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安华固执 朋友失望/刘泰安

我有位交游广阔的前辈朋友欧君曾相告,他有位同乡马来朋友(我与他也曾有过一面之缘)是人民公正党的吉兰丹州前主席,也是著名产业发展挂牌公司的前高管,过去与首相拿督斯里安华夫妇及其岳父都非常熟悉亲近,现在却对安华的表现颇有微词,甚至失望。

这位政商资历俱深的马来朋友不久前曾写过两封劝谕的长信给安华,提出诚恳的建言,但至今没获回应,而感觉安华如今不再倾听过去亲近的任何人!

安华9月初针对教育部推行“40圣训”鉴赏单元风波一事曾强调,他坐牢时除了阅读可兰经,也阅读过许多中国经典著作,如《三国演义》、《西游记》等,但这么做并不会让他成为华人。

刚愎自用 行之有年

他这番言论除了劝说“非回教徒读圣训不应成为课题”、此举有助于促进各族之间的了解,也顺便炫耀一下他熟读中国经典的本事。

只不过,安华是否有读过《孔子家语·六本第十五》下面的名言,从中三省其身?

“汤武以谔谔而昌,桀纣以唯唯而亡。君无诤臣、父无诤子、兄无诤弟、士无诤友,无其过者,未之有也。”

中国古代的商汤和周武王因有不辞谔谔谏言的诤臣,而得以称圣天子;夏桀和商纣则因身边多是阿谀谄媚之士,结果遗臭万年。因此,“万世师表”孔子阐明,君主没有正直善谏的忠臣,父亲没有至诚规劝的儿子,哥哥没有劝谏的弟弟,个人没有敢于规过的朋友,他们能够一生不犯错误,是从来没有的事情。

以上名言的前两句,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良药苦于口而利于病,忠言逆于耳而利于行”。

众所众知,安华刚愎自用、一意孤行的处事作风,已经行之有年,例子不胜枚举。

针对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在47项贪污罪中被判“释放不等于无罪”(DNAA)一事,安华一再强调(包括在国会下议院解释),那是前任总检察长的决定,他由始至终都不曾插手。

他把一切责任推给已离职的官员,以为如此置身事外,就可以堵住天下悠悠之口吗?相信他并不阅读各大媒体评论人对此事的评论,遑论听取他人的建言。

拥趸也批安华胡扯

吾友欧君的网球伙伴、也是我国前驻外大使丹尼斯·伊格纳修斯日前(9月16日)在其部落格撰文,发表了一篇题为《首相对阿末扎希DNAA的荒谬辩护》的文章。

这位向来都是希望联盟支持者的积极社会活动家和评论人,毫不客气地直言,首相给予的理由只是胡扯,是一个绝望的政客试图为不合理的事情辩护的行为。

安华的做法无疑是出于政治动机,有违大多数“有思想的马来西亚人”(安华自己在电视采访中的用语)已理解到那是一种不合情理的行为,以及触碰了我国司法系统的核心。

“烈火莫熄”熄矣

丹尼斯认为,这种行为是令人愤慨和不负责任的,甚至立刻损害安华本身的诚信,并让人质疑他对正义、良好施政和反腐败的承诺。

中国儒家经典《礼记·曲礼下》有此—句:“为人臣之礼,不显谏。三谏而不听,则逃之。”

意思是说,臣子知道君主之过而不谏言,乃是未尽义务的行为。但若三谏之后仍不从,那就要逃离,因为留在不听谏言的君主身边,恐怕自己生命有危险。

借用到现代情况,如果国家领导人不听取支持者的谏言,那就不要责怪支持者最终逃之夭夭的后果。

一言以蔽之,当前越来越多原本对“烈火莫熄”充满憧憬的人,似乎开始产生“烈火熄矣”的悲观。安华的固执,以及他原有朋友的失望,完全无助于力挽狂澜于既倒啊!

反应

 

言论

行动党堪比“东方不败”?/刘泰安

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可说是一位“政治妙人”,有时发表的高见,令人忍俊不禁,非要一赞不可!

国阵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6月30日在彭亨州马兰宣称,国阵将在第16届全国大选中继续与希盟合作,但将使用各自的旗帜上阵。他强调,只要希盟不上阵属于国阵的议席,国阵也不会挑战属于希盟的议席。

此话一出,马上引起国阵两大成员党——马华和国大党的反弹。马华总秘书拿督张盛闻7月4日和国大党总秘书拉惹瑟卡兰会面后,指出国阵最高理事会不曾讨论过在来届大选与希盟合作的事宜,他们对阿末扎希单方面做出有关宣布感到惊讶。言外之意,这两党的领袖质疑“国阵精神”何在?

陆兆福7月6日出席森州一场活动后,针对阿末扎希的“大选合作论”,表示欢迎,虽然希盟国阵双方尚未深入讨论,是否继续合作仍言之尚早。

这个“欢迎”的表态,可圈可点!

阿末扎希的提议是,国阵将不会在下届大选中竞选希盟胜选的议席,希盟理当投桃报李。

问题是,希盟的行动党在上届大选中赢得了40个国会议席,国阵的巫统、马华与国大党则分别赢得26、2与1个议席。行动党在下届大选肯定会上阵这40个议席。即使势力“日落西山”的巫统愿意只保住既有的26席而不求开疆辟土,其伙伴马华与国大党会甘心只上阵2与1席吗?

“得了便宜还卖乖”

站在陆兆福的立场而言,行动党若能在下届大选完全不必面对宿敌马华的竞争,岂非求之不得?因此,陆氏对扎希的提议大表欢迎,其理自明!

回顾马华与国大党去年联袂宣布,不参与同年8月举行的6州选后,陆兆福曾表示“尊重两党的决定”,还强调希盟“不会干涉两党的事务”,给人“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感觉。

陆氏这次“欢迎希、国二次合作”,岂非重演“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戏码吗?

创党于1965年的行动党从2013年大选崛起为最大在野党(也是仅次于巫统的第二大党),当年赢下38个国会议席,后来在2018年和2022年的大选分别赢得42和40席,目前乃仅次于伊斯兰党的第二大党。

而与行动党进行“零和博奕”的马华则是一败再败,在接连三届大选的战绩是7、1和2,让这个成立于1949年的“政治老店”溃不成军,几乎要关门大吉。

马华若在下届大选接受国阵与希盟合作的安排,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吗?

平心而论,行动党近10年来深获95%华人选票的铁杆支持,如今面对任何批评,诸如沦为“静静党”、没有实践承认统考文凭、华教制度化拨款、增建华小等承诺、部长的丈夫公司获颁州政府合约等议题,都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只因有恃无恐,所以继续微笑。

武侠小说家金庸的《笑傲江湖》中一大门派日月神教的徒众,对两任教主任我行和东方不败有此口号:“日月神教,战无不胜,圣教之主/东方教主,文成武德,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东方不败精通《葵花宝典》神功,天下无敌,黑白两道望而生畏。

天下第一武林高手

他受到男主角令狐冲、前教主任我行、光明左使向问天和长老上官云四大高手的围攻,非但不露败象,反而渐占上风。只因其爱人杨莲亭被任盈盈在旁折磨而分心,才会战败被杀。他临死前,令狐冲等人都承认自已并非东方不败的敌手,哪怕四人联手也无法匹敌,因此,东方不败仍是《笑傲江湖》中的天下第一武林高手。

深获华社“义无反顾”的支持、势将独领政坛风骚数十年的行动党,此际堪比“日出东方,唯我不败;文成武德,天下第一”的东方不败。火箭万岁,万岁,万万岁!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