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大选群英会重头戏/刘泰安

第15届全国大选提名后,共有945人(包括108独立人士)竞选222个国会议席,超额逾4倍,群英会的盛况,堪称历届之最!

各政党联盟竞逐的国会议席依次为希望联盟206席、国阵178席、国盟149席、祖国斗士党116席、砂拉越政党联盟31席等。当然,他们将攻下的席次多寡,未必照此顺序排列。竞选议席越多,不代表当选者一定越多。

我认为,本届大选群英会的重头戏包括下列:

国阵兼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致力“班师回朝”,在盘踞6届大选的霹雳州峇眼拿督国席寻求连任,面对希盟(人民公正党)、国盟(土著团结党)及一名独立人士的挑战,老树盘根的他按理不会“老貓烧须”。

令人关注的是,挑战扎希的独立人士是我国第二任副首相敦依斯迈医生长子道菲依斯迈,乃“独立行动联盟”(Gerak Independent)成员,近年活跃于政治论坛,不时发表开明和中肯的言论。他很早就宣布要在大选中追击扎希,原本献议在希盟旗下上阵,但没被希盟理会。不知他能获得多少票数?

阿末法依查“政治福星”

希盟兼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这次“飞象过河”,攻打霹雳州打扪国席,对垒捍卫该区的土团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法依查。希盟已列霹州为前线州,安华“御驾亲征”该州,肯定有鼓舞士气的作用,而他本人可胜不可败,否则出任首相永远是个梦。

阿末法依查可谓时势造英雄的“政治福星”,他在上届大选之前名不见经传,首次参选便击败担任了5届打扪国会议员的巫统前任财政部第二部长拿督斯里阿末胡斯尼,一鸣惊人。他也同时中选州议员,随即担任两届霹雳州务大臣。他作风鬼马,在提名日当天与安华抱成一团,嘻哈大笑,令人印象深刻。安华挑战他应是“大刀锯小树”,沒啥悬念吧?

国盟兼土团党主席丹斯里慕尤丁在柔佛州巴莪国席守土,这是他的政治老巢,总共8届大选连任该区国会议员。虽然面对国阵(巫统)和希盟(公正党)的左右夹攻,相信不难保持长胜纪录。但他的土团党其余88名国席候选人,有多少能凯旋而归?似不乐观。

最年长候选人缔纪录

祖国斗士党名誉主席敦马哈迪医生以97岁高龄第11次出征国席,守土吉打浮罗交怡国席,缔造了我国史上最年长候选人的纪录。令人想起二战麦克阿瑟将军的名言“老兵不死,只是凋零”。这对国家是好事或坏事,人民心中有数。

令人侧目的是,马哈迪最近再度发挥“变色龙”本色。他在10月中曾表明准备会晤安华,讨论大选合作事项;继而表示会考虑忘记过去的仇恨,要与慕尤丁合作。

但安华与慕尤丁两人断然拒絕后,马哈迪显然恼羞成怒。一方面宣称安华曾与扎希会面谈合作,一旦安华在大选后获得支持当上首相,将会协助撤销扎希的法庭案,以及寻求特赦释放拿督斯里纳吉等,因此呼吁人民在大选中拒绝支持希盟。

另一方面,他指出慕尤丁曾在他的背后捅刀,非常傲慢,以为不与任何政党合作就能赢得大选,并能二度担任首相。

咦,他此时不正是在安华的背后捅刀吗?他讥笑慕尤丁想二度拜相为痴人说梦,哪他自己还想三度拜相又当如何?安华与慕尤丁都已驳斥马哈迪的言论,毋庸赘述。就让人民在大选中给予马哈迪最适当的回应吧!

独立人士或有奇迹

另一方面,本届大选出现好几位知名的独立候选人,除了上述的道菲依斯迈,还有上阵吉隆坡峇都国席的蔡添强(前公正党副主席)、茜蒂卡欣(独立行动联盟创办人及人权律师)、上阵彭州文冬国席的黄德(前行动党原任国会议员)等。历届大选能脱颖而出的独立人士几乎绝无仅有,本届会否出现奇迹?

近日社媒流传如此信息:“不要投票给独立人士,无论他们有多好。目标是摆脱巫统和国阵,必须只投希盟。独立人士会稀释希盟的票数,让国阵获胜。如果仅仅因为独立候选人善良和诚实便投票给他们,可能坏了大事。若要希盟胜选,须以大局为重。”

虽然上述知名独立人士都宣称如果当选,将会支持希盟的安华出任首相,但他们“从旁杀出”,如何有助于希盟收复河山?

