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战争与和平/李慧珊博士

“妈妈,我不想死。”

“宝贝,你为什么觉得你会死掉?”

“我害怕我们的房子会被摧毁。”

一名加沙的小女孩哭着对妈妈说的话,不遗巨细地反映了这个时代的悲剧。2021年5月10日,以巴爆发了新一轮的全面冲突。圣殿山内,以色列警察以武力驱散暴动的阿拉伯人;以色列南部,哈马斯发射上千颗火箭弹。

在两国火力全开的情况下,数百栋建筑物遭到摧毁,死亡超过200人,受伤人数超过1000位,无数人失去家园,被迫过上颠沛流离的生活。在拜登政府的持续施压下,双方终同意同步停火。但停火能持续多久依旧是个大问号。以巴冲突是一道复杂的历史难题,他们的矛盾存在于宗教、种族、信任、利益分配和地缘政治等等问题。美国学界的普遍意见认为以巴冲突的核心是身分问题,敌对双方都不愿承认彼此的合法性。

老百姓成炮灰

简单来说就是我认为你是入侵者,你也认为我是入侵者,但这片满目疮痍的土地只能有一个主人,因此战争变成了争取话语权的唯一途径。73年的努力换来的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而所谓的和平进程也沦为了一个拙劣的玩笑。世界上所有信奉回教的国家的关系可说是唇齿相依。

我国作为回教世界中的重要领袖,自然是对巴勒斯坦鼎力支持。我国就曾多次公开力挺巴勒斯坦并谴责以色列以及西方世界的霸权行径。在一场场激烈冲突当中,最无辜的莫过于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他们为了守护心中最崇高的荣誉,成为了最不值钱的炮灰。

所谓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战争这个字眼,对生活在和平盛世的我们或许难以体会,但纵观人类历史,以“杀戮”、“破坏”、“残忍”为主旋律的战争才是常态。即使到了人类高度文明的今天,战争依旧从未离开过历史的舞台。在人类5000年的历史长河中,各种大小战争的总和超过了1万5000次,因战争而丧命的人数达到了十几亿。我们都知道战争是不公平的,是冷血无情的,是痛苦的,但为什么战争对我们却那么有吸引力?

英国著名哲学家罗素在其著作《战争的本质》中给出了他的答案——战争不是为了决定谁对了,而是为了决定谁留下了。在世上,不仅仅是战争,在任何竞争当中,无非就是谁留下了,谁遭到淘汰了,谁死亡了而已。这里既没有对,也没有错。丛林法则告诉我们弱者就应该被强者吞噬,只要别人触及到了我们的根本利益,我们就有了拔枪相向的理由。但战争所能带来的终究是无穷无尽的灾难。

日本一部赚人热泪的电影《红十字女人们的红信纸》里面就有这么一句话:“中国人的生命和日本人的生命一样尊贵。”是的,不管是剧里的中国人还是日本人,抑或是现实里的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面对生命,都不能有差别。战争就是一面镜子,照出了人们真实的样子。

(作者为拉曼大学副教授)

反应
言论

游戏的奴隶/李慧珊

游戏人生,人生游戏。游戏对于现代人尤其青少年而言,已经成为生活里不可或缺的一环。孩子沉迷游戏是许多家长都头痛的难题,许多孩子一旦玩起游戏来,他们基本上可以做到三“不”,即不吃饭,不冲凉,不睡觉。

当大马的家长们还在为孩子前途堪忧的时候,中国的家长则再也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上周,中国政府对于未成年沉迷游戏祭出了强力监管措施,全国的网络企业(我们俗称的Cyber Cafe)仅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假日向未成年人提供一个小时的服务。消息一出,全网便炸开了锅,直登热搜,家长们与熊孩子的对决也总算是分出了胜负,而爱好游戏的各位也终于不需要在游戏里面对屁孩。

游戏,真的如中国官媒所说的,是精神鸦片那么十恶不赦吗?时至今日,游戏早已不只是未成年人的专利,许多成年人同样热爱游戏。互联网时代的游戏可说是五花八门,而最火爆的莫过于“王者荣耀”、“魔兽世界”、“吃鸡”等等。

这里的随便一个游戏,就足以让我们花上一整天什么也不做,就是专注地打游戏。游戏之所以这么受人们的爱戴,是因为游戏本身就是一个虚拟的世界,无论我们在现实世界里混得有多好或多糟,在这个世界里,我们可以成为一切我们想要成为的人,从而满足我们的自尊和成就感。

给80%人一个“奶头”

此外,基于游戏开发商对于人脑奖赏系统和成瘾机制了如指掌,现在的游戏都非常“人性化”。游戏里的奖赏和竞技成分让我们获得满足感,而一旦获得了满足感后,我们的头脑就会不断地刺激多巴胺的分泌,而一旦我们习惯了亢奋的状态后,其他任何活动对于我们的吸引力则会大打折扣。

这个时代的悲剧就在于,一款能够轻易让人上瘾,无法自拔的游戏,才叫做好游戏。

1995年,在美国旧金山举行了一场关于全球化的重要会议,名为“The State of World Forum”,出席者包括全球500名经济和政治精英和名人。会议得出的结论是,世界人口20%的工作足以维持整个社会的运转,而其余80%人口不必积极参与产品和服务的生产。那么这80%无所事事的人要跟什么呢?如果就这样放任他们其不要造成社会混乱?

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给出了答案,那就给这80%的人一个“奶头”吧,好使他们沉醉在消遣娱乐和感官刺激的产品中,忘掉抗战。我们都喜欢使我们快速获得满足感的东西(例如游戏、肥皂剧、八卦、垃圾食物),而厌恶那些需要时间沉淀和积累的满足感(例如读书、健身、健康饮食)。

无可否认,那些让我们快速获得短暂快乐的东西,深深地影响了我们。现在的孩子们比起以前的孩子是更不愿意思考,更容易暴怒,并且注意力更短了。

这是一个充满喧嚣的世界,我们不可能与世隔绝,把自己关在一个封闭的环境。我们能够做的就是认清现实, 并且时刻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和思考的能力。 

(作者为拉曼大学副教授)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