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银行日前公布,今年次季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年增长5.8%,创下自2015年首季以来最快增速。对此,路透社迫不及待指出,首相纳吉不排除将把握机会,提前举行大选。



撇除在任期只剩不到一年的情况下举行大选,是不是符合所谓“提早大选”的定义,外媒这种揣测大选日期的报道,大家最好还是把它视为八卦消息,因为彭博社早在去年9月,就开始猜测本国大选最早在今年3月上演。

直到3月过去了,该媒体又改口说或提前在今年举行。

国际媒体报道会失准,同样的,评估真正经济表现或物价水准的模型,也有可能会失真。简言之,如果政治领袖依据这种数据来判断“良好因素”是否成形,我想他的判断也可能跟着失准。

从生活推测国家经济

GDP按年增长5.8%对像我这样的普通百姓而言,究竟有什么意义?老实说,这情况就好像自己在大学时代,搞不懂《经济学》这堂课究竟在教什么一样。像我这类不擅长数学与理论的人,看来也只能从日常生活的体验,推测国家的经济表现。



暂且不说巴生谷的一杯冰冻奶茶,在什么时候从1令吉40仙飙涨至最普遍的2令吉20仙、或是特定路段的过路费从1令吉60仙飙涨至现在的2令吉10仙,单是去趟私人诊所看个咳嗽伤风,想必已没有30令吉的老调子唱。

犹记得约在3个月前,曾与同事光顾一家常去的经济饭档,拿了两菜一鱼的价格竟然是13令吉,也就是比平常的8令吉多了5令吉,再问了句多少钱之后,就确定老板没算错。老实说,当时我很想问一句:“老板,我可以把这条鱼放回去吗?”

无论如何,本人并不认为老板的收费有不对之处,只不过在那次之后,这老板饭档的那几条鱼,似乎总是无人问津。

经济饭甚至贵过快餐

最近的另一个感触良多的情景,则是发生在住家附近的经济饭档,当时拿了豆芽、青菜及几片白斩鸡,结果老板收费8令吉。回家抱怨几句之后,太座一言惊醒梦中人,“这么贵不如吃鸡饭!”

原以为这种斤斤计较的心态,也只有我这种“怪咖”会如此,孰料就在前几天,我又在另一家经济饭档见证让人感触良多的对话。

首先是一名男顾客,老板报了价格后,应是看了对方反应,就主动说,因为你有拿鱼,所以就比较贵一点。再过了一会儿,则是另一名中年女顾客,她应是在老板面前抱怨了一下,结果引起老板连番反击,直劝对方应将心比心,他自己出去吃经济饭,也是明白别人为何这么收费。

值得一提的是,我那位吃米不知米价的孩子,最近不知为何突然开窍,认为吃一叠热腾腾的滑蛋河只需6令吉,还好过动辄7令吉的经济饭。唉!不知道这是不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简言之,当经济饭不再经济,甚至还贵过快餐的时候,我们该如何诠释这种扭曲的经济现象?有鉴于此,“良好因素”是什么,端看你从什么角度出发。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