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安华接班争朝夕/刘泰安

“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毛泽东这首词句,阐明了“为实现既定目标,必须力求主动,抓紧时间,分秒必争”的道理。

人民公正党候任主席安华依布拉欣当前为了实现出任首相这个迟来20年的目标,肯定对上述诗句心有同感。此时此刻,“两年太久,只争朝夕”,必然是他的心理写照!



据报,安华在9月20日出席新加坡管理大学一项学术活动,回应一名学生的提问时,坦言在希望联盟5·09大选击败国阵后,还在服刑中和正在医院疗伤的他,观看电视直播希盟名誉主席马哈迪医生宣誓就任马来西亚第七任首相时,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觉得出任首相者应是自己。

马哈迪对安华“妒忌拜相”的说法有何反应,不得而知。不过相信他对此也同样会感到“不是滋味”!

虽然安华翌日马上澄清,那只是个玩笑,没想到却被“热议”,但有道是“言为心声”,他当时不假思索的回应,正好反映他最真实的想法。

新首相有权改组内阁



另一方面,安华在上述活动上受询一旦当了首相后,会否让林冠英继续担任财政部长时,笑言让他先担任首相,再按部就班处理。由此可见,他是一名头脑冷静、谨言慎行的政治人物,否则他大可虚与委蛇、敷衍了事,以免开罪亲密盟友行动党。

平心而论,基于“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安华接任新首相后,绝对有权进行内阁改组,特别是如财政部长这类重要的阁员,问题只是改组的幅度是大或小而已。

众所周知,安华在该党原任波德申国会议员丹雅呈辞让路下,将上阵角逐波德申国会议席,以便重返国会,取得他日接任首相的“入门票”。补选的提名日已订在9月29日,投票日则落在10月13日。一般相信,无论这次补选是否将上演多角战和挑战者何人,安华要过关斩将,轻骑胜出,毫无悬念。

民间对于公正党历来一而再、再而三为了安华而制造国州议席补选的非议已无关重要,令人关注的反而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是否是安华的宿命?

最近有中国媒体评论,对于马哈迪执政两年后交权的承诺,安华已“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开始高调的准备接班。例如他于9月11日在香港表示自己很看重中国、日本和韩国三个经济体,宣称大马一向欢迎外资云云,被认为现在如此表态未免有些着急,显示迫不及待要接班了。

论者认为,安华一再“越俎代庖”的高调谈论应由首相发言的课题,没把马哈迪放在眼里:距离接班的时间还有一年半,安华这段时间可能不会好过。

接班前避免“功高震主”

事实上,安华已在很多场合一再强调,将会全力支持首相马哈迪的领导和治理国家,重返国会是为了协助马哈迪,确保国会发挥作用,巩固政府的实力。如此说词固然动听,但所谓“天无二日,土无二王”,身为“候任首相”的他,还需在正式接班之前,避免一切“功高震主”的动作,其理自明。

马哈迪最近访问汶莱时重申,他将履行承诺,两年后交棒给安华。但之前他也说过交棒只是“建议”,如果人民想要他继续任相,超过希盟盟友所同意的期限,他会继续任相。

如果连有白纸黑字写明的希盟大选宣言,都因为不是圣经而可以不必兑现,那么没有白纸黑字保证的交棒口头承诺,更可以随时作废。

纵观当前波谲云诡的政局,诸如巫统退党的国会议员或会加盟及壮大马哈迪的土团党,公正党也或因来临中的激烈党选而分崩离析等,安华能否在未来一年半内顺利接任为我国第八任首相,似乎不乏变数,还需拭目以待!

《论语·子路》有云:“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意思是说,凡事都要讲究循序渐进,千万不可焦躁,如果做事一味追求速度,逆其道而行之,结果反而会离目标更远。

数英雄,论成败,古今谁能说明白?但愿安华汲取在20年前“欲速则不达”而与首相宝座擦身而过的教训,力克历史重演!

反应

 

政治

姑里:胡申翁面前达协议 “敦马食言没委我当副揆”

(八打灵再也22日讯)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揭露,他与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曾达成协议,在后者于1981年接替敦胡申翁出任首相时,他将被任命为副首相。

然而,他指马哈迪过后在一份新闻声明中宣布,将让巫统提名署理主席候选人,这样马哈迪就不必自己选择副首相时,该协议也就破裂了。

东姑拉沙里是在其昨天推介的新书《姑里:回忆录205》中,分享这段往事。

与胡申翁关系遭忌惮

他说,上述协议是在胡申翁健康状况不佳时达成的。

“胡申翁经常生病,这不是什么秘密。媒体也报道胡申翁曾在国外接受心脏搭桥手术,期间由马哈迪代理首相职务。

“关于胡申翁辞职的传言四起,尽管他本人予以否认。同时,马哈迪被视为胡申翁的继任者。”

