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安华接班争朝夕/刘泰安

“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毛泽东这首词句,阐明了“为实现既定目标,必须力求主动,抓紧时间,分秒必争”的道理。

人民公正党候任主席安华依布拉欣当前为了实现出任首相这个迟来20年的目标,肯定对上述诗句心有同感。此时此刻,“两年太久,只争朝夕”,必然是他的心理写照!



据报,安华在9月20日出席新加坡管理大学一项学术活动,回应一名学生的提问时,坦言在希望联盟5·09大选击败国阵后,还在服刑中和正在医院疗伤的他,观看电视直播希盟名誉主席马哈迪医生宣誓就任马来西亚第七任首相时,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觉得出任首相者应是自己。

马哈迪对安华“妒忌拜相”的说法有何反应,不得而知。不过相信他对此也同样会感到“不是滋味”!

虽然安华翌日马上澄清,那只是个玩笑,没想到却被“热议”,但有道是“言为心声”,他当时不假思索的回应,正好反映他最真实的想法。

新首相有权改组内阁



另一方面,安华在上述活动上受询一旦当了首相后,会否让林冠英继续担任财政部长时,笑言让他先担任首相,再按部就班处理。由此可见,他是一名头脑冷静、谨言慎行的政治人物,否则他大可虚与委蛇、敷衍了事,以免开罪亲密盟友行动党。

平心而论,基于“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安华接任新首相后,绝对有权进行内阁改组,特别是如财政部长这类重要的阁员,问题只是改组的幅度是大或小而已。

众所周知,安华在该党原任波德申国会议员丹雅呈辞让路下,将上阵角逐波德申国会议席,以便重返国会,取得他日接任首相的“入门票”。补选的提名日已订在9月29日,投票日则落在10月13日。一般相信,无论这次补选是否将上演多角战和挑战者何人,安华要过关斩将,轻骑胜出,毫无悬念。

民间对于公正党历来一而再、再而三为了安华而制造国州议席补选的非议已无关重要,令人关注的反而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是否是安华的宿命?

最近有中国媒体评论,对于马哈迪执政两年后交权的承诺,安华已“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开始高调的准备接班。例如他于9月11日在香港表示自己很看重中国、日本和韩国三个经济体,宣称大马一向欢迎外资云云,被认为现在如此表态未免有些着急,显示迫不及待要接班了。

论者认为,安华一再“越俎代庖”的高调谈论应由首相发言的课题,没把马哈迪放在眼里:距离接班的时间还有一年半,安华这段时间可能不会好过。

接班前避免“功高震主”

事实上,安华已在很多场合一再强调,将会全力支持首相马哈迪的领导和治理国家,重返国会是为了协助马哈迪,确保国会发挥作用,巩固政府的实力。如此说词固然动听,但所谓“天无二日,土无二王”,身为“候任首相”的他,还需在正式接班之前,避免一切“功高震主”的动作,其理自明。

马哈迪最近访问汶莱时重申,他将履行承诺,两年后交棒给安华。但之前他也说过交棒只是“建议”,如果人民想要他继续任相,超过希盟盟友所同意的期限,他会继续任相。

如果连有白纸黑字写明的希盟大选宣言,都因为不是圣经而可以不必兑现,那么没有白纸黑字保证的交棒口头承诺,更可以随时作废。

纵观当前波谲云诡的政局,诸如巫统退党的国会议员或会加盟及壮大马哈迪的土团党,公正党也或因来临中的激烈党选而分崩离析等,安华能否在未来一年半内顺利接任为我国第八任首相,似乎不乏变数,还需拭目以待!

《论语·子路》有云:“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意思是说,凡事都要讲究循序渐进,千万不可焦躁,如果做事一味追求速度,逆其道而行之,结果反而会离目标更远。

数英雄,论成败,古今谁能说明白?但愿安华汲取在20年前“欲速则不达”而与首相宝座擦身而过的教训,力克历史重演!

反应
言论

马哈迪的三败/许国伟

我国的政治人物,常有一个共同点。有错,都是別人的错,自己不觉有错,也不知错在哪里。

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就是其中佼佼者。

老人家最近回到浮罗交怡,直言:“我不知道究竟做错了什么,被选民拒绝?”

他说,自己多年为浮罗交怡付出和贡献,但第15届全国大选他不但败选,还失掉按柜金,让他深感失望和伤心。

马哈迪在浮罗交怡区国席五角战中,只得4566票失按柜金,而当选的是土著团结党候选人苏海米,得票2万5463票。

这次大选,对马哈迪而言有三大败。

一败,他领导的祖国斗士党全军覆没,自己和儿子都在老巢输了,想东山再起也难了;

二败,在第14届全国大选,浮罗交怡选民成就他再任首相,但这次让他输得“一铺清袋”;

三败,他创立土团党再遭土团党开除,这次原想上演复仇记,结果遭土团党候选人打趴。

不知何错遭拒绝

饶是如此,老人家还是声声问,至今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而遭选民拒绝。

或许,老人家可参考以下两句话背后的故事。

第一句,“既然操控不了,他就毁了大家”。这是作家威廉塞耶评论老罗斯福的话。

老罗斯福卸下美国总统职后,对共和党接班人越看越不爽,最后离开共和党另创进步党再上阵参选,跟共和党塔夫(要竞选连任)和民主党威尔遜一较高低。

威廉塞耶说,老罗斯福这么做,全是因为他强烈的复仇心。

最终,选民拒绝了老罗斯福,共和党也输掉选举,反而让民主党得利入主白宫;之后进步党也解散,大部人重回共和党。

酒店关门我就走

第二句,“酒店关门我就走”。这是英国前首相邱吉尔的名言。邱吉尔在二战后英国首次大选,他领导的保守党大热倒灶败选。他对于败选,只是说了,“他们完全有权利把我赶下台,那就是民主!那就是我们一直在奋斗争取的。”

6年后,保守党再上台,邱吉尔再任首相。当他年龄很大退休了,他说酒店关门我就走。

就看这两位政治领袖不同的故事,能给老人家带來多少启示了。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