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涤荡惰性 整顿公务/许世平

有新闻报道,说的是国家科学馆漏水,还须劳动部长去处理,部长还为此向民众致歉。

当然有民众力赞部长事必躬亲的实干精神,也有人批评应该是管理层负责解决的事,部长理应做更重要的事,更长远的工作策划。

的确,有能力的部长,不该拼死去做一箩筐琐琐碎碎,没完没了的小事,而是要做大事。

那些有能力的领导,就是社会的大脑,他们就是要打造“狼性团队合作”,他们的脑袋是用来仰望星空,规划战略,运筹帷幄。他们要指挥好团队作战,不是卷起衣袖裤脚,下地苦干;我们要他们头脑勤快,思想敏锐,对准主攻方向,做正确的决策。

中层干部不够积极

现在的问题是中层干部不够积极,官本位意识浓厚,缺乏主动解决问题的干劲,导致底层缺乏执行力,手脚不动,不理不睬,就只想揣摩“圣意”,只会等着“圣旨”,结果也就没有能征善战的兵。

其实,部长要有做对事的决断力,中层要有听命的理解力,基层要有快速反应做事的能力;只因为组织虚胖,体制臃肿,“坐”比“做”多,没事做和等事做的人都是“赘肉”,吃惯养肥,自然效率低。

不必等待部长号令

今日的知识型经济时代,只要树立组织纪律,流程优化和业务规则,就够了,要是还操劳过度,殚精竭虑,不休不眠地工作,不累死自己才怪。

像最近发生罗里转弯时货物抛出路外酿祸,导致孕妇流产,部长下令彻查;其实,对如此案例,只要依据法规就须采取对应的调查行动,不必等待部长的号令。

政府要做的就是知才善任,广纳群贤,还要挥舞大棒,砍掉怠惰的部门冗员,并制订新的报偿体系,对员工实行差别考核,奖勤罚懒,以优化管理,激励公务员的再改造再学习,树立竞争意识及鼓励互利合作,涤荡惰性及狭隘观念,从而整顿公务体制。

反应

 

言论

记者的棱角和勇气/许世平

歌手黄明志的生前告别,引来记者迫问,激起议论和思考。真相是什么?要怎样刨根究底的追问?

突然想起著名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Oriana Fallaci)。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法拉奇采访过科梅尼、邓小平、武元甲、阿拉法特、巴列维、基辛格、卡达菲等多位国家元首和权势名人,她集结成书的《采访历史》被列为美国新闻学院学生必读的书。

过去法拉奇因为对掌权者进攻式的采访而遭到“攻击”,还有极端组织恫言狙击杀害的威胁;在美国发生九一一恐袭时,她在极度震惊和愤怒中,強烈抨击恐怖分子与原教旨主义者。

法拉奇是以对独裁者和权势人物尖锐的提问、尖刻地批评而出名。她的《采访历史》被誉为“采访艺术的典范”,揭露了“是自我吹嘘,钻营谋私的野心政客,将世界搅得那么乱”。

揭露权势者丑陋

她“挑战权力,拒绝谄媚”。她极度厌恶权力,“权力像一剂春药,谁沾谁发疯;权力使人腐败、骄横、愚蠢、痴狂”。

面对权力,她从不谄媚、奉承、巴结,而是尖锐地提问,刨根问底地追击、挖掘、不留情面地揭露权势者的丑陋。

像影响世界事务的外交家,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她说“基辛格像镘鱼那样來回滑动,躲闪任何实质性问题”;“像岩石般僵硬、癌般頑固”,然而在她迫问下,基辛格不得不承认越战是一场“无用的战争”。

她痛恨独裁专制,直斥伊朗最高国家领袖科梅尼与铁腕统治伊朗37年的的国王巴列维均是独裁者。

在对巴列维访谈的报道中,她写“金杯、金匙、还有镶满红蓝宝石的金烟灰缸”,然后见到“一脸冷漠,对世界强烈戒心”的皇帝。

采访科梅尼时,就直接问到他是独裁者的问题,让世界清楚了解到“总是被包装着”的伊朗最高领导的真实样子。

面对那些改变历史进程的人物,还有那些讲计谋、玩权术的野心政客,她始终以一种咄咄迫人的姿态应对,以手术刀般的锋利文字剖析,以笔为剑,一路征伐,勇往直前,展现记者的棱角和勇气。

今日的传统媒体面对新媒体的围攻打击,法拉奇那种层层迫进、尖锐犀利的追问技巧,那种反对腐败政权的正义感,都值得借鉴和学习,当然也希望有更多有理想主义的后来者能做得更好。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