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拉菲兹,今非昔比/陈金阙

前为“爆料大王”的拉菲兹,现已荣升经济部长。他生财有方,年纪轻轻就已经坐拥千万财富,而其是大选期间第一位公布身家财产的希望联盟领袖。

虽然他坦坦荡荡,自觉经商人士如果做生意成功,十几年下来累积个百万千万不是什么登天难事。不过,当时依然引来反贪会调查他的资产来源是否合法,身家是否清白。

一切在团结政府执政后,就没听反贪会有进一步动作。看来反对党要受到怀疑和刁难的说法,似乎有其道理。不晓得现在沦为反对党的前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是否颇有同感?

拉菲兹向来思路清晰,敢怒敢言,只要掌握到“好料”,必重锤出击,不怕警方或反贪会找他算账,也不怕被爆料的人士起诉他毁谤。

这股勇气,在野时相当得到人民受落,感激他不畏权贵,为人民出一口气。如今,他所属的政党联盟已经执政,起初大家无不希望他成为现代包青天,揭露时弊,拨乱反正。

不过,首相拿督斯里安华似乎另有安排,赏了他一个经济部长来做,也委任了前财长东姑扎夫鲁担任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大家一起拼经济。

“当了官头脑迟钝”

东姑扎夫鲁感激安华的知遇之恩,马不停蹄的到外国各处招商引资去了。拉菲兹看来比较慢热,先对希盟一些大选前后矛盾之事来个自圆其说,然后才渐渐发布他的经济言论。

有人说,执政之后,才知道当官不易,尤其是要当个清官。拉菲兹的官途是否一尘不染,我们充满期待,不过恐怕要几年以后才能知晓。

倒是他近来发布的一些言论,让人家以为他不再思路清晰,甚至一些评论家认为“当了官,头脑迟钝了”。

他近日对物价发表了一些言论,大意是如果某些物品价钱太贵,消费者可以选择其他相对而言价钱较低的替代品,以降低需求来遏制价钱上升。

他大概没想到今非昔比,他现在是部长了,可不能信口开河,人民会把他的话当金科玉律。如果鸡肉贵就不吃鸡,抱歉,这样不会让鸡肉更便宜。同样的,他不喝一杯十多令吉的咖啡,不代表没有人喝。那么,是否喝不起而必须转喝三令吉的咖啡就是穷人唯一的选择,还是想办法提高生活水准和收入水平,才是政府的对策呢?

我们不可能叫星巴克入乡随俗,一杯咖啡卖3令吉,因为它并没有强迫你买。同样的,部长的话也有道理,如果觉得太贵,那就不要买。问题是,资本主义里,供需的角力,从来没有出现单方面的胜利。

奢侈品实惠品难比较

价钱完全是来自双方评估之后的公允结果。一方觉得不公平(太贵或太便宜)的话,自然会退出该市场,部长难道不知道吗?部长应该要做的是,尽量维持供需的平衡,不让卖方因供需失衡而高价牟取暴利,挤压买方。

说到奢侈品和实惠品,任何市场皆有之。飞机上有经济舱和商务舱;榴梿有甘榜品种和猫山王,酒店有廉价和五星级,咖啡自然有星巴克和咖啡乌,不能相提并论。

部长以偏概全,确实有回避人民询问如何减低生活必需品及物价的政策,使不出以前揭发贪污案件的那种快而准的招式。

部长,汽油价有没有可能调低到1令吉50仙呀?我是不是在大选前听错了呀?

反应

 

言论

安华须力推政纲/陈金阙

拿督斯里安华任相无惊无险的经过了一百天,不像丹斯里慕尤丁和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这两位前首相是在政局混乱时就任,几乎天天都要担心被对手拉下台。

自从2018年5月9日全国大选以来,没有一个政党能够单独掌有过半议席,许多时候执政党只是形式上议席过半。

因此联盟里各怀鬼胎乃平常事,安华也不例外,远比不上拿督斯里纳吉时代的国阵一党独大,无须理会其他小党。

全心全意支持不过半

安华为什么坐拥三分之二支持票,还是一样绑手绑脚?原因是全心全意支持他的政党议员不过半,其他支持他的政党,尤其是巫统,只是利益之交。

我们看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近来似乎做事低调。但是,人民接受了他吗?既然是利益关系,近来有谣传,如果扎希不足以挽回巫裔的心,安华可能和纳吉合作,因为过去五年,纳吉的“BOSSKU”深入民心,在巫裔群众“所向披靡”,是最适合用来挑战绿潮的人选。

当然,这是臆测,不可当真。但是,谣言如果这是国盟放出来的反间计,安华要澄清或反击,确实是非常头疼。

土著团结党要一再被反贪会调查,慕尤丁一律用政治动机和选择性为难来反击。这一点击中安华软肋,因为反贪会如果要调查,为什么要在国盟失去政权后才调查?万一伊斯兰党的幻想成真,安华倒台,国盟执政,那么“不畏强权”的反贪会还查得下去不?

此外,安华声声强调打贪,国盟甚至民间还是不停的拿扎希来做文章。别说前两朝,就算是国阵执政时,也没有看到涉及贪污官司者依然盘踞高位。安华即使力辩法官未下判者无罪,也不能服众。所以,在打贪来说,始终是欠了一股底气。人民也频频追问,为什么巫统一加入团结政府,反贪会就没有再对其党的领袖穷追猛打,难道巫统的党要一夕之间全都清白了吗?

主打反贪不怎么成功

安华的政纲如果主打反贪,这头个一百天,似乎不怎么成功。再下来,如果他是要整顿公务员的作息,从他呈上的预算案来看,行政开销不减反增,许多部门似乎也原地踏步,甚至向后倒退,向局势妥协。他的行政改革,似乎不怎么受落。

再下来,讲到民生问题,首先鸡蛋缺货事件竟然以进口鸡蛋推搪过去,这种治标不治本的方法,亏他倚重的部长想得出来。

安华在预算案中删除了150亿令吉的防洪计划,也许当时他另有主意,不过老天不给脸,在炎热的三月天下起了大雨,让柔佛成了水灾重区导致安华必须重启数以亿计的治水工程。

虽然他口口声声表示之前的防洪计划有半数以直接谈判的方式批准,因此政府决定重新检讨。很可惜,整肃不及,洪灾先到;这些话现在才说,并不是在预算案或洪灾之前说出来,结果予人“亡羊补牢”的感觉。

安华如果想要名留青史,一方面又投鼠忌器、姑息养奸、改革不到位,那是不行的。还望他先拟好政纲,公诸天下,在接下来的1700天,全力执行。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