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曹观友“开心鬼”上身?/刘泰安

槟城州首席部长曹观友有一张“明星脸”,容貌与香港明星黄百鸣相似,故有“槟城黄百鸣”之称。

1967年出道的黄百鸣是香港电影圈泰山北斗的人物,集监制、编剧、导演和演员于一身,多采多艺。他出品的电影很多都破了香港电影票房纪录,代表作有《开心鬼》系列、《家有喜事》、《最佳拍档》等喜剧片。

1984年首部《开心鬼》让黄百鸣一炮而红。“开心鬼”在广东俗语中是指乐天的人。黄百鸣饰演的鬼“朱锦春”(谐音“猪咁蠢”),既搞笑又励志。

曹观友吁尽快“回曹”

我发觉,曹观友不仅有黄百鸣的神态,最近也似乎“开心鬼”上身,值得玩味!

曹观友10月14日在槟城乔治市出席恒毅校友会54周年晚宴时,借大会的主题《回巢》,谈到今年8月6州选举前有关“撤换曹观友”的传闻,呼唤那些想“倒曹”的党内外人士尽快“回曹”,并形容自己“关关难过关关过”。

记忆犹新,身为原任槟州首长兼民主行动党槟州主席的曹观友派系,在该党槟州州选共19名候选人当中只占了2人,而该党全国主席、也在槟州兼攻国州议席的林冠英的派系却占了17人之多。

因此,舆论界出现了“曹家天下林家兵”和“槟城皇帝、曹姓宰相、林家朝廷”的调侃。

如果说,当今槟州行动党的州议员是“身在曹营心在林”,恐怕离事实并不远!

陆兆福四两拨千金

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10月16日表示,他不知道槟州首席部长有什么课题,该党没有决定要更换槟城首席部长。好一招“四两拨千金”,置身槟州内斗事外。

林冠英10月17日则发表文告指出,曹观友迄今未能出示任何证据,证明槟城有任何行动党领袖和党员正密谋“倒曹”。

他抨击:“这种毫无根据的指控,只会让民众感到困惑,并且扰乱政府,使其无法专注于能力、公信及透明的施政。

林冠英“连守带攻”

好一招“连守带攻”,不过如此“对号入座”,暴露槟州前后两任首长的交锋,社会观感不佳。

曹观友10月17日回应,他当天在晚宴上说的“倒曹”,是指“如果”有人要倒曹。他强调:“如果没有,那就更好,我也开心。”

这就是我形容他“开心鬼上身”的由来!

曹观友还说,如果没有“倒曹”,那就不需要给证据。至于其言论可能令人误会或多想,他认为“嘴巴是长在别人头上”。如果他说有人急着撇清“此地无银三百两”,当可反将一军呢!

拉马沙米借题发挥

另一方面,因没获派上阵州选而退出行动党的槟州前第二副首长拉马沙米借题发挥,质疑曹观友就任第二届首长不到两个月就自动爆料“倒曹”课题,或许是为了转移人们对州政府目前面对峇都交湾第二工业园计划(BKIP2)卖地纠纷的注意力。他向曹观友开炮,应是报复后者没有维护挺曹的原任州议员被除名。

此外,拉马沙米还抨击曹观友在州选结束后再次受委为首席部长,竟然声称党在遴选候选人方面做出了正确决定;但在此之前,却表现得像个“爱哭鬼”。

无论如何,现任槟州第二副首长佳日星日前声援曹观友,指曹氏在卖地课题上绝非“孤单一人”,而是获得州政府团队的支持。曹观友应对“失去拉马沙米却得到佳日星”的支持而感到开心!

毛泽东说得好:“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官场其实就是政治派系的角力场,放之四海而皆准。槟州行动党怎会是例外?

常言道:“人过心留印,船过水留痕。”相信“倒曹”的风波不会从此戛然而止。且看曹观友扮演好哪一个角色:“爱哭鬼”或“开心鬼”?

