的故事。“一气”发生在赤壁之战后次年,周瑜欲取荆州却被诸葛亮捷足先登;“二气”是周瑜想借孙权的妹妹将刘备扣下,逼诸葛亮交出荆州,却被用计“赔了夫人又折兵”;“三气”则是周瑜向刘备讨还荆州不果,率兵攻打却失败,旧伤复发,说完“既生瑜,何生亮”便气绝身亡。

做人应有容人之量

“三气周瑜”事件的启示是,做人应有容人之量,不应嫉贤妒能,处处算计别人。还有,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更比一山高。

马哈迪的性格与作风,何尝不是像周瑜一样毫无容人之量和处处算计他人?问题是,安华能否拥有好像孙悟空和诸葛亮的本事和智慧,大战马哈迪而取得最后胜利?

安华“三戏”马哈迪,结局会否与上述“三打”和“三气”的典故雷同?且让我们备好爆米花或Super Ring零食,边吃边看两人公堂斗法的肥皂剧吧!

反应

 

言论

特朗普遇刺祸福倚伏/刘泰安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7月13日在宾夕法尼亚州巴特勒市的一场竞选集会上遇袭,右耳受伤溅血,举世哗然,引发热议,不在话下。

目前距离今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还有3个多月,特朗普的胜选声势原本就盖过其对手即现任总统拜登,经此枪击暗杀未遂的突发事件,前者将击败寻求连任的后者,几乎已成定局。

特朗普在枪击现场临危应变的能力,诸如马上稳住情绪,振臂疾呼“战斗”口号等表现,突出了“命硬”、“强人”的形象,增添竞选造势的功效。

看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句俗语,又有一个新例。

特朗普7月16日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中正式被提名为该党总统候选人,先声夺人,气势如虹。反观民主党要等到8月19日才举行全国代表大会,以便正式提名当前深陷“换人”窘境的拜登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选情落后,自不待言。

选万斯当副手妙招

此外,特朗普已宣布现年39岁的俄亥俄州参议员万斯为他的副总统搭档人选,可谓妙招。

特朗普现年78岁,富豪出身,而万斯年轻,幼年家贫;两人年纪一老一少,出身一富一贫,相得益彰,吸引选民支持。

他们若胜选,万斯将成为美国有史以来第2位最年轻的副总统,仅次于在1857年以36岁出任美国第14任副总统的约翰·布雷肯里奇,缔造一桩佳话。

枪击事件刚传出时,有人认为那是“自导自演”的苦肉计,但相信此说难以成立,因为特朗普的选情胜券在握,没有必要争取同情票;何况行凶枪手当场被特工击毙,集会观众也有1死2伤。若真有“自导自演”其事,牺牲未免太大了!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纽约邮报》的报道,行凶的该名20岁白人男子克鲁克斯在高中时曾想加入射击队,却因枪法“差得可笑”而被拒。

因此,特朗普应感庆幸克鲁克斯的枪法“差得可笑”,子弹只要对准一寸就可爆头,他就从此笑不出口啦!

另一方面,美国的政客们众口一词纷纷谴责这起枪击事件。例如:拜登形容此事“令人发指”,并强调“美国没有这种暴力的容身之地”。前总统奥巴马、小布什、克林顿等人也分别发表“在我们的民主制度中,绝对没有政治暴力的立足之地”这类声明,并谴责这次“懦弱”的袭击。

但我认为,他们的表态都是惺惺作态,无不虚伪!

众所周知,美国枪枝泛滥,其国内发生校园枪击事件,时有所闻。为何由始至终只见该国政客们打嘴炮,声声谴责,却无解决之道?莫非那是“社会暴力”而非“政治暴力”,所以在美国有容身之地?

更广义来说,美国自1776年独立以来对世界各国充斥暴力和侵略,进行一系列反人类的战争罪行,罄竹难书。

根据《美国侵略:我们是如何入侵或军事干预地球上几乎每一个国家的》一书,在联合国承认的当今190多个国家中,只有3个国家没与美国打过仗或受其军事干预。这3个国家能够“幸免于难”,是因为美国没有在地图上发现它们!

此外,美国第39任总统卡特在2019年坦承,美国建国以来240多年的历史中仅有16年没有打仗,堪称“世界历史上最好战的国家”。

由此可见,美国历任总统都双手沾满了鲜血,他们谴责暴力之举,何其厚颜无耻啊!

美暴力语言缔造者

舆论界说得好,美国当前弥漫政治暴力的现象,可归咎于各方政客们发表煽动性言论所致。

特朗普本人就是美国暴力语言的主要缔造者,例证不胜枚举。他今天遭遇暴力对付,不过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无论如何,特朗普此次遇刺,虚惊一场,可3个多月后重返白宫的战斗,却行情大涨,堪称“福兮祸所伏”。

然而,这位“狂人总统”一旦重拾权力,骄横跋扈,从此“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到时世人非要叹息“祸兮福所倚”不可啊!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