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政治猎巫,不亦乐乎/甘德政博士

最近国会辩论预算案期间,很多议员借“以巴冲突”热潮进行“政治猎巫”,搞到“不亦乐乎”,本该聚焦讨论的民生大事和经济议题,反而被抛诸脑后。

“以巴冲突”成为我国各方势力竞相“政治表态”和“政治表演”的契机。有些政客不断搜罗和编织政治对手的“以巴冲突”立场,拿来无限上纲和大作文章,以突显其“政治不正确”。这种套帽子的劣质政治风气,肯定不利于我国打造民主氛围和理性论政空间。

有人在以色列籍国际知名女星的脸书上点赞,立刻就被截图抓包,作为“叛国铁证”;有人对哈马斯组织发表一些看法,立刻就被贴上“通敌标签”。

这股狂热的猎巫风气,也从政坛吹向企业和民间。一些被怀疑和以色列或国际犹太势力有关的跨国企业,成为人人喊打的“公敌”。号召抵制之声此起彼落,即使这种不理性行为真正冲击到的,只是本地员工的切身利益,很多人也置若罔闻。

借机铲除“异端”

“猎巫”一词出自欧洲中世纪的教廷针对“女巫”的迫害,当时一些被怀疑实行“巫术”的人,会被抓去公审和烧死。当局利用群众对“巫术”的恐惧,煽动群众自动自发揪出“女巫”,事实上就是借机铲除“异端”,进而巩固本身的统治权威。

在中国,对付政治立场不同者,套上“汉奸”大帽子是简单粗暴又非常有效的套路,帮满清朝廷办事、帮洋人办事、帮日本人办事,通通都是“汉奸”。

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右派”、“走资派”、“牛鬼蛇神”、“黑五类”、“反革命分子”、“阴谋反党集团”等标签不断出场,让所有人陷入不断揭发、告密、批斗的漩涡。如今看来,这些都是“猎巫”的变种。

在冷战初期,美国兴起了“麦卡锡主义”,只要被怀疑是共产党的“同路人”或“同情者”,就很可能惹上政治麻烦,甚至身败名裂。这股“反共”浪潮也冲击到紧急状态时期的马来亚,在“白色恐怖”的社会氛围下,当时任何人只要被怀疑和马共有关,轻则蒙受牢狱之灾,重则驱逐出境,甚至危及身家性命。

大事宣传黑材料

时间来到21世纪的网络年代,信息技术日新月异,却没有让人类的沟通交流更趋向理性,反而让更多人陷入浮躁和肤浅的虚拟空间。

在自以为是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正义感”驱使下,很多网民接收到单方面操弄扭曲的信息后,更容易被煽起情绪和过激反应。

后真相年代,真相已不重要,个人主观认为的才重要。也因为这样,“陈平的亲戚”、“以色列代理人”、“犹太人傀儡”之类的黑材料,即使当事人再怎么义正词严澄清,即使指控的“证据”再怎么荒诞不经,直到现在都还有人相信,甚至还拿去国会殿堂大事宣传。

或许,我国社会最匮乏的就是公民教育和通识教育,让更多公民具备最基本的逻辑思考和批判思维,才能在最大程度上减少“政治猎巫”的操作空间。

反应

 

国际

哈马斯未释放者达120人 “不知多少人质仍生还”

(贝鲁特15日讯)哈马斯武装组织去年10月大突袭以色列并掳走约250人,至今仍有约120人未获释。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3日播放在黎巴嫩贝鲁特访问哈马斯发言人兼政治局成员哈姆丹的专访,当中对方承认哈马斯“不知道手中还有多少名人质尚在人世”。

据报道,外界一直忧虑罹难人质数目较公众所知为多,哈马斯今年4月时亦曾向国际调解员暗示,无法满足当时在谈判中的“停火协议首阶段释放40名人质”条件。

在谈及美国总统拜登5月末公布的加沙3阶段停火方案时,哈姆丹指方案并没满足哈马斯的终战要求,并强调有关释放人质的协议“必须包括对永久停火,及以军完全撤出加沙的保证”。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