走笔至此,耳边突然响起《开心鬼》的主题曲:“为人乐观无闭翳(开心鬼,开心鬼),天天担忧无人制(我唔制,我唔制),时时扮懵诈诈谛(开心鬼,开心鬼),开开心心最栈鬼……”

反应

 

言论

特朗普遇刺祸福倚伏/刘泰安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7月13日在宾夕法尼亚州巴特勒市的一场竞选集会上遇袭,右耳受伤溅血,举世哗然,引发热议,不在话下。

目前距离今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还有3个多月,特朗普的胜选声势原本就盖过其对手即现任总统拜登,经此枪击暗杀未遂的突发事件,前者将击败寻求连任的后者,几乎已成定局。

特朗普在枪击现场临危应变的能力,诸如马上稳住情绪,振臂疾呼“战斗”口号等表现,突出了“命硬”、“强人”的形象,增添竞选造势的功效。

看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句俗语,又有一个新例。

特朗普7月16日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中正式被提名为该党总统候选人,先声夺人,气势如虹。反观民主党要等到8月19日才举行全国代表大会,以便正式提名当前深陷“换人”窘境的拜登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选情落后,自不待言。

选万斯当副手妙招

此外,特朗普已宣布现年39岁的俄亥俄州参议员万斯为他的副总统搭档人选,可谓妙招。

特朗普现年78岁,富豪出身,而万斯年轻,幼年家贫;两人年纪一老一少,出身一富一贫,相得益彰,吸引选民支持。

他们若胜选,万斯将成为美国有史以来第2位最年轻的副总统,仅次于在1857年以36岁出任美国第14任副总统的约翰·布雷肯里奇,缔造一桩佳话。

枪击事件刚传出时,有人认为那是“自导自演”的苦肉计,但相信此说难以成立,因为特朗普的选情胜券在握,没有必要争取同情票;何况行凶枪手当场被特工击毙,集会观众也有1死2伤。若真有“自导自演”其事,牺牲未免太大了!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纽约邮报》的报道,行凶的该名20岁白人男子克鲁克斯在高中时曾想加入射击队,却因枪法“差得可笑”而被拒。

因此,特朗普应感庆幸克鲁克斯的枪法“差得可笑”,子弹只要对准一寸就可爆头,他就从此笑不出口啦!

另一方面,美国的政客们众口一词纷纷谴责这起枪击事件。例如:拜登形容此事“令人发指”,并强调“美国没有这种暴力的容身之地”。前总统奥巴马、小布什、克林顿等人也分别发表“在我们的民主制度中,绝对没有政治暴力的立足之地”这类声明,并谴责这次“懦弱”的袭击。

但我认为,他们的表态都是惺惺作态,无不虚伪!

众所周知,美国枪枝泛滥,其国内发生校园枪击事件,时有所闻。为何由始至终只见该国政客们打嘴炮,声声谴责,却无解决之道?莫非那是“社会暴力”而非“政治暴力”,所以在美国有容身之地?

更广义来说,美国自1776年独立以来对世界各国充斥暴力和侵略,进行一系列反人类的战争罪行,罄竹难书。

根据《美国侵略:我们是如何入侵或军事干预地球上几乎每一个国家的》一书,在联合国承认的当今190多个国家中,只有3个国家没与美国打过仗或受其军事干预。这3个国家能够“幸免于难”,是因为美国没有在地图上发现它们!

此外,美国第39任总统卡特在2019年坦承,美国建国以来240多年的历史中仅有16年没有打仗,堪称“世界历史上最好战的国家”。

由此可见,美国历任总统都双手沾满了鲜血,他们谴责暴力之举,何其厚颜无耻啊!

美暴力语言缔造者

舆论界说得好,美国当前弥漫政治暴力的现象,可归咎于各方政客们发表煽动性言论所致。

特朗普本人就是美国暴力语言的主要缔造者,例证不胜枚举。他今天遭遇暴力对付,不过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无论如何,特朗普此次遇刺,虚惊一场,可3个多月后重返白宫的战斗,却行情大涨,堪称“福兮祸所伏”。

然而,这位“狂人总统”一旦重拾权力,骄横跋扈,从此“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到时世人非要叹息“祸兮福所倚”不可啊!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