无论如何,11月19日的投票日是一个历史性日子,任重道远的全体选民不容缺席。

谨以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的一句名言共勉:“不关心政治的惩罚,就是被糟糕的人统治。”换句话说,如果我们不去投票,那就活该被烂政府统治!

视频推荐:

反应
言论

雄关漫道真如铁/刘泰安

第15届全国大选11月19日结束后,我国出现了史上第一次悬峙国会,三大政党阵营(希望联盟、国盟及国阵)无一取得至少112的过半席位成立政府。虽然三分天下在选前已是众口一词的预测,但选后果如其是,不免令人感慨万分!

希盟在本届大选赢得82个国席,成为最多议席的阵营,但比起上届大选赢获可以单独执政的113席,少了31席或27%,大为退步。希盟的主干公正党只赢得31席(上届47席),锐减16席,失色不少,盟友行动党和诚信党分别只比大届少了2和3席,差堪告慰。

国盟则在本届大选一鸣惊人,特别是伊斯兰党突飞猛进,从上届的18席至今届的43席,飙升25席或138%,崛起为我国最大政党。

有趣的是,农历十五是月圆时分,莫非第15届大选的数字对以“月亮”为党徽和旗帜的伊党是好兆头?以奉行宗教神权政治的伊党从此势力膨胀,实在不利于我国多元种族和多元宗教的社会啊!

国盟的主干土著团结党出人意表地大唱丰收。上届大选仍由前首相马哈迪领导时赢得12席,本届突增至30席,显然是蚕食了不少巫统的地盘,大有未来取而代之的可能。

至于雄覇我国政坛一甲子的国阵,本届大选惨败,从上届的79席滑落至30席或62%,其中巫统的战绩最不忍卒睹,即从54席沦为26席,痛失28席,无疑是本届大选的最大输家!

扎希国阵大败主因

一手促成今届大选提前举行和专横调兵遣将的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无疑是国阵大败的主因,巫统上下群情汹涌,促他引咎辞职,不在话下。即使他现在负隅顽抗,拒绝下台,但在接下来6个月内必须举行的巫统党选,他的第一把交椅必然不保。

大选前大多数人都认为砂拉越政党联盟是新届中央政府的“造王者”,即大马半岛的任何阵营都要获得如今赢得23席的砂盟的支持,才能凑足组政的票数。不料大选后,国阵才是“造王者”。

如果希盟(82席)与国阵(30席)结盟,议席总和刚好是112,不需看砂盟的脸色就可共组政府。而国盟(73席)加上砂盟(23席)和沙盟(6席)才有102席,还差10席才能成事。因此,国阵似是任何联合政府的不可或缺的一员,其理自明。

由于阿末扎希此际已是“跛脚”的国阵主席,再也无法号令国阵诸侯听命,即使他个人愿意和希盟主席安华合作,也难以成事。

国阵周二(22日)早晚两度召开最高理事会会议,坚持不选择任何联盟共组政府,宁当反对党。看来,这个阵营失去了“成王者”的机会,也不想成为“造王者”?

与此同时,砂盟的立场一再改变,不再坚持挺国盟主席慕尤丁为相,而交由国家元首定夺新任首相人选。这个阵营不当“造王者”,宁当“西瓜偎大边”的“骑墙派”,对安华而言,未尝不是好事!

另一方面,本届大选也有大快人心的一面。

一手造成上届大选后上台的希盟政府在短短22个月垮台的“罪魁祸首”、宁愿突然辞去相位都不肯交棒给安华的敦马哈迪医生,如今在浮罗交怡国席败北,甚至丢失按柜金,马失前蹄,晚节不保,终结了一代“不败的神话”。他所领导的祖国斗士党和祖国行动联盟全军覆没,可能从此泡沫化。 

政治青蛙受选民制裁

此外,涉及2020年“喜来登行动”的多位前公正党的重要“政治青蛙”,例如阿兹敏、祖莱达、卡玛鲁丁、莫哈末拉昔等人,都在本届大选败下阵来,受到选民们的制裁,也替公正党出了口气,绝对值得人们额手称庆。

诗云:“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第15届全国大选后面对多日组建政府的混乱局面,不啻是真如铁的雄关漫道。

值得庆幸的是,国家王宫11月24日下午宣布,由希盟主席安华出任第10任马来西亚首相,并在同日下午5时宣誓就职。

这是众望所归的大好消息,但愿我国从此迈步向前,大举兴革,则国家幸甚!人民幸甚!

反应