拉沙里在回忆录中指出,尽管马哈迪当时已担任了4年副首相,其地位还并不稳固,这是因为胡申翁与自己关系良好,而这情况让马哈迪感到担忧。

被胡申翁点名任首相

为大局甘当敦马副手

拉沙里提及,在国外接受治疗的胡申翁从国外回来后的第二天,就要求他和马哈迪前往其住所。

“我们下午4时到达。敦胡申翁说有一些不好的消息要告知,并问我们两人能合作吗?我们都回答说可以,因为当时我们没有任何问题。

“胡申翁接着表示要辞职,还一边指着我说‘你来接任首相’。

“我很惊讶,并立刻说不行。若领导层突然换人,党内会乱及影响股市,也会影响其他事情。”

他说,尽管本身不太同意,胡申翁还是坚持表示要宣布辞职,以及由他接任首相。

忧巫统内部动荡

“我说,这怎么可行,因为马哈迪已担任了超过一届的副首相了。我说巫统内部会掀起风暴,但胡申翁坚持要我认真考虑一下,因为他很快就会宣布。马哈迪当时说我们需要讨论党的相关事宜。”

他说,在会面结束后,马哈迪感谢他如此回答胡申翁。

“马哈迪说:‘我准备接任’。我回答说:‘你当然应该接任。(因为)你是副首相’。

“马哈迪当时说‘那你就是我的副手,当巫统大会时,我会接替胡申翁担任(巫统)主席,而你接任署理主席’。”

党选放弃挑战敦马

拉沙里说,当时,他就宣布不会挑战马哈迪。

继拉沙里作出上述宣布的数天后,另一位时任巫统副主席敦慕沙希淡也表示,他不会挑战马哈迪。

在拉沙里看来,这为马哈迪提供了安全保障。

1981年5月首周,媒体报道称,胡申翁将在5月15日出席柔佛州新山巫统区部代表大会时宣布辞职。此外,胡申翁、拉沙里和马哈迪3人之间,旨在达成权力交接的“六眼会谈”也被媒体曝光。

“没错。我们3个人进行了会谈。因为我不想接替敦胡申翁,所以最终的共识是首相职位交予马哈迪,并且承诺我会被任命为他的副手。”

“六眼会谈”遭否决

1981年5月12日,马哈迪宣布若胡申翁辞职及他被选为继任者,那么副首相的人选将由巫统党员决定。

拉沙里说,马哈迪当时表示将在署理主席竞选中保持中立。

鉴于此,拉沙里认为这声明意味着,他本人、马哈迪及胡申翁3人之间的协议已遭否决。

敦马接棒地位趋稳

转头安排慕沙上位

拉沙里在回忆录提及,马哈迪重申了其立场,即表示巫统永远不会实行“干部制度”,也就是只遴选特定党员掌权。

“当他的职位因提名截止而变得稳固后,他就‘安排’慕沙希淡来对抗我。这就是两面三刀。

“慕沙希淡亲自来找我,并说:‘我将作为候选人,与你竞争署理主席职位。’

“虽然我感到惊讶,但我还是说:‘很好’。我和慕沙希淡关系很好。几乎每个周末我们都会在美林(酒店)共进晚餐,谈各种话题。当被问及他为何这样做时,他说是马哈迪让他来挑战我。我再次说,‘很好。’”

在1981年的党选中,马哈迪在无人竞争的情况下当选巫统主席,慕沙希淡则以722票战胜了获得517票的拉沙里,成为署理主席。

老一辈抗拒英语

马来人因此落后

东姑拉沙里认为,由于上一代的马来人抗拒英语,认为这是属于基督教的语言,以致马来人处于落后。

他说,上一代马来人抗拒英语,不仅被禁止说英语,也拒绝把孩子送去英校,但却热衷把孩子送去回教学校学习爪夷文,并因此精通阅读可兰经。

赴英留学计划作罢

他在书中忆起他的父亲原本计划送他到英国接受小学教育,却因母亲担心他会因此成为基督徒而作罢。

拉沙里在书中提及他早年在吉兰丹的日子,以及他接受学前教育所面临的挑战。

“当时我还不到5岁,但我被迫去上学。每天早上,我们都必须唱日本国歌《君之代》。”

他说,当英国人返回马来亚时,又恢复了英语教育。

“在吉兰丹,只有一所英语学校,伊斯梅尔英语学校(IES)。那是我上学的地方。

“马来半岛的马来人,尤其是东海岸的马来人,一直以来都有很深的宗教信仰,这影响了他们的生活。”

语言是载体无关宗教

拉沙里指出,他上一代马来人的情况更糟,他们被禁止说英语,因为他们认为英语是基督徒的语言。

“正因如此,许多马来人拒绝送孩子去英语学校,而是选择在回教学校学习爪夷文并精通阅读可兰经。这就是我们落后的原因。”

拉沙里直指这是一个错误,因为语言是知识和进步的载体,与宗教无关。

“先知鼓励他的追随者去寻求知识,甚至远至中国,但这并不意味着去中国,就可以使他们皈依佛教。”

视频推荐: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